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诸天一道 > 第86章 夜幕降临,提亲闹剧

第86章 夜幕降临,提亲闹剧

    夜幕降临。

    西楚京城之内到处张灯结彩。

    离阳皇帝被杀,离阳广陵道水师一败再败,西楚大军大胜的消息早已经在神凰城中传扬了许久。

    人人都知道离阳大厦将倾。

    离阳三大藩王联袂造反,无异于是在给西楚的子民打上了一记强心针。

    西楚女帝姜姒身着帝袍走上了皇城城头。

    在众臣百官的拥簇之下,朝着西楚百姓挥手示意。

    如同潮水般的呼喝之声从神凰城中飘荡起来。

    “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所有人都在高呼着女帝的圣明。

    在这一场复国大业之中,女帝姜姒成为了西楚百姓散发心中热情的对象。

    其实,很多西楚旧民,都没有想着这一场复国大业能走到今日之地步。

    他们当初设想的最好结果,也不过是和离阳王朝划江而治罢了。

    但现在,令人惊讶的是,离阳自乱阵脚。

    西楚国势一涨再涨,眼看着就要直捣太安城。

    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西楚光明的未来。

    至于离阳造反的几大藩王,似乎并没有被西楚的官员和百姓们放在眼里。

    当离阳还能拧成一股绳的时候,西楚对上离阳,自然是胜算低。

    但现在,离阳四分五裂,就给了西楚各个击破的机会。

    没有人怀疑,在这一场群雄逐鹿之中,西楚会败下阵来。

    姜姒站在城头之上,看着那在城中欢呼的大楚百姓,再看看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高兴色彩的西楚大臣。

    姜姒只觉得索然无味。

    在她眼中,王图霸业并不是那么重要。

    如果不是她生来便有了楚国公主的身份,她现在一定不会出现在这样一场军民狂欢的夜晚。

    这样的喧闹,远远不如当初在清凉山的院子里那般令人感到自在。

    这时,执掌着大楚门下省的一个老人开始宣读起了讨伐离阳的檄文。

    这篇檄文一出,便算是正式对离阳发起了总攻。

    群臣们纷纷朝着姜姒躬身,大声呼喊道:“大楚必胜!”

    “大楚必胜!”

    一波又一波的声浪从皇城深处,朝着皇城的四周散去。

    一切礼仪完毕之后。

    姜姒坐在了城头之上,看着群臣觥筹交错。

    她本人则是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目光毫无目的的在夜幕之中眺望。

    ……

    在离西楚女帝摆驾不远的长街之上。

    徐凤年身着一身大红衣衫,头上插了一朵花,郑重的整理一下衣衫,然后朝着一旁的叶千秋和李淳罡道:“我去了。”

    李淳罡摆摆手,道:“赶紧走人。”

    徐凤年哈哈一笑,一跃而起,在夜幕之中,朝着皇城城头而去。

    剑光飘摇在侧。

    三个呼吸之后,徐凤年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皇城上空。

    只见他大袖犹在轻盈飘荡。

    朝着下方的城头大声喊道:“北凉徐凤年,前来向大楚女帝提亲。”

    “望北凉和大楚永修同好,永结同心。”

    哗!

    徐凤年这一声高喝,顿时传遍整座神凰城。

    本来正在四处赏灯的大楚百姓,一个个都朝着夜空之中看去。

    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仅仅是大楚百姓,就连城门上下的大楚披甲守军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正在饮酒庆贺的群臣们,有的忍不住一下子把刚刚喝到嘴里的酒给喷了出来。

    坐在姜姒左手侧的曹长卿,听到这突然在夜空之中响起的惊天之言,捏起桌上酒杯,淡淡一笑。

    坐在帝座之上的女帝姜姒缓缓抬起头,在夜空之中,看到了徐凤年的存在。

    一声大红衣衫,在夜空之中也极为耀眼。

    他双手拢袖,腰佩双刀。

    就站在那半空之中,在朝着所有人宣示。

    他徐凤年,来提亲了。

    姜姒耳根子迅速泛红,但脸上还是尽量保持着帝王威严。

    她没想到徐凤年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或许是因为徐凤年的出场方式太过令人惊讶,也或许是徐凤年的身份太过敏感。

    一时间,城头上下,竟然没有一人出声。

    ……

    不远处,叶千秋和李淳罡找了个酒楼坐了下来。

    他们二人没有和徐凤年一起现身,自然是要把舞台先留给徐凤年。

    毕竟是徐凤年讨老婆。

    有些事,还得他亲自来打头阵。

    更何况,西楚和北凉可不是友好和睦的关系。

    当今西楚朝堂之上,不知道有多少西楚旧臣,还记得徐骁破楚之仇。

    徐凤年作为徐骁的儿子。

    自然不是西楚旧臣欢迎的对象。

    事实上,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

    朝着上方的徐凤年大声怒斥道:“大胆徐凤年!”

