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雏鹰的荣耀 > 142,旧怨新仇

142,旧怨新仇

    “那你就为我的胜利而祈祷吧,这样一切不就都完美了吗?”

    艾格隆面带笑意,大声对艾格妮丝说。

    他确实没有想到,艾格妮丝会如此回复自己。

    眼下,太阳已经接近于完全落入海中,朦胧的夜色开始占据天空,只剩下了海面上最后几缕残光,还在顽强地挣扎着。

    而艾格妮丝此刻正站在堤岸上远眺着海面,她目光坚定而又深邃,带有凛然不可侵犯的骄傲,又有着触动人心的诚恳。

    “就我个人来说,如果非要选一边的话,那么朋友胜利总比那个老头胜利要强。不过,艾格隆,命运的安排谁也无法预料,天晓得接下来会是什么结果呢?我认为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理想去冒险固然很好,但是人的力量终究是有穷尽,不要过于勉强自己了……以我看来,哪怕你最终不能成为皇帝,你也可以成为优秀的诗人,优秀的剑士,这不是已经非常非常令人敬佩的吗?普通人也许一辈子都无法达到其中的一项成就呢……况且,你身边的人,尤其是特蕾莎公主,都是那样地珍视你——所以你更加应该珍视自己宝贵的生命,人死了是自己轻松,但是活着的人会承受一切痛苦。”

    艾格妮丝以自己平常难得一见的凝重与认真态度,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她的声音,配合着浪涛声,在艾格隆听来甚至犹如咏叹调一样,轻柔而又触动人心。

    他当然不至于自大到认为自己的魅力已经完全折服了艾格妮丝,他非常清楚,艾格妮丝纯粹是因为“惜才”的出发点,才会希望自己能够珍惜自己的生命。

    按常理来说,有才能的人往往会自高自大,而且没有容人之量,见不得别人比自己更厉害,但艾格妮丝却没有。虽然她个性骄傲自信,但是绝没有因为他人的优秀而嫉妒,相反会真心地欣赏和珍视——

    这就是艾格妮丝,如此直爽而且善良。

    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更加欣赏艾格妮丝了。

    至于失败之后自己会不会主动求死,这个问题他根本没有认真考虑过。

    因为……他不能给自己任何一丝犹豫的余地,他的心里只能有成功的执念,否则他一开始就不会做这些事了。

    “真是抱歉,我用如此严酷的话题来影响你的心情了。”他微微一笑,转开了话题,“好了,我现在可否认为我们已经达成了约定?”

    艾格妮丝轻轻点了点头。“谢谢你,我认为这确实是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

    “嗯,很好。”艾格隆也点了点头,然后又往前走了两步,然后肩并肩地和艾格妮丝站在了一起,看着远处的大海。

    “半年前在瑞士,我和爱丽丝一起泛舟博登湖上,我们也是这样站在一起,看着落日……”艾格隆有感而发,“当时我们两个相谈甚欢,我认为爱丽丝的头脑比大多数男人更强,真希望有一天能够和她再见一次,我想我们应该会有更多愉快的话题可谈。”

    艾格妮丝微微垂下了视线,被艾格隆这么一说,她也有点挂念姐姐了。

    “我想,那一天应该为时不远吧。”她小声回答。“也不知道我的外甥或者外甥女会有多么可爱……眼下来到这里,我们音讯已经完全隔绝,我只希望姐姐和孩子一切安好,愿上帝保佑他们。”

    “你和爱丽丝的感情真是深厚。这让我我挺羡慕的,因为你知道,虽然我的父亲另有私生子,我的母亲在父亲死后也另嫁生子,但我没有过真正的兄弟姐妹,所以也无从体会这种手足之爱。”艾格隆有感而发。

    “其实……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艾格妮丝突然苦笑了起来,“我原本以为我和姐姐的感情是非常常见的,但是后来我却发现,原来在那些高门权贵家庭里,兄弟姐妹们彼此漠不关心甚至互相嫉恨才是常态……也许,人总是不会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吧。”

    “是的,这是很罕见的感情羁绊,值得永久珍视。”艾格隆点了点头,“你们两个都是我的朋友,我会尽力帮助你们的。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对你们充满了敬意。”

    他发现对艾格妮丝这种脾气的人,无论威逼利诱都没什么用,她性格执拗而且刚硬,轻易不会听从别人的意见——但是只要提到爱丽丝,那么艾格妮丝就特别容易服软。

    真是让人羡慕的姐妹情深……但毫无疑问这也是她的性格弱点。

    当然,拥有这种“弱点”绝不是一种不幸。

    说到底一个人如果舍弃了所有亲情和友情的羁绊,变得毫无“弱点”,那他的人生又有什么意趣可言呢?

