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妙笔文学 > 快穿之穿梭时空 > 又换地方了。

又换地方了。

又换地方了。 (第1/2页)

呼……,又换地方了,小意思。身穿蓝色套装女子无所谓的道。
  
  她一个闪身进了空间,她走到显示仪面前手指轻轻一点,这里的数据就全部出现。
  
  平行时空,华国,目前是24时代,大家以农耕为主,这里花的还是钱和各种票据,
  
  但这里已经早就通了电科技飞速运转,到处都可以看到高楼大厦。
  
  凌国目前经济有点拮据,粮库和医疗器械也不太富裕,后来她就发现不是一般的穷啊!她了然的点点头。
  
  手指往上一滑就复制了不少钱和各种票据,她从空间出去,这里虽然也有很多吃的,但她想尝尝这个世界的吃食。
  
  她名为冷浣,目前一万零八岁换算成人类的16岁,她是未来人,她乃一灵珠所化身,自她有意识起,她的任务拨乱反正,帮助乱套的小说世界重返轨道。
  
  她现在身处宫里,她的身份末代嫡公主,封号冷浣。
  
  她的伴读是内阁首辅银川,她的宫侍从小爱慕着很多权贵之人,她心里明白,但她还是很欢喜的用着,因为心里无波无澜者用不得,只有心中有贪念的才会可用,因为她有弱点。
  
  傍晚,安国突发大雪,她的父皇与母后出去查看子民情况,一个不留神就与子民们全被大雪覆盖。
  
  她知道后就带领宫侍出去救人,她皇叔与皇婶赶到时已经是清晨了,天刚刚微亮,冷浣与宫侍已经救出数百人。
  
  皇叔与皇婶带着侍卫与宫侍重新规整了皇宫,皇叔要去建造安谷,他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没同意,我的任务来了。
  
  皇叔给我留了一个侍卫团,他就带着皇婶等人走了。
  
  这个平行世界拐了弯,华国还有贵族与皇室的存在,只不过他们不在世人面前出现过,世人只当他们已经消亡。
  
  数千年后,冷浣就一直住在空间里随着空间一起飘荡在各处,最开始是为了搜刮好吃的,好玩的,慢慢她就变成了屯粮,救人为乐。
  
  呼……,红星呼叫总部。穿着军装男子掏出通讯仪呼叫总部,却不料对面一直没有回应,他只好挂掉默默走下山去。
  
  冷浣在空间里看到男子的动作好奇他在干嘛?她跟着男子走了一段时间,她发现男子应该是军人,好像还受伤了。
  
  她接到显示仪的任务:救助华国军人李均,救助奖励:极品巧克力一盒,失败:救个人你都能失败,你还能干点啥?呸!辣鸡玩意。
  
  嗨,你说什么?你给我出来,今天老娘就不救他了,老娘就是辣鸡,有能耐你出来自己救人,啥也不会就会叭叭,呸!你个辣鸡。冷浣暴脾气瞬间起来了,直接坐在沙发上刷视频,她不干了。
  
  哎哎哎!祖宗,我错了还不行?你快去救他吧!再不救这个男人就死了。
  
  显示仪里出现一个紫袍男孩,他习惯性地哄着冷浣,生怕她再次撂挑子不干了,上次冷浣撂挑子走人,他足足找了两万年才把祖宗找出来可谓是非常艰难就差挖地三尺了。
  
  哦!,关我什么事?,我救的人还少吗?每一个都恩将仇报的,没一个能将我认出来,随随便便一个女的上前认领他们还真信了,是不是没有脑子啊?没有脑子就去精神病院看看,实在不行就吃好,喝好找个人挖坑把自己埋了吧!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呸。冷浣一副我真的是无语死了。
  
  祖宗,这次的绝对不会,我保证,这次绝对智商在线。凌钰一副我发五的表情。
  
  哦~我想一想吧!冷浣坐在沙发上慵懒地不想动。
  
  凌钰快要急死了:祖宗,你回来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菠萝堡和鸡翅包饭,还有火锅和烤肉拌饭。
  
  冷浣还算满意的站起身找出一把匕首,医用绷带,医用伤药,医用酒精,介绍信,户口本,各种各样的票据和两沓子钱,她拿出一个蓝色包袱把所有东西都放进去出了空间。
  
  凌钰看到祖宗动了激动的差点跳起来,他连忙走了,生怕一会儿再抢不到菜了,那他就真的要哭死了。
  
  李均此时已经口干舌燥,饥肠辘辘并且伤口已经溃烂,冷浣给自己乔装打扮了一下出现在路上装作路过的样子。
  
  李均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觉得十分奇怪,这里是荒山怎么会出现一个女子?
  
  还不等他想清楚,他的伤口就感觉一阵清凉,他低头一看是那个神秘出现的女子正蹲在地上给自己上药,女子先用匕首把自己的腐肉剃掉后上药包扎的。
  
  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日后我好登门拜访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李均站起身虽然还是觉得奇怪但对方对自己没有恶意,日后好好查一查,如果对方是好人,那就努力报恩,如果不是好人那就尽量用钱还恩情。
  
  我叫冷浣。冷浣收拾好东西站起身道。
  
  我叫李均,那不知姑娘为何出现在此处?这里可是荒山,你不害怕吗?这里常常出没豺狼虎豹。李均没有在吓唬她,这里真的时常出现豺狼虎豹,但人们几乎没有碰到过。
  
  有什么可害怕的?我经常出现在这里采药,豺狼虎豹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毕竟人心隔肚皮,走了,你的伤再换三天药,接着。说着冷浣扔过去一瓶药就走了。
  
  冷浣走在路上碰到了一位孕妇难产坐在地上就快要没有力气,她只好在显示仪的催促下拿出白布遮挡住孕妇,她先给孕妇嘴里喂了一小片人参片,而后自己则带上手套给孕妇接生。
  
  啊……,呼,医生救救孩子,啊啊啊。孕妇名叫任玲儿,25岁,跟随丈夫下乡祭祖的路上有点口渴,他丈夫就去不远处买水,谁料她丈夫刚走,她就要生,她想去找丈夫没想到在半路就要生了。
  