    “竟然敢到神凰城来大放厥词,对我大楚陛下不敬!”

    “我限你半柱香之内离开神凰城!”

    “不然,定教你血溅当场!”

    喊话之人是一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的眼中显然是充斥着嫉妒的怒火。

    徐凤年狂声大笑,道:“想要让我走?”

    “可以!”

    “只要大楚女帝答应嫁给我做媳妇儿。”

    “我立马就走!”

    徐凤年这狂妄之举,顿时惹得西楚群臣不忿。

    大楚精锐的御林军,在月夜下也一样熠熠生辉,如同披上了天庭仙人的金甲。

    城头之上,近千张弓弩已经蓄势待发。

    城头上数名身披华贵甲胄的将领站在垛口后,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只听得先前那年轻人喝道:“放箭,放箭,射死这个狂徒!”

    城头上的将领们自然不会听这年轻人的号令。

    只见坐在帝座之上的姜姒站起身来,抬起手,朗声道:“宋茂林,退下!”

    ……

    叶千秋和李淳罡一边喝着茶,一边欣赏着徐凤年的表演。

    这时,李淳罡突然眉头一挑,目光似乎在酒楼外的街道某处停了下来。

    那里有一个披头散发的老疯子。

    李淳罡看着那个老疯子,微微一叹。

    叶千秋循着李淳罡的目光看去。

    叶千秋道:“认识?”

    李淳罡悄然说道:“算不上认识,只是有过一面之缘。”

    “谁能想到曾经三十九岁便执掌大楚崇文馆的江水郎会落到这么一个下场。”

    “当年,这老头可是被西楚先帝誉为“文有江水郎,棋有曹得意”的读书人。”

    “西楚灭国之后,不同于许多西楚遗老的崇尚黄老清净或是直接逃禅野林,江水郎就那么疯了,疯了二十余年,为这座昔年的中原第一大城敲了二十余年的更。”

    “只是没想到他现在还在。”

    叶千秋和李淳罡朝着那个老人看去。

    只见那老人手里提着一把二胡,那是一把破烂无比的二胡。

    蟒皮早已褪尽,琴弦更是早已崩断。

    老人捧着二胡,怔怔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老人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随意坐在了街道一旁。

    一正衣冠,闭上眼睛,然后伸出一根手指蘸了蘸口水,在身前好似摆放有一部琴谱,又像被老人伸手翻开了,他这才开始拉二胡,拉起了无琴杆也无琴弦的一把二胡。

    此时,二胡无声,但却是胜似有声。

    老人拉着拉着,流泪不止,最后又是没来由的大笑起来。

    大笑之后,老人开口,慷慨高歌。

    “少年未及冠,浩然离故乡。”

    歌声不算响亮,甚至传不到那不远处的城头附近。

    但老人唱的津津有味。

    在老人的伴奏之下。

    不远处,城头之上的西楚女帝姜姒站起身,朝着夜空之中的徐凤年大声喝道:“徐凤年!”

    “你可知你身在何处!”

    徐凤年两眼汪汪的死死盯着姜姒,回道:“自然知道!”

    姜姒道:“好!”

    “既然你知道,那就应该知道,这座城,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徐凤年则道:“小泥人,别闹。”

    “我是来提亲的!”

    姜姒眼中闪过一抹羞意,但依旧说道:“徐凤年,休得胡言!”

    “父债子还,大楚之仇,今日由朕来亲自讨回!”

    话音一落。

    姜姒手中剑光一闪,就要拔剑而起。

    这时,有两位老人走出,向姜姒主动请缨。

    一人乃是西楚剑道执牛耳者吕丹田。

    另一人则是一位古稀老人,这一位老人身穿蟒袍,既不是离阳藩王的样式,也不符合当今西楚皇室的礼制。

    这蟒袍是只有在当年大楚庙堂上才会看到的藩王蟒袍,这是一位曾经被大楚宗室除名的姜姓老人。

    他身材高大,死气沉沉。

    但却是要主动请缨,代姜姒战徐凤年。

    姜姒则是抬手道:“不劳烦诸位了。”

    “此战,当由朕亲自来战!”

