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明元辅 > 第259章 火中取栗(十一)

第259章 火中取栗(十一)

    甲斐姬对于海贸同盟的主人十分好奇,一有机会就向高云平打听,搞得高云平十分头疼。

    一来,高云平虽然是三慎园出身的“六房老人”,但由于高务实当年亲自管事的时间不长,所以他对自家老爷其实并不算非常熟悉;

    二来,成田氏长的许诺如果高务实那边没有反对,将来他就要称呼甲斐姬一声如夫人,某种程度上算是主仆有别了,因此现在和她多说一句话,将来没准都是天大的罪过,那可怎生使得?

    他现在有点惆怅,原先好好的呆在台湾,虽然条件差,但三不五时就有仗打,有什么鸟气也都尽管撒在那些土人头上,心情好得不得了。

    如今来了日本,虽然一下子混成别人口中的“城代”,可惜自己呆在城里根本没几天,尽当信使去了。

    好容易出来捞了场仗打,谁知道对方的水平也没比台湾那些土人强到哪去——这话若丰臣秀胜听了非气疯不可,丰臣军那日之败明显是没搞清状况才导致的,怎么能说和台湾土人一个水平?

    仗打完了更惨,一个自己本应该敬而远之的少女时不时在自己面前晃悠,开口闭口“高司徒”如何如何。

    公主啊,您就不能到时候自己去问主公……呸,问老爷吗?

    想到这里,高云平又想起日语和汉语之间有时候会发生歧义和误会的问题,尤其是这段时间以来最让他尴尬的“殿下”这个称呼。

    这可是殿下啊,这个词在大明可不能随便乱叫,你叫错人自己或许不打紧,但你能把对方吓死啊!

    不过话说回来,高云平还是对日本了解不够,其实日语中的“殿(との)”,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称谓对象其实是各有不同的。

    比如在奈良时代,这个“殿”虽然翻译成汉语也是“殿下”,但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情况,其真正的含义基本上等同于阁下。

    平安時代的殿、殿下“身价”提高,变成了对朝廷贵族最高级别的摄政、关白、大将军的尊称。

    战国时代,或许是因为武家身份大幅度提升,以至于这个称呼又忽然泛滥,但凡是个武士就能尊称其一声“殿下”。

    而到了德川幕府时期的日本,又变得只有领地的石高一万石以上的藩主和德川家直系的武士家族(旗本はたもと)才配得上“殿(との)”的称号。

    另外,殿、殿方也是女性对男性,妻子对丈夫的敬称。这种情况汉语里倒是有一个很对应的词:官人。而也许某些时候的“相公”也与之相似。

    至于到了现代,妻称夫为“殿下”的情况就几乎消失了,剩下的用法也与“古时候”区别颇大,比较多的情况大致有两种:

    第一种是表明“我的地位不比你低,但我十分尊重你”的意思,偶尔还会被当作是略含有讽刺意味的。在这种时候,汉语中的“阁下”或许是最能反应出这个意思的。

    第二种,是表达对方地位虽高,但并没有高到该称“様”的地步;或是因为存在比这个人更高地位,应称“様”的人,为了有所区分,因此就用了“殿”;又或是因为年龄、辈分等其他方面比对方大,上下关系比较混乱,也可以用“殿”。

    总而言之,日语本身是一种不太准确的语言,很多时候表达得过于委婉,甚至暧昧不清,再加上不同时代不同意义,就更加复杂了。

    如此看来,此刻日本所谓的殿下,其实本意也就差不多相当于汉语中的“阁下”,只是高云平虽然大致上理解了,但听起来还是觉得很别扭,甚至有些不安。

    高云平本以为到了忍城之后这个问题就能基本解决,因为此前他查看过忍城外围局势,觉得忍城的情况还算不错。尤其是当石田三成“水漫金山”之后,忍城周围全是烂泥塘,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能发动大战的模样。

    这就意味着他这支援军暂时不会派上用场,而甲斐姬作为忍城的总大将,守城的责任在身,势必就不可能动不动来找他打探老爷的情况了。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石田三成的总大将旗忽然消失,中军阵幕里取而代之竖起来的是长束正家的旗帜,而长束正家挂出总大将旗之后的次日便发动了一次猛攻。