  没事,放轻松,呼……,吸,好,再使把劲,孩子的脚出来了,不好,孩子绕脐动脉了。冷浣不慌不忙的慢慢帮助孩子绕开脐带,她看着孩子脱离危险狠狠呼吸了一大口气,呼……,孩子没事。
  
  孕妇脱离危险但睡了过去,她只好默默收拾了白布和血水,她将帕子投湿了为孩子擦干净身体用襁褓裹住,她见孩子也睡着了只好先将孩子放在刚刚取出的婴儿车里。
  
  她看了看孕妇又看了看孩子无奈扶额,她取出一辆红星牌轿车放在空地上。
  
  她自己先将孕妇清理一下然后打开车门,冷浣轻轻的将孕妇放入后座调整座椅让她可以躺下,她再将婴儿放在孕妇旁边。
  
  一小时后,车开进她买下的四合院里停住。她不习惯和别人同住,所以她买下的是一座四合院,周围一个邻居都没有,非常满足她不想引人注目的习惯。
  
  冷浣打开车门将孕妇抱起走到客房,她打开房门走进去把孕妇放在铺好的床上,为她盖上被子。
  
  冷浣出去后顺带把门关上了,她回到院子将婴儿抱进孕妇的屋里放到她身边。
  
  冷浣忙碌了一下午,她在收拾家里的小花园,她坐在自己建造好的摇椅上懒洋洋的看着花园。
  
  孕妇醒过来只觉浑身难受她看到旁边吐着泡泡的小男孩觉得满心欢喜。
  
  请问有人吗?孕妇慢吞吞的坐在床上喊道。
  
  冷浣听到喊声进屋走到客房门口,她打开门侧靠着门慵懒的道:醒了?饿了吗?想吃什么。
  
  我暂时不饿,姑娘,谢谢你救了我和孩子。孕妇感激的想要下床被冷浣连忙走过去拦住:感激行,别下床,你还没修复好,容易撕裂,躺好。
  
  嗯!姑娘,能不能给我丈夫通个信?他现在肯定急死了。孕妇焦急的道。
  
  安心吧!你丈夫正在赶来的路上。冷浣刚刚说完就听院里外传来喊声:老婆,你没事吧?老婆,你在哪?
  
  冷浣连忙走出去:别喊了,你老婆和孩子都没事,她们在客房,跟我进来。
  
  便装男子听到冷浣的话跟着她进屋:知道了!那我老婆真没事吧。
  
  屋里,孕妇看着面前满头大汗的丈夫轻笑:卫华,我今儿让你担心了,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你看孩子特别好。
  
  卫华无奈:文婉儿,你能不能认真点啊?这次是半路生孩子,还好有人小姑娘帮忙,下次呢?万一一个人都不管你呢?你到时候就危险了甚至可能会死亡,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拿自己开玩笑啊!
  
  文婉儿一看老公凶自己瞬间泪眼婆娑的道:那我在半路生还不是想起当年你妈一个劲的在家唠唠叨叨地说孕妇需要多走动,孕妇就不能下地干活了吗?你妈还重男轻女,你妹妹在家被打,被骂甚至被卖给了一个傻子,我就说了一句话,你妈一大串的回,最后我才发现你妈压根一个孩子都没生过,你和你所有弟弟妹妹全是被拐去的。
  
  那我不是大义灭亲了吗?我不是把她给抓了吗?甚至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拉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官落网,你平常无论怎样我都依着你,但十多年前的事情咱能不能不要老提啊?我有点遭受不住。卫华冤枉的道。
  
  可是那个女的说话时候,你也没有拦着啊!你说让我等,然后那个女的被抓走判了五十年无期徒刑。文婉儿一边说心里也觉得有点无理取闹,但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就好烦。
  
  行了,你累了,休息一下吧。卫华看着自己老婆又胡思乱想了连忙转移她注意力道。
  
  卫华洗手后回来为文婉儿按摩腿,她看着细心为自己按摩的老公无奈轻声道:老公,不是我总想翻旧账,而是我觉得现在的生活不好,因为不好所以想念从前,因为现在的生活一地鸡毛所以想念从前无忧无虑的时光。
  
  卫华听到这番话顿时觉得心酸不已,他明白自己老婆从小就娇生惯养的长大,所以她受不住总是隔三差五的吃粗粮,可是现在的经济条件就压根不允许这个小家每天改善伙食。
  
  老婆,我保证日后一定会更加努力赚钱养家,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卫华无奈哄着她道。
  
  冷浣看着俩人不断争吵又回到掏心掏肺环节,她只觉世界无比吵闹。
  
  她进厨房开始为孕妇做营养餐,她在每个世界闲着没事干就会做饭。
  
  她做了三份餐,一份孕妇餐,一份营养均衡餐,一份她最爱吃的面碗。
  
  她用托盘端着两份饭走到客房,她轻轻敲门道:两位,吃饭了。
  
  啊!,好,麻烦你了,小姑娘。文婉儿不好意思的道。
  
  没事,我也要吃饭,顺带而已。冷浣浅笑着。
  
  冷浣将托盘放在桌子上,随后从桌子底下拿出一张小餐桌,她将小餐桌从包装袋里拿出轻轻放在床上,她把托盘放在小餐桌上就走了。
  
  文婉儿和卫华看着眼前精致的食物不由得一震,他们只在高档酒店里看到过这个,这个小姑娘穿的无比精致好像大家小姐一样,她是谁?
  
  俩人吃过饭后,卫华端着托盘拿到厨房洗了之后放在橱柜,他发现这个厨房也精致极了。
  
  卫华出去装作不经意的凑近冷浣:小姑娘,今天谢谢你救了里面的姨姨,你叫什么名字?
  