    “不可假手于人!”

    话音一落。

    姜姒早已经提剑离了城头,朝着上空之中迈步而去。

    徐凤年见状,咧嘴一笑。

    他自然知道小泥人要干什么。

    身为西楚后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小泥人都是以干掉自己为己任的。

    当然,他知道现在的小泥人已经是今非昔比。

    要打,那就打上一场。

    不仅是给这西楚的满朝文武一个交代。

    也是给已经远去的春秋一个交代。

    徐凤年双手手心抵在北凉刀和过河卒的刀柄上,深深呼吸一口气。

    “来!”

    姜姒手中扬起大凉龙雀,身着帝袍,一身威严的大楚女帝长剑出鞘。

    剑气翻滚,直冲苍穹!

    ……

    远处,李淳罡和叶千秋看着那个拉二胡唱歌的老人踉跄远去。

    再看看上空之中的动静。

    李淳罡道:“这小子功力又有长进了。”

    “真是几天不见,就飞涨不少。”

    叶千秋道:“这俩孩子你打我,我打你,不过是给旁人看的。”

    “这世上的很多人都是如此这般的身不由己。”

    “身份,地位,禁锢在人身上。”

    “人间诸多事,太纷扰。”

    李淳罡道:“所以说,还是自由自在孑然一身的好。”

    叶千秋笑了笑,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

    夜空之中突如其来的战斗。

    让西楚臣民们大饱眼福。

    世人皆知,大楚女帝陛下姜姒是这天下间少有的女子剑仙。

    一个女子,能成为大楚皇帝,还是胭脂评的美人,再加上女子剑仙的身份。

    无疑,可以让世上九成九的男子动心。

    事实上,大楚上下,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俊杰,想要成为大楚女帝的夫君。

    可是,并不是什么人都能配得上大楚的女帝。

    然而,即便是大楚境内没人配得上女帝。

    也不能便宜了徐凤年这个北凉王。

    这是很多大楚男子的共识。

    只见夜空之中剑气弥漫。

    早已经看不清楚女帝姜姒和徐凤年的身形。

    只有少数人,才能看清楚二人到底打的如何激烈。

    ……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夜空之中,徐凤年和姜姒的身形突然出现。

    只见姜姒手中握着一剑,刺在了徐凤年的肩头。

    血花在浸湿了徐凤年的衣衫。

    徐凤年的脸上没有痛苦,反倒是多了几分松快。

    徐凤年看着姜姒,淡淡一笑,道:“这下可以答应我了吧!”

    姜姒目光闪烁,不敢直视徐凤年,只是问道:“你为什么不躲?”

    徐凤年笑了笑,道:“为什么要躲?”

    “这一剑早晚得刺。”

    姜姒轻声道:“傻子。”

    徐凤年朝着姜姒眨眨眼,道:“接下来,该李老前辈和叶大真人上场了。”

    话音一落,徐凤年双眼一闭,竟然直接朝着姜姒怀里倒去。

    姜姒耳根泛红,知道徐凤年根本没晕,只是在装晕。

    她一把揽住徐凤年的腰身,朝着下方城头落去。

    姜姒刚刚落在城头之上。

    四周的群臣就立马有人说道:“陛下剑术无双!”

    “生擒此獠!”

    “理当立即将此獠诛杀!”

    姜姒瞥了那人一眼,不动声色。

    就在这时。

    只听得一道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北凉王徐凤年为中原百姓守着西北大门。”

    “你西楚之臣也得念他三分情谊。”

    “谁要杀徐凤年,就是和我叶千秋过不去。”

    “想动手的,现在尽管试试。”

    叶千秋的声音传遍神凰城。

    顿时惹得西楚的诸位大臣震惊无比。

    世人皆知,当今天下,可称无敌者,唯有叶千秋一人而已。

    叶千秋携手曹长卿在太安城大显神通,让西楚一改颓势。

    可以说是帮了西楚大忙。

    但没有人想到,叶千秋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还摆明了要保下徐凤年。

    ……

    这时,只见先前那名要代姜姒出战的姜氏皇族的老人突然向前踏出一步,走上了城头,朝着左右观望。

    只见他朗声说道:“既然叶真人到了神凰城,那何必藏头露尾!”

