妙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妙笔文学 > 五神世界 > 第六章 祸不单行(二)

第六章 祸不单行(二)

第六章 祸不单行(二) (第1/2页)

众人闻之大惊。
  
  报仆又道:“还说要想要救老爷,叫小姐亲自去换。”
  
  囚婆上前问道:“车夫他人呐?”   “已经晕了过去。”
  
  妍婷低着头咀嚼嘴里没了滋味的食物,愧疚沉闷,心底里更不是个滋味。
  
  妍夫人抖了下手,随后又道:“还有这等事儿,囚罗二婆随我去盛府,要人。”
  
  妍婷将嘴里的残渣吐在手心,放在桌子上道:“娘~还是让我去吧。”
  
  妍夫人处变不惊道:“你?你就待在家,哪儿也别去。”
  
  随后转身看去窗外,叹了口气道:“我定把老爷救回来。”
  
  妍夫人又朝着妍婷微笑,看似给了她一个静心的笑,殊不知她心里比谁都焦急。
  
  妍婷走在母亲前道:“盛公子的事儿起因在我,他五官尽毁,给多少钱也不能弥补他花花太岁的称号,娘~你若是去了,不也和爹一样了吗,不如就让孩儿去走上一遭..。”
  
  罗婆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说不定真要让小姐去方可化解。我二人定助小姐救回老爷,保护小姐周全。”
  
  妍夫人听罗婆这么一说,挥挥手道:“罢了罢了,我帮你在仙姑那里祈了福,这个你一并戴上吧。”
  
  说着妍夫人从腰带内侧取出一小纸条,三角对折,赤墨一点封口。
  
  二婆蹊跷的对目而望。
  
  妍夫人又嘱咐:“这个本是上山时要赠你的,看你心意已决那就去吧。婷儿啊!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用火点着便是,路上且听二婆的话。”
  
  :上–––山...?
  
  锵锵...
  
  门口响起了阵阵锣声和乱遭的喧闹。
  
  若知锣音因何起,是福还是祸,还请下章道来。
  
  赌博:当你迈入之时,你的家庭就潜移默化的被瓦解。(胡氏)
  
  两种爱,结局却是完全不同。(胡氏也是胡鑫儿的另一个形态的描写)
  
  妍婷咀嚼美食,内庭忽突一袭熟悉的身影穿越大院,妍婷深感奇怪,朝着窗外望去,并无异样。
  
  一枚和田玉佩静然无声的掉落在院内草丛。
  
  一托碟儿丫鬟正巧路过,觉草丛内有翠光耀动,上前去瞧,定睛一看,是一块系这黑绳的宝玉,左顾右盼看去,隆了一下茶碟儿见无人后,并把托盘儿放在街道一旁,拾起和田宝玉。
  
  她贼眼鬼祟缠袍挽袖,擦了擦后歇罕的塞入腰带内侧。
  
  妍婷的母亲直奔妍婷寝室。
  
  不一时一奴婢奔进院内,敲门急入。
  
  ...
  
  锵锵锵...
  
  ~
  
  上午那怨妇钱都输没了,在街上又听到妍老爷被盛氏扣住,又开始散播。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铜锣,在妍府门前敲敲打打,引来群众注意。
  
  怨妇嚷道:“大家快来看呀!这就是妍家的报应,报应来啦!...。”
  
  不一时府门前就聚集了颇多来往的群众。   府内也传来热闹,院内路过的丫鬟都放下手里的活,好奇的扒这门儿朝着外面看着热闹儿。
  
  府上府下的人也是异反常态,因为多少年了也没有这几天这样热闹过。
  
  “是何人再此喧哗?”话间慈爱却沧桑。
  
  只见罗婆掺着妍夫人从府门走出。
  
  众多丫鬟也一并唱喏~
  
  怨妇瞧见,并粗鄙的用手拍着自己的嘴巴,恶狠狠道:“你可终于露脸啦啊~!”
  
  她把锣一抛,双手掐腰,转向围观的众目道:“这位可就是城内首富的夫人,大家快看呀,佛表蛇心、口蜜腹剑、笑面虎心...。”
  
  又转身狠狠剜了妍夫人道:“你这瘟栽的恶妇,还有脸出来?”
  