  冷浣吃着面碗听到卫华的试探她也漫不经心的道:我叫冷浣,现在16,有事吗?
  
  哦!叔叔叫卫华,里面的姨姨叫文婉儿,我们住在部队的家属楼,你以后有事可以去联系我们。卫华坐在旁边的藤椅上道。
  
  嗯!我是刚刚从f国回来的,今天我刚回来,没想到在半路碰到了姨姨。冷浣将吃空的面碗放在一旁,拿出新的放上料轻轻拿小刀一划就,面碗就成了一个个小块,她递给卫华:我请你吃这个,孕妇不能吃,容易引起不良影响。
  
  卫华接过面碗拿起小刀叉了一块放入口中:嗯,好吃。
  
  对了,冷浣,你家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卫华也没有其他意思,他以为冷浣家人都出去了。
  
  其他人?没有,就我一个人在家,我是孤儿。冷浣无悲无喜的说出经常说的话。
  
  卫华听到这句话连忙安慰道:抱歉,我不知道你是……,冷浣,你一个人住,下次不要随便将人带回家,万一他对你图谋不轨怎么办?
  
  噗嗤哈哈哈,谢谢叔叔,不用担心,回去吧,去看看孩子和姨姨。冷浣轻笑一声将他赶回屋里。
  
  卫华进屋看到孩子醒了忍不住逗弄道:儿子,我是爸爸,她是妈妈,以后爸爸会更加努力赚钱养你们的。
  
  孩子乐呵呵的看着父母:啊啊呜~啊呜,噗噗~啊啊。
  
  啊!你说话了?你在说什么?卫华和他对话道。
  
  文婉儿躺在床上知晓了冷浣是孤儿的消息,她刚刚听到了俩人说的话,她有点心疼这个小姑娘,虽然小姑娘话不多但足够热心。
  
  时光匆匆流逝,不知不觉文婉儿已经在冷浣家住了一个月,文婉儿本来营养不良的身体在冷浣不断的投喂下已经足够健康。
  
  卫华也经常在冷浣家吃,住,还有卫亦的纸尿裤与奶粉几乎都是冷浣包的,卫华非常挫败。
  
  文婉儿因为身体不良根本没有多少婴儿口粮,冷浣只好派人去买奶粉,俩人来时也没有准备尿布,冷浣觉得尿布对小宝宝屁股不好还有味道所以果断放弃,派人准备了纸尿裤。
  
  他一开始给钱以为是自己养的老婆和孩子,后来他和文婉儿看到没拆包装的奶粉与纸尿裤价格时瞬间觉得儿子用的和穿的都是金子一样,一罐奶粉一百五十,一包纸尿裤三十五,还有孕妇餐的食材均是空运而来,他们平常吃的也都是非常昂贵的食材。
  
  卫华感觉自己非常没用,他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甚至他自己都还要一个刚刚认识的小姑娘养,他和文婉儿想要回家属楼了。
  
  你们要走?为什么?这里住的不舒服?冷浣坐在摇椅上不理解的问道。
  
  不是不舒服是太舒服了,我们都靠你养,我们的工资甚至只能买两包纸尿裤,我们觉得有点太占你便宜了。卫华不好意思的道。
  
  哦!因为这个?冷浣轻轻拍手,数百号人出现:小姐,怎么?
  
  他们觉得自己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心里亏欠,你们给他们算算他们一共用了我多少钱。冷浣说完继续闭目养神。
  
  卫华与文婉儿紧张的看着正在计算金额的男子,男子手指翻飞很快算好。
  
  小姐,最终花费了5千3百15元。男子将计算器放在桌上他退到一旁。
  
  冷浣站起身轻轻抚了一下衣服道:你们准备走可以,那这些钱你们准备怎么办?你们搬回去后,一直在我这里金尊玉贵一般生活的孩子能够适应吗?你们自己能够适应吗?
  
  不用着急,慢慢想,叔叔,姨姨,钱好还人情不好还。冷浣浅笑着进屋休息。
  
  侍卫团纷纷进了侧房不见踪影,卫华与文婉儿看着计算器上的数字不知所措。
  
  他们想走但这钱不好还怎么办?他们住在这里只会增加钱数,但不住这里直接就走,他俩看了眼屋里觉得不太可能啊。
  
  冷浣打了个响指,迷你监控打开麦:你俩还不进来?马上就开饭了,今天有你俩爱吃的红烧肉和土豆炖排骨。
  
  俩人听到冷浣的话连忙进屋,走是不过可能了,慢慢的努力赚钱吧!争取把孩子奶粉钱还上再说。
  
  傍晚,一位不速之客轻轻敲门,卫华听到动静出来开门。
  
  卫华半开着门问道:请问这位同志,有事吗?
  
  请转告大小姐,老爷子请她回去一叙。男子说完就走了。
  
  卫华想喊住他,却发现已经不见人影,他回去告诉冷浣。
  
  冷浣只一瞬眼神突然狠戾后变成波澜不惊的样子:没事,不用担心,曾经的老朋友想要叙叙旧罢了。
  
  卫华和文婉儿均觉得不对劲但冷浣什么也不说,他俩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翌日,冷浣开上红星汽车去往秘密楼堡,车子一路直通。
  
  冷浣开了一个小时才到那里,哟~红狐什么时候也成为接引仙了,真真是升职了呢!
  
  红狐听到熟悉的话内心有点激动却只能暗暗压下:老爷子在书阁,你自己去吧。
  
  冷浣嗤笑:没想到啊!多年不见你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虚伪,名门世家的风度也不过如此,大家闺秀穿戴如同侍女一般,哈!
  