    依旧是限于地面泥泞这个麻烦,此次进攻其实效果也一般,但由于规模太大,除了靠近荒川的东方之外,其余三个方向上都有丰臣军发动进攻。

    不知道甲斐姬是不是觉得有援军不用是傻瓜,当时就提议请海贸同盟援军自行决定从北、南两路丰臣军的任意一路侧面发动进攻,帮她牵制对手。

    既然说牵制,那她当然还是要再次亲率忍城主力出击的,而她的目标则选择了西面——她对城外的烂泥塘信心充足,竟然丝毫不怕南北两路丰臣军前来围歼。

    或许是因为甲斐姬很聪明的没有打算指挥高云平,给了他充分的自主权,因此高云平略一思索便答应了下来,也没说究竟准备打北线还是打南线。

    到了次日,甲斐姬跟没事人一样,就仿佛完全忘记了有出战的计划,不慌不忙地在城中调度防守,是不是还回敬几波箭雨,射得行进缓慢的丰臣军每每丢下一些尸体就往回跑。

    别说酒卷刃负这位年轻的智将看出了问题,就连柴崎和泉都发觉不对劲,纳闷道:“长束大藏大辅在做什么?这派出来的全是些杂鱼,别说丰臣家的嫡系一个都没有,连上杉、前田、真田几家也没派人,家格最高的旗帜竟然只是浅野家?”

    甲斐姬却笑了笑,点头道:“大藏大辅虽然不是以武名著称,但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政才。”

    “什么?”柴崎和泉满头雾水地问:“甲斐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酒卷刃负听得忍不住了,解释道:“柴崎殿下,若是在下所料不差,长束大藏大辅此举应该是为何配合石田治部给丰臣秀胜求情。”

    柴崎和泉愕然道:“这……这两件事有关系吗?”

    “有的,有关系的。”酒卷刃负道:“石田治部的总大将旗不在,说明他已经离开忍城,此时此刻他必然是去小田原城给秀胜殿下求情,这一点柴崎殿下同意吧?”

    “呃……同意。”柴崎和泉茫然点了点头。

    “那么,为了让关白大人相信秀胜殿下之败‘非战之罪’,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其他有经验的前辈们也如他一样,被海贸同盟打个灰头土脸。”酒卷刃负笑了起来:“所以,今日虽然三路进攻,但西路一个主力也没有,人去了哪里?自然是南北二路。

    但南北二路离荒川实在太近了,在下昨日已经问过高殿下,高殿下证实海贸同盟的舰载巨筒可以打到这两路进攻区域。考虑到长束大藏大辅长期负责后勤事务,关白又早已从唐国得到过巨筒,故大藏大辅必然知道今日南北两县恐怕要挨大筒的打……

    海贸同盟在荒川大江之中射击,丰臣军南北两路缺乏大筒,根本连反击都做不到,只能被动挨打,这灰头土脸岂不是早已注定?因此,大藏大辅这计略几乎没有失败的可能。”

    柴崎和泉目瞪口呆,喃喃道:“倒是没瞧出来,大藏大辅居然也这么厉害的呀。”

    甲斐姬忍不住笑出声来,摇头道:“柴崎殿下,我方才已经说过了,大藏大辅这是政略,而非战略。你若真让他打赢,那他未必能行,不过你若让他如何利用胜、负达成自己政治上的目的,那他一定是天下之人杰。”

    柴崎和泉也摇了摇头,连声道:“不管这些,不管这些了。甲斐公主,你就说咱们今天该做些什么好了,臣也好准备准备。”

    他这里的“臣”与汉语的“臣”也有些差别,不过差别不算大,他这里大致上是代表“主公的家臣”的意思,与天皇没什么关系。这种自称在此时的日本非常正常,并不犯忌。如果要类比一下,大致上相当于汉献帝尚在位时,吴侯孙权手底下一帮子人叫自己老大作主公,同时自称臣下。

