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妙笔文学 > 哭包萌妃甜又软 > 第四十章 落入一个微凉的怀抱

第四十章 落入一个微凉的怀抱

第四十章 落入一个微凉的怀抱 (第1/2页)

铺满花瓣的香汤里氤氲着丝丝缕缕的雾气,给那腻白削薄的肩覆上一层如梦似幻的轻纱。
  
  嬷嬷保养得宜,仍旧慢慢起皱纹的滑腻指腹,带着丝丝缕缕的凉意轻抚上那拢覆雪。
  
  "小姐能想明白那是再好不过,你也知如今时局艰难,殿下举步维艰,好好呆在这王府里少生些事端,莫给殿下惹事才好。北地的将士大都是你父亲的旧部,如今扯着你父亲的旗子反抗朝廷,你就该明白,自己如今是个什么处境。"
  
  她举着汤瓢往姜姒身上浇着温凉的水:"贵妃自小得父兄宠爱,娇养着长大,心思纯善,又与你母亲是故交,难免心疼你,可你也该认清自己的身份,莫要恃宠生娇。你在嬷嬷跟前长大,嬷嬷哪能不心疼?可你看看你干的这桩桩件件,哪一件是一个准王妃该做的?"
  
  "念在你年纪小,也就不多计较,可那撺掇着你不学好的贱婢,嬷嬷可是不会轻易放过,也望着小姐长长记性,不枉嬷嬷求菩萨告祖宗望着你好。"
  
  姜姒心中冷然,答话却软着腔调一副感动的样子:"姒姒自是知道,嬷嬷再疼姒姒不过了,确是姒姒做得过了,往后定然不会了。"
  
  如今的她又能如何呢?
  
  永昭帝用一纸婚约抹了她父亲的荣耀功勋,把她的一辈子绑在晏昭身上,先前她还天真的想着与他共度余生。
  
  如今看来笑话罢了,晏昭并非只有她一个选择,可她却只能选晏昭,成了个依附于他的菟丝花。
  
  连自己视为亲姊的芰荷都保护不了,若非真人拦着行刑的侍卫,怕是她往后再也见不到芰荷姐姐了。
  
  纵使如此,芰荷也被关进了柴房,嬷嬷明言不得五日不得送饭水,熬得过去就活,去后厨做杂役,熬不过去便死了,草席裹身丢进难民坑。
  
  "来人,服侍小姐穿衣梳妆。"
  
  周嬷嬷拿着纯白的棉巾擦干手上的水,吩咐候在外面的女婢进来服侍,而后轻轻揉了揉腰在贴身侍女慧心的搀扶下出去。
  
  她腰不好,这种洗浴往往耗得半个多时辰,每每不肯假手于人也是为求个心安,省得她还没嫁过去就闹出什么丑事。
  
  起先姜姒还以为嬷嬷是真得心疼她,要亲自看过才放心,如今也是明白,自是一点儿都不忧心嬷嬷的劳累。
  
  新来的两个女婢,一个叫流萤一个轻罗,俱是杏眼桃腮,粉唇琼鼻的好长相,身段又是丰饶撩人,面无表情的擦着她身上的水,给她穿衣。
  
  这两人是嬷嬷亲自从宫里选来伺候姜姒的,说是伺候她不如说是伺候晏昭。
  
  毕竟姜姒和晏昭差了五岁,她还是粉荷初露的年纪,晏昭就已近成年,高门大户的公子哥,这个年纪府里早早备下了通房小婢。
  
  更何况晏昭还是皇子。
  
  这些姜姒尚且不知,如今她所能的感知的,只有这两个女婢若有似无的高傲和怠慢,贵女的衣裙重叠繁复,若是哪里系带没理平,便能看到浅浅的凸痕。
  
  "你们叫什么名字?"她压下心里的异样出声。
  
  "奴婢流萤、奴婢轻罗,周嬷嬷说了往后我二人就是小姐的贴身婢女。"
  
  叫流萤的女婢容色要艳丽些,眼尾有个微红的小痣,平添几分风流颜色,她一边漫不经心地回话,一边给姜姒梳发髻。
  
  "诶呀~奴婢初来乍到,不小心弄疼了小姐,还请小姐恕罪。"流萤故意扯了姜姒的头发,又假声假气的道歉。
  
  姜姒疼得嘶了声,她生生扯下自己一缕头发,如何忍得?
  
  "你们既然出身宫里,如何侍候主子当是知道,理不平衬裙的系带就不说了,生生揪下一缕头发是作何?若是做不好差事,那就回宫里的坊肆学学,里面的姑子当是能教会。"
  
  "诶哟~小姐,奴婢知错了,您呀,就别生气了!我俩呀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回宫里的,你可知贵妃是如何说的,我二人来这王府可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半岛钢铁之恋 原神:用崩坏干翻天理 海贼从推进城开始卧底 诸天替身行 苦境:佛狱靖玄 无限分身:我在吞噬星空里无敌了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我可以一直加速 从三少爷的剑开始 神话复苏:我来册封东方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