  淡粉色少女在侍女的搀扶下走出来轻笑:大小姐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齿呢!就是不知老爷子还会不会那样疼爱你呢。
  
  两个侍卫出现将淡粉女子带进一个密闭的房间,三人在里面待了很久。
  
  两小时后,房门被打开,一位老当益壮的老人衣衫不整的出去。
  
  女子和两个侍卫被叫醒,三人均手脚无力的瘫在床上,不断有侍女进去为三人清理身体和房间。
  
  冷浣习以为常的进入阁楼,一位三十岁的男人站在窗户边上看风景。
  
  银川,好兴致啊?这么多年一点不见沧桑感,一点不显老,驻颜有术。冷浣脸上挂着笑容。
  
  不及大小姐万分之一,我只能在这里保持不老容颜,而你是一直保持着青春年华的年纪。银川彬彬有礼的道。
  
  冷浣烦透了他这副模样直接道:这次叫我来有何事?我可是听说你们为国家效力了。
  
  大小姐消息果然灵通,我们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为国效力了,这次叫你来是因为老祖那边催促我结婚了。银川烦躁死了,这是他第一次感觉无措。
  
  哟~堂堂冷国内阁首辅还有因为催婚而烦躁的一天哪?不是当初非要我嫁与你的时候了?冷浣毫不留情的道。
  
  大小姐,咱俩以前第一次相遇就是你救了我,我很理解为什么你不想嫁我,你也承认我极具才华与能力,可是你为何不喜欢我。银川百思不得其解的询问。
  
  很简单啊!因为你太过优秀了,因为你太过恪守本分了,因为你根本就不理解本公主,你明白吗?你只知道在本宫哭泣时递上帕子,你只知道在本宫难过时默不作声的陪着,这些宫侍都能做到,本宫想要的驸马是能够依靠之人,是能够在本宫难过时会哄着本宫的人,不是一个劲的在旁边像个木头一样傻站的人。冷浣一次性的说通了。
  
  她在这个世界从小生活在宫里后慢慢出了宫来到世间,她出国留学带回了技术人员,她经商拥有了无数钱财,她在这里是科技研究院的院长。
  
  可是你的宫侍说你喜欢的是安静的人,你平常也安安静静的,我就以为你喜欢这样的。银川非常委屈,他误会了很多年。
  
  你喜欢的是我,不是我的宫侍,你为什么不来问我,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宫侍一直喜欢你吗?你是不是蠢啊。冷浣根本不顾及的道。
  
  她说自己只是爱慕我而已,她说她的爱就是愿意远远看着我就足够,我也不好拒绝她,所以我应允了等你嫁过来,她就是我的贵妾。银川理所当然的说着尚了公主还想纳妾的话。
  
  纳妾?这句话把老祖直接炸了出来,小兔崽子,你给我滚出来。
  
  银川听到老祖声音连忙出来:老祖,你怎么亲自出马了呢?
  
  老子不出来看看,今天还不知道你这么能耐呢!怎么滴?毛还没长齐呢!就想着学你曾祖父要三妻四妾了?冷裕冷哼一声。
  
  尚了公主还想纳妾?谁给你胆量,来人,把这个不尊冷浣公主的玩意给本王拉出去枪毙。老祖名冷裕,至今58长了一张18的脸和身子骨。
  
  四个侍卫将银川拉下去,就听嘭一声,人没了。
  
  侄女啊!安心,就当听炮仗了,不害怕哈!皇叔给你报仇了,虽然你父皇和母后都不在了,但你还有皇叔和皇婶呢!冷裕说着就溜溜达达的进阁楼了,他终于把那个小兔崽子的阁楼给弄过来了。
  
  啊!这个花真好看!啊!这个空气真新鲜,啊!这个地板都散发一股清新的味道。冷裕深深吸了一口空气道。
  
  你知错了没有?之前咱们出谷时,你们的保证呢?不过就几年而已!你们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本王看你们就是有反骨。几人跪着沉默不语,冷裕一个挥手,几个侍卫立刻将她们捂着嘴拉走了。
  
  冷浣出来一场看事情都差不多了,她开着车溜溜达达的走了。
  
  傍晚,家里还亮着灯,卫华看她进院打开车门下车,连忙从藤椅上起身走过来关心道:怎么样?事情处理好了吗?
  
  冷浣毫不意外他俩会问自己,但他俩绝对不会知道自己处理的事情是什么:处理好了,今天之后就不会有人出现了。
  
  冷浣进屋,文婉儿抱着孩子在逗弄,厨房里有专门厨师做饭。
  
  这是她在前不久弄来的机器人保姆,非常智能,八大菜系,吹拉弹唱,琴棋书画,萨克斯,钢琴,唱戏,修理各样东西,小到剃须刀大到汽车,拖拉机,二胡,笛子样样精通。
  
  孩子一看到冷浣就伸出两只胖嘟嘟的小手要抱,冷浣看着自己看着出生的孩子心情大好。
  
  冷浣抱过来孩子随手从包里掏出一个八音盒,冷浣改造了一下这个八音盒,她轻轻一点按钮八音盒里的小王子就在小屋里跳动,随着他的跳动里面传出悦耳的歌曲。
  
  孩子听到歌小胖手不住的拍着,文婉儿看着自己儿子白白胖胖的一看就知道被养的极好,冷浣经常出去带东西给孩子。
  
  冷浣坐在沙发上浅笑的看着卫亦小朋友在上面抱着八音盒爬来爬去,小胖墩偶尔还会翻身,但翻不过去的时候就像个小乌龟一样特别可爱。
  
  三人在饭桌上吃饭,卫华咽下一口菜郁闷道:最近上面让我去囤粮,我有点头痛,唉。
  
  啊?那怎么办啊!现在咱们不光咱们这里没有粮,过得苦巴巴的,哪里都一样啊!文婉儿突然看到自己的饭菜顿时觉得自己一家生活在天堂。
  
  卫华也看了看自己的饭菜突然发现自己一家过得日子就好像住在皇宫一样。
  
  冷浣一开始带着耳机听MP3没听到俩人说的话,后来她看着两人不吃了询问道:怎么?不合胃口?我让厨师再给你们做点其他合胃口的?
  
