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噩梦惊袭 > 第392章 信

第392章 信

    对应挂钥匙的位置,还各贴着很小一块白色胶带。

    胶带上用蓝色圆珠笔写着对应房间的房号。

    看来这就是房东留下的备用钥匙。

    上面大部分的钥匙都有两把,但也有一些位置只剩下一把。

    看来只剩下一把钥匙的房间都是已经租出去的,留下的是备用钥匙。

    对应的都是他们所在的房间。

    江城拿起钥匙盘,上面有一个比较偏的位置是空的。

    在看清对应的房号后,花落的眼神不禁改变。

    0房间。

    是无的房间。

    “谁拿走了0房间的备用钥匙?”胖子眨着眼,疑惑道:“那个房东吗?”

    楚久摇头,低着小脑袋分析说:“应该不会,既然他知道0房间发生过的事,那他肯定不想惹上麻烦。”

    “不是房东,又会是谁。”胖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偏过头,突然说道:“会不会是无,他拿的时候,其实就只剩下了一把钥匙?”

    “而他就直接把仅剩的那把钥匙拿走了。”

    “那他为什么不问一下?”花落摸着下巴,反驳说:“我不信这么简单的问题他都看不出来。”

    “那就是他把两把钥匙都拿走了?”听语气,胖子自己也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任务刚开始,一般没人会做出明显违背NP指令的事情。

    这和找死没区别。

    “你们还记得吗?”沉默已久的莞鸢宁开口:“无的钥匙是他自己去抽屉拿的,而我们的,都是房东给的。”

    胖子眼神顿了一下,心底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你想说什么?”

    大家将无的表现,还有最近发现的线索串在一起,也都发觉了异样。

    “你是想说无和我们不一样。”花落压低声音,“他是混入我们当中的鬼?”

    “这个假设不错。”江城接话说:“假设成立的话,你们想过没有,鬼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如果真正的无被杀,那么也应该是在任务正式开始之后。”

    江城的话说的比较含蓄,但大家都听懂了,只不过这个猜测......一时间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你是说根本就没有无这个人存在,自始至终,他就是鬼?”楚久吃惊道。

    “别紧张。”江城安慰说:“这也只是其中一种猜测,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无从任务开始就和我们不同,不是吗?”

    静下心来想想,其实无身上的漏洞一直都很多,钥匙只是其中一点。

    他幸运的选中了林晨的房间,却始终没有出事,而且任务中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态度......

    “不可能。”沉默一会后,莞鸢宁摇头,“任务中的鬼,在任务尚未正式开启前,是无法利用玩家身份混进来的。”

    似乎是为了佐证自己说的话,她看向周围,问:“你们以前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

    没有人回答,但看眼神就知道,大家都没有。

    “可没有和不存在是两码事。”江城看着她,“或许遭遇过这种事的人都死了。”

    幸存者偏差。

    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

    “所以这只是一种猜测,究竟具体如何,我们还需要证据。”江城拍了拍衣服,继续说:“当然,如果能确定无有问题的话,那我想,我们已经找到那个黑衣人了。”

    距离江城最近的胖子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无的模样,却很难将他和黑衣人联系到一起。

    冥冥之中,大家都有种哪里不对的感觉。

    这次的任务,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同,不是体现在危险性上,实话说,这次的鬼虽然多,但相对还算仁慈。

    直到现在,一个2人次参与的副本只死了3个人,百分之75的幸存率,真的是难以想象。

    所谓的规则......似乎发生了某些微妙的改变。

    花落沉思片刻后,又将视线投向江城,这个年轻人看着吊儿郎当的,但思维清晰,是个可靠的队友。

    “郝先生。”他压低声音,“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

    “先弄清楚林晨的圈子。”江城放下手中的钥匙盘,又将抽屉关上,转身看着花落说:“既然你能弄到警局的档案,那么能不能想办法弄到林晨的手稿?”

    “最好是她坠楼前一周,或是一个月内的。”江城补充。

    花落点点头,“我尽力。”

    紧接着,江城用审视的眼神扫过大家,莞鸢宁皱了皱眉,她貌似很不喜欢被人这样打量,这让她觉得自己是件商品。

    “除了无,你们中有没有和3号楼剩下的两人认识的?”江城用比较委婉的语气说:“或者......清楚他们的底细?”

    其实也就是在打听有没有人是和他们组队来的。

    陆华胥已经死了,除了无,还剩下刘国,以及魏津亭。

    能问出这样的问题纯属无奈之举,他们现在急需了解3号楼的情况,从而判定无的身份。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承认。

    此地不宜久留,大家关上门,准备离开。

    天色渐晚,但没人提议留在一楼等3号楼的队友汇合。

    因为7层有翁情在,所以大家都去了6层,胖子的房间。

    可刚坐下,就听电话响了起来,胖子正在从冰箱给大家拿冰过的矿泉水,手都不禁哆嗦一下。

    江城迅速走到电话旁,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来电。

    镇静下来后,江城抓起电话。

    对面传来十分急促的呼吸声,“喂,是郝帅吗?”是刘国的声音,但听起来,他现在的处境很不妙。

    莞鸢宁距离江城十分近,在听到刘国声音的同时,她的瞳孔立刻缩紧。

    江城一声不吭。

    对面似乎也明白怎么回事,急促说道:“我现在被困在乔宇他哥的那间咖啡馆,无还有魏津亭他们都消失了。”

    滋......

    滋......

    “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很奇怪,不对,是时间点奇怪。”刘国快速说,电话中不时有古怪的电流声。

    滋......

    “刚才还好好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回过神,咖啡馆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所有人都消失了!”

    “我现在在前台,这里......这里的时间显示是在7月7日!”

    “对,你没听错!”刘国激动说:“我回到了过去的时空,而且我现在......现在手边还有一封信,是寄给平安公寓0房间的,收信人叫林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