    甲斐姬听后,指了指忍城东方,道:“高殿下那边打响之后,我们就准备出击。”顿了一顿,补充道:“反正高殿下他们自身安全无虞,等他们把丰臣军的注意力吸引过去,我们出击也好省去不少麻烦。”

    柴崎和泉笑道:“这个我喜欢。”

    然而酒卷刃负却有些迟疑,思索着道:“甲斐公主,在下觉得……丰臣军中并非没有能人,我们这样的打算恐怕瞒不过人家。”

    “你说得没错,我想至少真田昌幸就能看出来。”甲斐姬轻轻挑眉:“不过,就算他看出来了也没关系,他不会说的。”

    “哦?”酒卷刃负微微皱眉,想了想,恍然道:“哦,在下明白了,真田昌幸胸怀大志却偏偏本钱有限,明明计略不弱于人,却想做什么都缺实力。他在此次忍城之战中一直保存实力不说,似乎也未曾献上过哪怕一计,这其中必有问题……”

    “道理并不复杂,真田昌幸只是不希望关白大人太快统一天下,若有机会拖慢一天算一天,他是一定不会拒绝的。”

    酒卷刃负其实心里也已经这样想了,只是不好说而已,现在甲斐姬把话挑明,他也就不在避讳,点头道:“甲斐公主此言有理。唉,只是不知道天下还有多少这样的人,若是人人如此,哪会有今日之关白。”

    “今日之关白,谁知道不会是昨日之右府?”甲斐姬双眉一拧:“他领着近二十万大军在在小田原城围困大殿,竟然还把淀殿接了过去,简直荒淫无度,这样人的怎么配做天下人!我看他这天下也未必能比第六天魔王长几日。”

    甲斐姬所言的“大殿”,不是指“某座大殿”,而是“主公的主公”、“父亲的主公”之专称,理论上来说是指北条氏直,但这里也可以是泛指北条家。

    “荒淫无度自然不假,不过关白毕竟不是昔日之右府(织田信长),他……算起来还是懂规矩和守规矩的,要不然也不会为了要做太政大臣和关白而拜近卫关白前久大人为养父,这一手可比织田右府信长大人精明多了。”

    甲斐姬却不答这句话了,反而极目向西,喃喃道:“父亲把我许给了大明国的高司徒,我这几天仔细打探才知道,高司徒的水军居然轻松打败了南蛮人,在东洋(之前说过,此时菲律宾那边被当做东洋)一举拿下来了和日本差不多大的领地。

    我想,他既然有如此强大的势力,若是他能答应家父的提议,说不定我将来会有机会劝他出兵日本,推翻丰臣公仪,把那个毫无忠义之心的暴发户赶去高野山出家为僧。”

    酒卷刃负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没说话,反倒是柴崎和泉大笑道:“臣也觉得当主这次真是神来之笔,只要那位高司徒务实大人能够答应下来,以甲斐公主之美貌,还怕他不答应出兵日本,为成田家争一争家格么?啊,不对,成田家的家格原本就很高,将来……那也只是恢复昔日荣光。”

    甲斐姬正要说话,忽然听见远处传来阵阵炮响,不禁立刻跑向天守阁二层另一面朝炮响之处望去。

    果然不知何时起,忍城北方前田家的旗帜正在飘扬,而原本还算齐整的队伍因为砸进去两颗实心炮弹,前前后后打死打伤二十余人,阵型一下子就有些骚动。

    她见状大喜,立刻喊道:“柴崎殿下,酒卷殿下,准备一下,我们立刻出兵西城之外,将那些杂鱼都送进湖里!”

    两人大声应是,刚跑出没几步,忽然南线又响起炮声,两人都吃了一惊,显然没料到前来救援忍城的海贸同盟战舰虽然只有八艘,但竟然还能分兵炮击,这实在太让人震撼了——他们一艘战舰上到底有多少门巨型大筒?

    甲斐姬却不管那么多,干脆自己也往楼梯边跑,口中喊道:“事不宜迟,二位殿下随我速速点兵出击!”

    ----------

    感谢书友“曹面子”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曹面子”、“侦探闭眼”的月票支持,谢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