  不是不合胃口,是……。文婉儿和卫华不知道该不该说,可是欠的钱和人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让他俩有点承受不住。
  
  俩人默默吃了饭就回房了,冷浣看着俩人进屋走到沙发上逗卫亦道:孩子,你父母可真够别扭的,既然欠了我一屁股债了。
  
  那就虱子多了不怕痒,作甚在我面前扭扭捏捏的,真不嫌麻烦,实在不行也可以考虑把采买员叫过来中间搭个桥,我和部队来个合作也不是不可以。冷浣摸了摸孩子的头道。
  
  冷浣看着流口水的孩子轻笑:我就看看你爸爸妈妈能够坚持多久。
  
  冷浣说完回屋休息了,孩子被保姆抱着送回房间哄着睡觉,喂奶粉。
  
  中午,卫华和文婉儿最终还是来求冷浣了,他俩这些日子跑了无数个地方,人家都担心还不上这么多粮食,而且还全是细粮,这让那些粮站的,心里均有点发怵,他俩也明白打欠条,是明面的好听而已!实际上上面一时半会根本还不上,经济和人口没准还会倒退。
  
  冷浣通过显示仪看到文婉儿和卫华站在门口犹豫要不要敲门,她起身走到门口轻轻一扭把手,门开了:两位,有事吗?
  
  我们还差一大半没有凑齐,我们想……,我们想求您帮帮忙。卫华也不想这样可上面的不断催促,妻子的每天奔波,自己从未向这几天这样无助过。
  
  嗯……,那你们想怎么合作?我不会和你谈,让你上面来。冷浣说后慢慢坐在床上。
  
  行,我明天让上面的来一趟咱家。卫华很自然的说出了这句话。
  
  冷浣眉头一挑,咱家?这个词汇不错,她已经上千年没有听到这个词了,当时还是自己9岁那年,母后脱口而出的一个词,岁月如梭啊!自从自己10岁时,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带走了很多子民,还带走了父皇,母后,活着的人均都变成了不老不死的存在。
  
  冷浣从那时就出宫了,她很孤独,她向往自由却厌恶帮助,因为她连自己的家人与子民都救不了,又如何去救别人呢?
  
  傍晚,卫华难得与文婉儿开了一罐啤酒,这些酒水冷浣都是一仓库,一仓库的进,卫华第一次看到时紧张的不行,后来他看到侍卫们都喝,他也尝了尝然后他就爱上了,文婉儿有时候也会喝点但喝不了太多。
  
  哟~难得啊!舍得喝了?冷浣拿着一个红酒杯轻轻摇晃着打趣道。
  
  今天高兴,你帮忙了,那就代表事情成了一半,自从遇到你,我们一家都过得顺风顺水,生活水平直线上升。文婉儿轻笑道。
  
  那么什么时候才能可以给我的想要的呢?冷浣呢喃着摇晃酒杯她从不喝,只是轻轻的摇晃。
  
  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女主是清纯的高中老师,男主是军官,俩人通过相亲遇见后接触几次,顺利成亲生子,但正在俩人想要过上好日子的时候,女主被拐卖男主的女人给折腾的女主难产死了,孩子胎死腹中,女人担心事情败露特地找人将女主抛尸荒野。
  
  女主在荒野被一个探险的好心人埋葬了,男主一生都在寻找女主,也因伤心过度而郁郁而终。
  
  因男女主和孩子的怨气太重而引来了常年悠闲玩乐的冷浣。
  
  卫华一大早就去联系人了,文婉儿难得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挑选服饰和妆发。
  
  冷浣静静坐在院里等待,两小时后,卫华带着俩人过来了。
  
  管家送上茶水和点心很快下去,俩人分别是粮站负责人邵阳和华东粮站总部局长墨言。
  
  三人均都坐在藤椅上沉默不语,冷浣也一直闭目养神,文婉儿已经收拾好,她在逗儿子。
  
  邵阳与墨言对视一眼明白自己不开口对方不太可能会说。
  
  他俩从刚刚进门开始就明白了这个家是谁的主场,而卫华更像是个下属一样。
  
  冷同志,不知您这次归国准备待多久?墨言率先开口。
  
  冷浣睁开眼轻笑:待多久?那就要看这里能让我待多久了。
  
  那你这次与我们合作是怎么个合作?我们的资金不太充裕,所以,你应该能懂我的意思吧!墨言带着饱含深意的笑容。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在这里建了一个医药厂,我想你也能理解我的意思。冷浣与墨言唇枪舌战的你来我往道。
  
  那就这样,合作愉快!墨言站起身进客厅吃饭。
  
  卫华和邵阳也站起身一同进去吃饭。
  
  冷浣看着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的三人轻笑一声跟着进屋了。
  
  她洗漱好回到客厅见屋里四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管家不断上菜,她慢慢走到上首坐下:都坐吧。
  
  四人坐下拿着筷子不知如何下手,饶是一个月都住在冷浣家中的卫华与文婉儿都没看到过和艺术品一样的菜肴。
  
  冷浣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酥脆的藕片放入嘴中,她咽下后招呼几人:吃啊!等什么呢?都吃,下顿就换菜了,这顿争取都吃掉,当然不能吃撑哈!对胃口不好。
  
  几人一听开始吃菜,一小时后解决战斗,冷浣早就吃饱看着几人在那吃。
  
  盘子吃的真干净,好似没有装过菜一样,里面菜汤都被泡饭吃了。
  
  冷浣看着几人毫无形象的瘫在沙发上,自己回屋看小说了,她最近迷上了快穿。
  
  管家安排墨言与邵阳住在刚刚昨天晚上打扫出来的客房。
  
  清晨,冷浣啃了个三明治喝了一瓶牛奶就饱了,四人吃着油条喝豆浆,冷浣拿着座机打电话。
  
  她划了一圈又一圈才打出去,我是冷浣,让凌钰给华东粮站总部送一百万细粮过去,对方打欠条,什么?什么就我是冒充的?凌钰,你是不是想挨揍了?什么叫我这么抠门不可能白给人东西啊?我是没给啊!对方不是打欠条了吗?少啰嗦,凌钰,你有能耐一辈子别回来,否则呵呵……。
  