    “我们姐妹,也会尽力帮助自己朋友的。”艾格妮丝对着艾格隆微笑着。

    在这一次敞开心扉之后,她也终于承认,这个少年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了。

    艾格妮丝从小到大,她所接触的同龄人,他们中有值得敬佩的对手,有偶尔在社交场合上认识、但完全不值一提的小姐们,有家中的女伴和女仆,但唯独缺少朋友。

    这一方面是因为她心高气傲,能入她法眼的人太少;但另一方面,何尝又不是她平素创下的威名,以至于大多数同龄人根本不敢接近呢。

    看她平素的言行、看她骄人的战绩,旁人只当她是一个傲慢自大、脾气暴戾的大小姐,又怎么能够在她满不在乎的外表下,看到隐藏着的那个和善而又敏感、珍视家人不慕富贵的灵魂呢?

    也许能够碰到一个可以触碰到灵魂的同龄人,也让艾格妮丝心里得到了某种宣泄。

    接着,两个人同时沉默了起来,一起静静地看着最后一缕残阳被已经变成黑色的海洋所吞没。

    也就在这时候,在防波堤的台阶上,重新出现了一个黑影,艾格隆转头看过去,发现是自己的卫队长安德烈-达武又回来了。

    “安德烈,怎么样了?”他于是问。

    “信已经发出去了,陛下。”安德烈在离他们好几步远的地方就站定,然后大声回答,“您和艾格妮丝小姐聊得还愉快吧?”

    “聊得非常愉快。”艾格隆不假思索地回答。“艾格妮丝小姐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很好相处?那只是对你罢了……安德烈在心中腹诽。

    “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您是和艾格妮丝小姐现在就去,还是再等一会儿呢?”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继续恭敬地问。

    “既然已经入夜了,那我们就去吃晚餐吧。”艾格隆看了看艾格妮丝。

    “好呀,正好我也有点饿了。”艾格妮丝当然没有意见,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们离开了海边,来到了艾格隆暂时居住的堡垒当中共进晚餐。

    自从离开迈索尼开始一路行军之后,艾格隆平常吃的只是行军的干粮,顶多再加上一点咸鱼干作为调剂;而今天就不一样了,他征服了这座要塞和港口,作为胜利者,他理所当然地就拥有了征用和掠夺的特权。

    所以今天他的晚餐非常丰盛,桌子上面摆放着烤鸡和羊排,而艾格妮丝,也作为他邀请的唯一一个客人,坐在他的旁边一起共进晚餐。

    同样,正因为今天的胜利,艾格隆的胃口非常好,即使艾格妮丝坐在一边他也没有顾忌,狼吞虎咽着这些食物。

    而艾格妮丝也没有对此表示不满,她只是小心地把肉食切成小片,然后闷不做声地进食。

    很快,这顿晚餐就在艾格隆的风卷残云当中结束了,艾格隆让人收走了食物,然后示意安德烈-达武。

    “安德烈,我看大家是时候休息了,你为艾格妮丝安排好了房间了吗?”他问。

    “已经安排好了,陛下。”安德烈立刻回答。

    接着,他又有些心虚地瞥了艾格妮丝一眼,“就在……就在您的旁边。”

    艾格隆有些惊愕地抬起头来看着他。“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陛下,埃德加所害怕是让艾格妮丝暴露于众人之前,这样会给她带来太多麻烦,所以为了解决这个忧虑,我认为最好是让她留在这里,毕竟您周围戒备森严,也不至于会有人冒犯到她。”

    艾格隆想了想觉得也对,于是他又看向了艾格妮丝,征询她的意见。

    艾格妮丝表情明显有些尴尬,但是好像又不知道该反驳什么,所以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既然艾格妮丝都没有意见,那么艾格隆也就不再纠结了。

    “好吧,那你带她去休息吧。”艾格隆点了点头,“记得,虽然艾格妮丝宽宏大量,但你也要注意,她毕竟是位女子,千万不要影响到她的正常起居。”

    “是的,陛下。”安德烈立刻就应了下来,“我被狠狠教训过,可绝不敢忘记艾格妮丝小姐有多么厉害,怎么敢冒犯她呢?”