  妍夫人笑而不语手抖的厉害。
  
  妍婷见此一幕,气冲双炯,鼓腮喝道:“你这泼妇、怨妇、悍妇、恶––妇,还敢再来?你屡次三番闹事儿,我们妍家大人又大量没把你捉去官府,你胆敢在这里胡言乱语。”
  
  怨妇贼道:“呦呦呦~你们家不是与那郡守勾结吗?怕––是你们不敢报官吧。”
  
  妍婷大怒:“你诬陷忠良,颠倒黑白,有辱郡守,你该当何罪呀你。本姑娘没时间在与你纠缠,罗婆快快去备马。”
  
  “是。”
  
  妍夫人叹了口重气儿。
  
  妍婷转身宽道:“娘~你不必怕她,遇到这种人不必多说,直接抓去官府就是。来人,给我上。”
  
  几个家丁互目相忘不敢上前。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都上呀!”
  
  一家丁道:“大小姐,此人力大无穷,我们几个怕怕怕擒他不住啊。”
  
  妍婷回了回头唤道:“那就多叫些人来,丫鬟们都出来,我还治不了这怨妇了。”
  
  扒门的丫鬟一并都上前去。
  
  一旁的妍夫人对其有愧,不敢指会。
  
  罗婆低语问道:“老夫银这?”
  
  妍夫人也不言语,只是回头寻找什么。
  
  怨妇大叫:“妍府打人啦?快来看呀,妍府打人啦...。”
  
  “哎呦...。”
  
  一拥而上的下人们被其悍妇一推及散。
  
  从后面抄起棍棒的家丁也是触手触脚的不敢靠前。
  
  妍婷抱膀令道:“别以为我不敢打,先给我打,打累了在把她架起来。”
  
  十几个手持棍棒的家丁打了两棍,夫人刚要制止,却被人群中一男子喝止。
  
  一声断喝:“助手...。”
  
  其音有说服力,恰似流水击石,清明婉扬,又似清泉入口,水润深沁。
  
  只见一白衣年轻道士闪现在妍婷面前,龙行虎步,踏步如风,行如清风拂柳,过如疾风斩草,气势如虹站却如松。
  
  所有人也没看见他如何动作,家丁们手里的棍棒全部碎成了几段,家丁只觉得手震的麻木。
  
  这年轻道士扶起摔倒的怨妇。
  
  回身朝着妍婷与妍夫人行了一礼。
  
  妍夫人微妙的看着他。笑而不语。
  
  他恭恭敬敬的朝着妍夫人拜了拜:“杜子彤见过师叔。”
  
  妍婷已然是被他的厉害震住,还没缓过神儿来,又被他这一声称呼吓到,妍婷从头到脚打量一番。
  
  只见这人,头戴金山冠,身穿白金衫,脚踏鎏金履,身挎一布包,包里鼓鼓囊囊的不像是衣物,到像是打了捆儿的书信。背背一把梁晶金钢剑,手里就差握一把拂尘了。
  
  流水淡青面,一双摄魂眼,目如晨星金光闪,不避讳众人目光,又有少许羞涩,有如轻狂少年,又如老练古者。
  
  他是刚下山历练的金门道士,不知此件缘由,见此一幕出手相救。
  
  :
  
  金门第一剑
  
  历练人情故
  
  不知此缘由
  
  出手不仗义
  
  妍婷打量一番问道:“哎~我说什么肚子疼,你你是干什么的?为何与这怨妇站在一起疼?难道你是帮虎吃屎的打手?”
  
  这俊俏小道长双手举止眉际道:“贫道杜子彤,不是肚子疼。无意冒犯,只是看你在欺负一届弱女子方才...。”
  
  这时杜梓彤看见妍婷眉际金丝。
  
  心念:“原来是她?”
  
  妍婷体态一摆,弱柳扶风的身子一歪,冷哼了一下,又娇滴滴得道:“哼~你管她叫弱女子?本小姐可没时间理你。”
  
  ...
  
  怨妇看着年轻道士英俊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原神:用崩坏干翻天理 苦境:佛狱靖玄 神话复苏:我来册封东方神明 海贼从推进城开始卧底 诸天替身行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我可以一直加速 我在末日的一万种死法 相亲走错房间,却被对方表白了 成仙后,前任们全都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