  三人听着冷浣的河东狮吼,深感女子不论多大都会的绝技,河东狮吼。
  
  冷浣看到三人炙热的眼神轻咳一声站起身到花园里看风景。
  
  三人吃了午饭,卫华送俩人回去,走之前管家把提前做好的四个猪肘子给俩人拎着,分了两袋,一个袋里两个,管家喜欢成双成对的感觉,有钱就是任性。
  
  俩人回去后不断的和家人炫耀自己吃的有多好,两家人吃着猪肘也开心,让自己丈夫多上心,人家有事多帮忙,俩人点头表示知道了。
  
  两家人是邻居,两人妻子经常坐一起洗菜,做饭,看孩子,今天就谈论起了自家丈夫带回家的两个大猪肘子,肥多瘦少,而且五花三层的,是卤好的里面还有配菜特别好看也特别好吃。
  
  卫华的任务完成了,文婉儿心里一直特别轻松,她觉得以前丈夫是天,现在她觉得冷浣是天,文婉儿想要什么东西只要一句话,冷浣都会弄来,她丈夫却弄不了,没有资源和人脉。
  
  冷浣,你以后要嫁人吗?还是招婿,现在你也到年龄了。文婉儿吃着小点心随意的问道。
  
  不会,我一个人过得舒心,为什么要弄回来一个养着对方呢?冷浣喝着牛奶道。
  
  那你不觉得养着我们一家很亏吗?你自己向往一个人的生活,我们总是麻烦你,孩子还吵吵闹闹的,我俩也总因为一些小事吵架,你不觉得闹吗?文婉儿不理解的问。
  
  人总是需要烟火气的,太过冷清的生活就如生活在天间,我总需要接触人间的。冷浣非常自然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们一家?养一个人不是更好吗?花销少,还不会吵吵闹闹的。卫华从屋里走出询问着。
  
  也许是命运安排吧!我在你们之前救了一个男军官,他18岁,但他只是过客,我在之后救了你妻子,也许是付出的代价,我享受烟火气的同时也要为你们解决麻烦。冷浣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养着他们,但时间会给出答案。
  
  我知道了,也许是我在你们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小时候吧!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儿时父母的温馨。冷浣不由自主的掉落眼泪,很快憋了回去,她的眼眶微红,她想父皇与母后了。
  
  文婉儿走过去轻轻抱住冷浣哄道:乖,你的父母在天上看着你呢!他们不会想看到你哭的,好孩子,你是最棒的。
  
  文华也走过去哄她:孩子,你的父母看着你这么优秀一定非常自豪,加油,努力赚钱,努力生活,我们一直在这里陪伴你。
  
  冷浣擦干眼泪退出文婉儿的怀中她轻轻点头:嗯,我会的,我会成为他们的骄傲。
  
  冷浣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表露自己的内心,她默默回屋。
  
  文婉儿轻笑一声:还是个孩子啊!老公,你给冷浣介绍几个靠谱的男孩子吧?最好是当兵的,有国家检验人品。
  
  不了吧!冷浣自己心里抵触,可能是她曾经遇到过不好的,她觉得男孩都那样,她自己走不出来,我们给她介绍有可能会促使她更加抵触,还是顺其自然。卫华躺在躺椅上舒坦的道。
  
  老公,我怎么觉得怎么现在的孩子还没有长大,咱们就提前在冷浣身上体会到了他以后长大要不要介绍的感觉呢?唉!糟心。文婉儿坐在藤椅上深深感觉自己好像老了的感觉。
  
  老婆,你操心的太早了,咱们娃还在喝奶,你已经操心他长大结婚的事了。卫华打趣着自己老婆,然后他就看着自家老婆默默站起身回屋睡觉。
  
  当他回过味进去想要进屋时就发现他们的屋被她老婆锁了。
  
  他出去敲了敲管家的门,管家一脸懵逼的表情打开门默默的看着他。
  
  有事吗?卫先生。管家揉了揉脸道。
  
  我们的房间被老婆锁了,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一间?卫华一脸抱歉的道。
  
  管家想要骂人但良好的教养让他把话都咽了回去,他默默地敲开了两个助理的门。
  
  两个助理带着愤怒的语气开门一看是管家,立刻变成乖巧的模样询问道:管家,请问你有什么事?需要大半夜的来找我们?
  
  不不不,不是我是卫先生,他被老婆锁在外面没地方住,所以来找我,我一个人收拾不完那么大一个地方,你们跟我一起,速度,懂了没?管家说完转身就走。
  
  卫华与两个侍女对视一眼也跟着去了,三个人收拾了三个小时让卫华入住了。
  
  三人保持着完美的礼仪内心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他们很快消失,卫华洗漱一下也睡觉了。
  
  翌日,管家和两个侍女上菜时都无精打采的,卫华自觉心虚过去帮忙被管家无情的送回餐桌:请别添乱,谢谢!
  