    他的话引起了两个人一阵轻笑。

    “晚安,艾格妮丝。”笑了一下之后,艾格隆向艾格妮丝道别。

    “晚安,艾格隆。”艾格妮丝也优雅地向艾格隆挥手道别。

    然后,安德烈将艾格妮丝带走了。

    在他们离开之后,艾格隆并没有立刻休息,他又拿起了纸笔,继续在油灯下书写着今天的笔记。接着,他又拿起了附近地区的地图,仔细地研究着,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刚才的愉快此刻已经被他跑到了脑后,还有太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他来做,和艾格妮丝的交流只是偶尔的调剂而已。

    而没过多久,安德烈又重新回来了。

    “陛下,我已经将艾格妮丝小姐安顿好了。”

    “很好。”艾格隆继续在桌子上奋笔疾书,头也不抬地回答。“还有别的事情吗?”

    “基督山伯爵大人求见您。”安德烈回答。“他看上去有些心事。”

    “哦?”艾格隆有些意外,于是放下了手中的笔,“那就让他过来吧。”

    安德烈走了出去,然后很快又将埃德蒙-唐泰斯带了过来。

    “晚上好,埃德蒙。”艾格隆温和地问对方,“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要报告吗?”

    “陛下,我……”埃德蒙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欲言又止。

    “什么?”艾格隆感到很惊讶,于是追问对方。“说吧。”

    埃德蒙-唐泰斯又犹豫了片刻,然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您交给我收敛死者和清理俘虏的工作,我照办了,然后在审问俘虏的时候……有人告诉我他认识费尔南。”

    艾格隆先是皱了皱眉头,随时他想起了那个费尔南到底是谁。

    “费尔南-德-莫尔塞夫?”他问。

    费尔南-德-莫尔塞夫,就是故意告发了水手埃德蒙,让他蒙受冤狱十几年,并且抢了他的未婚妻的那个人,艾格隆当然知道——他甚至还和对方在美泉宫里见过一次面。

    “嘿,那家伙倒是为自己冒充了一个好姓氏啊!”埃德蒙-唐泰斯满怀愤怒和憎恶地笑了起来,“没错,就是他。”

    “他怎么了?”艾格隆又问。

    “您可能有所不知,根据我的调查,费尔南之前跑到了希腊担任了约阿尼纳帕夏的教官,但是他背叛了他的恩主,用恩主的生命换来了赏钱……这个恶毒的混蛋,到哪儿都不干好事。”

    虽然艾格隆其实知道这一切,但是他还是故意做出了惊讶的表情。

    “居然还有这种事?”

    “是的……陛下。”埃德蒙-唐泰斯强压住了内心当中的愤怒,然后将自己调查得知的情况都告诉给了艾格隆。

    “好的,我大概明白了……”艾格隆听完之后,轻轻点了点头,“我能够理解你为什么那么蔑视和仇恨他,埃德蒙。但为什么今天晚上特意跟我提到他呢?”

    “我今天审问俘虏里的军官之后,才知道费尔南回到法国之后,虽然已经得到了重用和高升,但是他依旧和这里没有完全切断联系,也被法国军队高层视为近东事务的专家,还曾经到埃及军队访问过,当过一阵教官。”

    埃德蒙-唐泰斯停顿了片刻,然后再继续说了下去。“所以,陛下,我有理由怀疑,他这次也有可能会被法国政府派到这边来,进行一些不利于您的举动。”

    “这么说来,倒确实是有可能。”艾格隆不动声色。“但现在也只是猜测罢了。”

    “陛下,我恳请您……如果他真的来了,并且落到我们的手中……”埃德蒙-唐泰斯以激动的眼神看着少年人,“然后把他交给我。”

    “你打算把他怎么样?”艾格隆不置可否。

    “我不知道……现在还不知道。”埃德蒙-唐泰斯摇了摇头,“但我想,总会是人间可怕之事。”

    “那好,我答应你。”艾格隆平静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