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 > 第948章 弑王

第948章 弑王

    当林一以天启刺客的身份出现在战场上时,

    驻东王被一个人守着,和被上百个人围着,没有太大区别。

    可能、也许、貌似、应该有机会能发现潜行状态中的伊凛的修士,都被伊凛用高调的开场方式,吸引到远处战场中心。

    穿着特制铠甲、由头到脚只有眼睛、鼻孔三个洞露出来的驻东王,在伊凛眼里,其实和剥光洗净的小羔羊没有太大区别。

    唯一的区别在于,

    穿和没穿。

    “自在法·解构!”

    伊凛轻松穿越人群,无声无息来到驻东王身后。

    只见伊凛手掌上泛着白光,背后隐隐有一轮王座的虚影闪过,他将手按在了驻东王的铁甲龟脑上,不,是铁甲龟壳的头上……算了,都一样。

    解析、计算、分解。

    精钢所铸的铁甲,被片片分解,剥落。

    驻东王直觉沉重的脑袋一轻,这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快感他还来得及体会,便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轻轻压在自己头顶。

    脖子一凉。

    “咕咕咕——”

    滚烫的鲜血大量涌进气管,驻东王发出剧烈的呛咳声——这是伊凛熟悉且久违的割喉手法。

    “东王狗头,天启刺客取走了!”

    伊凛长啸一声,飞身而起,在一群士兵瞠目结舌、痛不欲生中,大摇大摆,扬长而去。

    ……

    ……

    驻东王死了!

    死了!

    莫名其妙地死了!

    突然就死了!

    “呜——呜——呜——呜呜!”

    东王军一方,深谐报信之道的号角兵,吹起了“三长两短”的号角声,那呜呜悠长的声音,如同唢呐的音色,响彻战场。

    战场上虽说局势混乱,人踩人,人挤人,人砍人。

    但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便是,好事坏事,都传得快。

    一旦号角声响起,身在前方的士兵,都会瞬间反应过来,自动将号角声在脑中翻译成相应的情报。

    “东王卒!”

    “东王爷死了!”

    “有的人死了,可他还活着!东王爷大人一直活在小的心里!”

    “东王爷的死,一定是有意义的!”

    “东王爷此生,虽死无憾!”

    因驻东王的死,传遍战场。

    东王军一片混乱。

    在驻东王身死的消息传遍战场的瞬间,东王军每一位士兵,都丧失了战意。

    因为在此刻,他们已经没有了再继续奋战的理由。

    兵败……如山倒!

    反之,

    镇南王一方,气势暴涨,哪怕没有将军的旗令,面对狼狈逃离战场、溃不成军的东王军,他们如打了鸡血似地,一扬缰绳,凌乱马蹄踏出富有节律的哀悼曲,向前冲杀。

    “杀!”

    “屠尽东王猪!”

    “南王爷才是天命所归!”

    “南王爷神勇无敌!”

    “南王爷盖世无双!”

    战场上,双方拼的就是气势,就是口号,就是力量。

    在战场上,在敌我双方并不悬殊的前提下,精神力量,才是第一序列的武器。

    更别提,东王军从军队人数上便输了一头,败局已定。

    ……

    无人注意。

    或者说根本没有人看见。

    乌黑无光的天幕,有一片云。

    一片与夜幕的颜色,融为一体的乌云。

    乌云盖顶,而忽然间,乌云中间无声裂开了一个大洞。

    就像是有人,活活在云层中,捅了一剑,捅穿了天。

    而在那云洞中,风云汇聚,一把巨大的“云剑”,悬在云洞中央,几欲落下。

    ……

    镇南王军营中。

    战报传来。

    驻东王陨落。

    镇南王泡茶的手微微一颤,他用力摩挲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两侧眉头直跳。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胜利,但这胜利来得太快,太轻松了。

    我夏星尘,赢了!

    四王争夺中,他夏星尘,已然胜出!

    征北王,不,现在变成了盘踞在西域的西王爷,败家之犬,已不足为惧。

    如今,

    庆都中,忠于先帝的老臣,已肃清完毕。

    此刻的庆都,是一座空城。

    一座……等待着真命天子莅临的空城!

    他镇南王,注定横扫一切敌,踏上那本该属于他的人皇宝座!

    我,夏星尘,才是那真命人皇!

    “呵,呵呵,嘿,嘿嘿……哈哈哈哈——”

    一开始夏星尘在军帐中压抑着笑,

    可后来实在忍不住了,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畅快。

    这天下,再没有人能阻拦他,坐上那个位置了!

    ……

    帐中传出夏星尘的笑声。

    帐外,

    老先生眉头一皱,眼神深处,流露出一丝不屑。

    人皇宝座又如何,真命天子又如何,要不是杀死真命天子,干涉太大,他身为魔罗殿风护法,可随意杀之,甚至能买一送一。

    格局小了啊。

    唯有长生不死,才是修士的毕生追求。

    老先生风护法,对帐中镇南王发出畅快的笑声流露出不屑的眼神后,他目光凝重地盯着天空中的那把朦胧云剑,轻声道:

    “天剑门那位,无法离开悬空仙岛,而如此凝练的剑意,贯天彻地,剑意未出,便令人不由心生畏惧,这人分明是以本体降临于此……究竟是谁?事到临头,竟然还用这种方式,力保林一?”

    ……

    同一时间。

    黎芊芊与魔罗殿雷护法二人,一老一少,一大一小,身若流光,在千米高空,正朝战场中央飞掠。

    “不好!”

    忽然,

    雷护法急剧停下,瞳孔猛缩,盯着远方黑蒙蒙的天空。

    黎芊芊差点撞到雷护法的背上,幸亏得没撞上,若真撞上去的了,雷护法没事,可黎芊芊这大身子,指不定就给压坏了,揉也揉不回来。她御剑停在雷护法身后,听见雷护法的自言自语,小心翼翼询问:

    “雷护法,什么不好?”

    老妪目光闪烁,指着远方黑压压的天:“在那处,有人以无上剑意,向我们发出警告。”

    “警告?”

    “他的无上剑意,已臻化境,在那人的掌控下,元婴修士以上,修为越高越能察觉到那剑意的可怕之处。他这是在警告,元婴境以上,不得插手,谁若去了,谁死。”

    “嘶…是天剑门掌门至尊!”

    无上剑意,已臻化境,雷护法的描述,让黎芊芊第一时间想到了天剑门那号称无敌的女子。

    “哼,无论是否天剑门掌门至尊降临,若她真来了,我与老伴若轻易下场,便会惹来那人的无边怒火,哪怕是老朽,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接下那人的一剑。纵然那人不是掌门至尊亲临,亦是几乎与天剑门那人比肩的人物!呵,怪不得魔罗大人闭关后,叮嘱我们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主动引起与天剑门的争端,怪不得,怪不得!”

    “那女帝遗宝……”

    “嘿嘿嘿!”老妪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她张口一吐,一柄巴掌大的黑色小剑,从她舌尖吐出,向黎芊芊飘去。

    “既然那人不让我们下场,你身为金丹修士,那人自诩正道高人,不会轻易为难小辈。你只需用老朽的法宝,朝那林一……”

    老妪嘿嘿直笑,浑浊的目光精芒一闪,握紧五指,上下捋动,作出了一个“捅人”的手势。

    “去吧!”老妪笑着:“若能杀死林一,夺来女帝遗宝,老朽与老伴二人作主,共同向魔罗大人举荐,让你成为空置多年的魔罗殿‘圣女’!”

    “是!弟子遵命!”

    黎芊芊接过黑色小剑,神情欣喜若狂,二话不说,领命冲向战场中央。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