  冷浣端着一份香肠炒饭,手拿一杯牛奶去花园吃饭,文婉儿自觉自己有点胖的预兆她连忙多吃了点,这个年代发胖是福气。
  
  卫华急急忙忙的吃完就去上班了,他自从上个任务完成就深受上面的重视,主要为了拉拢住冷浣。
  
  中午,卫华带着墨言与邵阳来了,再次登门是又有要事在身,上面再借五百万细粮加三百万医疗器材,俩人出行前被上面委以重任。
  
  又来了,坐吧!,这次来是因为什么?冷浣在前几天还看到他们来自家蹭饭,都混熟了。
  
  管家,中午来一份红烧肉,酱爆猪肚,上次没吃过瘾。墨言笑嘻嘻道。
  
  给我来一份茄汁酥肉,羊肉串,上次都没吃够。邵阳毫不客气的说道。
  
  管家送上一大盘点心拼盘乐呵道:都有,这次多吃点。
  
  管家等人一样样的往客厅上菜,四人坐上餐桌吃饭,冷浣吃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几人吃完,墨言啃着苹果说着:这次上面派我们来借五百万细粮和一百万医疗器材,这次我们像上次一样给押金。
  
  哥哥啊!每次都给押金,我有点承受不住啊!我再怎么支持祖国,但不能只耗我一只羊啊!哥哥们,我快秃了。冷浣一边说着一边打电话。
  
  还是我,凌钰,再给那边送五百万细粮,从总部调一百万医疗器械一起送过去,我知道我不是在做慈善,我也知道我是一个商人,你就派人送,股东有意见我顶,行了吧!送去。冷浣挂掉电话眼眶微红,刚刚凌钰说他们好不容易建立的分厂快要倒闭了,这是她和凌钰的心血,她不知该怎么办。
  
  成了,凌钰送过去了,我有点累了,回房休息一下,卫华和文婉儿陪着你们。冷浣默默站起身往回走。
  
  等等。俩人敬礼:谢谢你的支持,我们和上面都知晓你的付出。
  
  冷浣回过头轻笑:没事啊!都是华国人,你们明天让博物馆的人过来一下呗?我有几个华国宝物送给你们。
  
  好,明天我们带着博物馆的人还有上面的人想要见见你。墨言询问道。
  
  那就一块带过来吧!家里东西有很多,事情都会有结果,不要着急,上面欠我的都会还清。冷浣浅笑着说道。
  
  谢谢你相信祖国,虽然现在华国还不太强大,但以后华国会让你感动自豪。墨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一天,但他坚信未来祖国一定会繁荣昌盛富强。
  
  我相信你说的,回来就是为了等到那一天的到来。冷浣为他们打气也给自己坚信的底气。
  
  俩人走时,管家给他们打包了中午俩人点的菜,还有两人媳妇赞不绝口的猪肘,管家就像一个担心儿子吃不饱一样,拼命的装他做的吃食。
  
  俩人一个劲的说够了,提不动了,管家才停下,冷浣笑着看他们。
  
  管家曾经是御厨出身,两个侍女是御膳司的掌勺大厨,她出来时三个顶级御厨被老爷子和老太太打发出来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冷浣平常吃的非常简单,偶尔还会自己做,三个御厨做了东西吃不掉,慢慢的就不爱做了,直到卫华与文婉儿一家三口的到来才给逐渐冷冷清清的家带来了一些烟火气。
  
  但卫华与文婉儿也吃不下多少,现在经常过来的墨言与邵阳成为了三个御厨的掌中宝,他俩能吃能喝,每顿都可以吃下所有饭菜还会打包回去给家人,令从未享受过温情的三个人第一次感到家是什么感觉。
  
  俩人双手都提着袋子,卫华只能给俩人帮忙开门,俩人把袋子放在汽车上,开车回家。
  
  卫华回去洗漱睡觉了,几人都已经睡了。
  
  俩人回到家,灯火通明,俩人的媳妇看到他们回来,连忙凑上前,俩人打开副驾驶拿出四袋,他媳妇见状连忙快走两步开门。
  
  俩人将东西提进去两条胳膊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墨言媳妇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又惊喜又愧疚道:老公咱走要人家东西合适吗?现在的肉菜,糖果,麦乳精,牛奶,竟然还有化妆品和六身新衣服这些全是奢侈品,我这心里,唉。
  
  两个小孩子出来一看新衣服有他俩的,俩孩子高兴的手舞足蹈。
  
  夫妻俩看着孩子们高兴的样子心中无比酸楚,他俩没什么能耐不能让孩子总是补充营养和总有新衣服,反而让一个只去过几次的人家给满足了。
  
  老公,明天咱们一家拿点东西去人家那一趟,不能让人家总是送东西给咱,咱虽然不咋富裕,但偶尔一次的礼仪还是要做足。墨言媳妇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着。
  
  明天下午吧!早上我有事,带着公务人员去冷浣家。
  
  那家主人叫冷浣啊!挺好听的,多大岁数啊?她看着电视剧道。
  
  不大,16岁,别看人是一小女孩,但人有能耐啊!归国华侨,虽然父母都没有了,但是人家经营着二十家大型厂子,她和我们打过两回交道了,做事特谨慎,特别敞亮,我们都特别稀罕她。墨言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人家那么小一女孩子,你们还老占人便宜啊!真是不该。墨言媳妇一听就觉得自家丈夫不厚道。
  
  不是,人小姑娘不差钱也不差东西,说实话这些日子我和阳子也看出来了,小姑娘就是觉得孤单了,她身边一开始只有管家和两个厨师陪着她,后来她救了卫华和文婉儿还有两人的孩子,那个家才慢慢有点人气。墨言坐在床上说。
  
  哦!那后来你们是怎么接触她的。墨言媳妇不理解。
  
  后来啊!我们通过卫华去她家谈生意,到中午了我们就直接在她家吃的,我们吃完饭才知道卫华一家三口都被人小姑娘养着呢!他们的相遇是卫华老婆难产被小姑娘遇到救了回去。
  
  卫华找过去还是小姑娘打电话叫的,卫华老婆在小姑娘家里养伤口,小姑娘家一日三餐各种菜肴轮换着给他们一家三口吃。
  
  后来一个月了,卫华俩口商量一下就想走,小姑娘叫人一算好家伙,一个月吃了人家两千多块钱。
  
  小姑娘说不还钱那就住着,还清才能走,但我感觉就是小姑娘一人住着觉得冷清,花点钱找人陪陪她,就我和阳子看那些菜就不止两千多,一顿饭两万都打不住,那些菜可是国宴的标准。墨言不知不觉一眼道破真相。
  