    “北凉和我西楚仇怨深厚。”

    “今日徐凤年胆大妄为,竟然敢来我大楚京城放肆,对我大楚皇帝陛下不敬!”

    “理当处死!”

    “叶真人虽然帮助了我大楚一次,但这是我大楚的家务事,叶真人就不要干涉了吧!”

    这时,叶千秋的身形骤然间出现在了城头上空。

    叶千秋朝着那老人看了一眼。

    “你可以试试看。”

    那老人却是一点怕死的模样都没有,直接捏碎了手心一件物品,然后抬起一拳重重锤在心口。

    他本就高大魁梧的身形,突然间暴涨,达到了绝非凡人身躯可以生长而成的一丈四尺高度。

    只见他的身躯金光流溢,犹如一尊战神。

    叶千秋冷漠一笑,道:“雕虫小技!”

    只见那金光闪闪的老人双膝一弯,奋力一跳,居然是朝着空中的叶千秋跳起。

    顺便抬起双臂,朝着叶千秋挥舞而去。

    叶千秋一抬手。

    轰!

    一道无形巨掌压下!

    金色巨人直接朝着下方坠落下去。

    在坚硬的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

    这时,只听得有人愤怒至极,大声怒斥道:“叶千秋,你大胆!”

    “这里是我大楚京城!”

    “由不得你放肆!”

    叶千秋淡淡一笑,看向那人,道:“你是何人?”

    那人朗声道:“本人宋庆善!”

    叶千秋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

    随即,叶千秋朝着那人身旁的年轻人看去,道:“那你就是那个宋茂林了吧?”

    “长的倒是挺人模狗样的。”

    “可惜,你们宋家一门都算不得大楚的忠臣,这里没你们说话的份儿。”

    “滚开。”

    宋庆善和宋茂林二人顿时同时脸色铁青,还要再说什么。

    这时,只见坐在一旁许久不出声的曹长卿站起身来,突然出现在这俩父子的身旁。

    随即,只听得啪的一声。

    宋庆善和宋茂林两父子都各自挨了曹长卿一巴掌,然后直接都横飞出去,重重摔在几丈外的地面上。

    两人抽搐了两下,然后就不动弹了。

    这时,一个老人站了出来,面色难看的指着曹长卿道:“曹尚书!你什么意思!”

    “你竟然联合外人来对付大楚臣子!”

    曹长卿冷漠的看了一眼那老人,淡淡说道:“宋大人,谁是外人,谁是内人。”

    “曹某人清楚的很!”

    “你们宋家在我离京前往太安城之际,勾结燕刺王赵炳。”

    “你们宋家背叛大楚,理当以谋逆罪叛处!”

    那老人面色一白,道:“你血口喷人!”

    曹长卿大手一挥,道:“证据我早已经交给了刑部尚书。”

    “宋大人,退下吧!”

    那老人顿时面如土色,瘫倒在地。

    这时,只见曹长卿上前,朝着叶千秋说道:“叶真人,请下来一叙。”

    叶千秋闻言,落在城头之上。

    曹长卿看了看左右,道:“不知今日叶真人前来,所为何事?”

    叶千秋朗声说道:“我今日前来,只为替北凉王向大楚女帝提亲。”

    “北凉王徐凤年也算是当今天下少有的俊杰之才,和大楚女帝又自幼相识,可谓是般配的很。”

    曹长卿装作一副迟疑模样。

    演戏就要演全套,小泥人的婚事是大事,想要让大楚上下没多少异议,自然需要一番操作。

    这时,只听得李淳罡的声音传来。

    “曹官子,一个叶真人若是不够,再加上我李淳罡如何?”

    话音一落,李淳罡踏剑而来,也落在了城头之上。

    霎时间,城头上下,所有的西楚臣民都傻眼了。

    这怎么回事?

    为了给徐凤年提亲,不但天下第一人叶千秋现身在了神凰城,就连早已经退出江湖的剑神李淳罡也来了!

    好家伙,这阵仗可真不小!

    一时间,那些大臣们也不好反驳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女帝姜姒的剑术就是李淳罡教的。

    而李淳罡,也是西楚旧人!

    这时,只听得曹长卿微微一笑,道:“事关我大楚陛下的终身大事。”

    “自然不能草草决定,还需让我等斟酌一二。”

    “还请二位先到宫中一坐,慢慢商议不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