  行了,睡觉吧!俩人躺下休息了。
  
  翌日,冷浣起床后将之前在各国买下遗留在外国的老物件清理出来,这些东西都代表了不同的历史。
  
  博物馆的馆长看着这些老物件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他的嘴角上扬哽咽道:小姑娘,谢谢你不远万里将东西买下带回来,谢谢。
  
  不用客气!这是身为华国人的职责所在,我的血是华国的。冷浣浅笑看着这些老物件,她想起曾经的父皇,父皇也是温柔的看着她。
  
  馆长与另外一位老先生华钦耐心的蹲下身用小刷子不厌其烦的一遍遍清理着老物件。
  
  中午,六人老先生享受到了顶级皇室的菜肴,俩人不知如何下手,冷浣看着迟迟不动的六人不解的询问:怎么了?吃啊!食材绝对新鲜,一会儿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六人拿起筷子伸向艺术品一般的菜肴,几人吃的肚撑慢慢在院子花园里溜达手里端着一碗山楂汤,帮助消化的。
  
  六人走前带着管家热情送来的吃食,连两位老先生的司机都没有被放过,刚刚一下车就被管家塞进手里。
  
  两位老先生看着手足无措的司机笑道:收下吧!没事,就是一个小朋友的心意,不要浪费了,下次过来进去坐坐陪陪她。两位老先生直接上车坐好。
  
  两位司机对视一眼点头进车关门开车走了。
  
  墨言俩人习以为常的拎着东西开车走人,他俩下午还要回来一趟,拉着自家媳妇和孩子,没办法孩子不跟着没人带着。
  
  自家爸妈三请,四请就是不过来,一问就是在家伺候地,再说一块过来也没地方住啊,还不如在老家舒坦。
  
  俩人提着东西下车后,一前一后入了家,邵阳妻子和墨言妻子连忙出来习以为常的接东西,进家。
  
  墨言喝口水轻轻松松的一点不累:媳妇,今天这个任务是我做过最舒坦的,小姑娘一点都没有不耐烦,而且还把她从国外买下的华国老物件带回来了。
  
  嗯呐,然后呢?继续啊!别卖关子,墨言老婆着急的道。
  
  他倒了杯水继续说道:小姑娘昨天让我把博物馆的负责人找过去,我就去上面的了,没想到上面请来了两位老先生,这两位一个是上面的总领导,一个是博物馆总负责人,小姑娘面对绝对威严的两位也临危不乱的将所有东西交给了祖国,小姑娘家的三位御厨做了皇家才能吃到的顶级国宴,我们包括两位老先生都不知如何下口了。
  
  不错,小姑娘人特别好,一听就是爽朗的人。墨言媳妇给与最高评价,她正在换小姑娘给的新衣服,忍着心疼把小姑娘送的化妆品拆开,小心翼翼的化妆,她使用了最高级的妆容生怕浪费了化妆品。
  
  墨言也进屋换身冷浣给的新衣服,两个孩子早就换上了新衣服高兴的好似过年一样。
  
  两家人带了点自家种的苹果,栗子,葡萄,香瓜,墨言和邵阳准备在路上买点东西,但后来一想路边摊的东西,小姑娘会不会看不上?李凤笑着道:你管人家那么多?人家吃不吃是人家的事,咱们买不买是咱们的事,你们也说了人家小姑娘从你们第一次去就以贵宾的礼仪迎着,人家小姑娘一顿饭就两万多不止,你们走时人家小姑娘还给你们提着两个袋子或者是四个袋子回家,那就是实诚人,咱不能丧良心。
  
  对对对,前面有个水果摊,墨哥,让嫂子和林仪下车买点水果,咱们在车上等会吧!邵阳冲着后座到。
  
  行,媳妇,你和弟妹去吧!我们在车里等着。墨言悠闲的道。
  
  俩人打开车门走过去买东西,一会儿,俩人大包小裹的回来了。
  
  邵阳看着后座不禁询问:媳妇,你和嫂子买啥了?
  
  没买多少,就是梨,李子,树莓,青枣,两个月饼礼盒。林仪开心的回道。
  
  好家伙!走吧!蹭饭去,哈哈。邵阳开着车一路都特别激动,好像走亲戚去了一样。
  
  门口扣扣,管家连忙去开门一脸是你俩的表情:你俩来了?进来吧!
  
  管家,这是我媳妇,这是阳子媳妇还有我俩的孩子们。墨言说完就和阳子进去了,随后李凤和林仪带着孩子们进去。
  
  冷浣坐在摇椅上闭目养神,管家直接带着人进客厅了。
  
  两个侍女将放在地上的东西拿进会客厅的礼物篮里,俩人就进厨房了,今天有女客,她们的拿手菜必须登场。
  
  冷浣睁开眼她看着客厅只有寥寥无几的三四人说话,她进去。
  
  墨言眼尖一下就看到她了:冷浣,你过来啊!一会儿就开饭了,吃完饭再回屋看电视。
  
  哦!知道了,你们好,随意吧!我家没那么多讲究,就和自家一样,别拘谨,谢谢你们带来的礼物,瓜果很好吃,以后常来玩。冷浣很喜欢欢声笑语的感觉,她觉得很温馨。
  
  好,以后一定。李凤和林仪乐呵的应了话。
  
  孩子们都特别乖巧的在客厅玩管家拿出的拼图,管家拿了两盒出来,他觉得四盒太孤单,两盒两个人一盒,还可以商量怎么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半岛钢铁之恋 原神:用崩坏干翻天理 海贼从推进城开始卧底 诸天替身行 苦境:佛狱靖玄 无限分身:我在吞噬星空里无敌了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我可以一直加速 从三少爷的剑开始 神话复苏:我来册封东方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