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中土游侠传 > 234章 援救乌孙

234章 援救乌孙

    乌禅幕王须的夫人,也就是先贤掸的亲姐姐,自负是日逐王的姐姐,带领长子厉都前去理论。

    僮仆都尉大骂道:“先贤掸不过是单于贬责的狗,抵挡匜朝的献祭品罢了。你乌禅幕部坐视僮仆都尉部众被围攻,却不前去支援,罪大恶极!”他掌掴夫人,差点杀掉厉都。

    十日后,匈奴人的大营传来了战鼓声,万余匜朝骑兵列为五个横队,轮番围攻。乌禅幕部落得一千骑兵在厉都的带领下远远观战。厉都身边是乌孙使者阿渡。

    看厉都有些紧张,阿渡道:“放心,张郁青将军定会遵守承诺的。只要大王子旁观,匜朝军队只会借道而过。”

    厉都道:“不,我不可以旁观。我要为母亲讨回尊严。”

    厉都扬手加入了围歼匈奴人的战斗之中。

    战事已毕。

    张郁青问:“塞北行国,左衽胡族,皆一家乎?六国时,秦之西北有义渠、月氏,燕之北边有山戎、东胡,赵之北边有林胡、楼烦、白羊,如今皆自称匈奴。乌禅幕部落也是为匈奴所迫,此事功过相抵,厉都王子可愿随我前去乌孙,劝汝父王归顺天朝?”

    厉都道:“愿为前驱指路。”

    自开都水草原(巴音布鲁克草原)向乌孙而行,要翻过那拉提山的山岭,自伊列水河谷向西,这里一路攀爬山路,然后下山路,并不顺畅,众人就是心急,也无可奈何。

    阿渡低声吟唱:“载驰载驱,归唁卫候;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尔不臧,我思不閟。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稚且狂;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张郁青道:“这时许穆夫人的大作么?”

    “北狄入侵,卫国亡,许穆夫人载驰归卫,亲自赶赴漕邑。这是公主所教导。恰恰符合我此刻的心情,生死与公主同。”

    张郁青知她心情,却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有尽力催促马蹄。

    终于进入伊列河谷。

    伊列水是天山北最富饶湿润之地。群山在伊列水东方形成了一个夹角,不但挡住了炎热的沙漠,还让伊列水谷地,变成了整个西域最湿润的地方。来自西方的水气在山脉高处变成了云朵,又化为雨雪降落滋养大地,让伊列河畔鲜花盛开,且就算秋冬亦十分温暖。伊列水中芦苇花如同白浪,在风中摇曳,空气中飘荡着牧草的清香。白桦林、针叶林和雪白的峰顶组成了美丽的景色。

    昔日大月氏为匈奴所破,离开河西,来此落脚。百多年前,乌孙击走大月氏,定居在伊列河谷,历经“狼王”猎骄靡、“岑陬王”军须靡、“肥王”翁归靡繁衍成了控弦十万的大国,与五万大国康居并列抗衡。

    乌孙也享受到了大国的小霸主的地位,大宛进贡马和葡萄酒,姑墨诸国进贡奉黄金和珠宝。

    匈奴分兵两路,一部以涿邪王为正,呼揭王为副,大举越过阿拉套山口,入侵伊列水。右谷蠡王、乌禅幕部则自开都水西进,沿着伊列水河谷入侵。此外大单于的执政大臣,郝宿王刑未央与右大且渠、右大将等从单于庭带来的两万骑督战诸部。

    忘忧公主道:“伊列、金薇山、燕然山之间,冬季皆严寒且气候多变。匈奴大军出征,必以十万计人民畜产并行为续。牧民留居冬场细心照顾牲畜的季节。匈奴却强行出征,不顺天时,比遭天谴。”

    七河和夷播海一带,泥靡公开迎接匈奴,自称“单于外甥”,声称翁归靡负约,乌孙唯一的正统昆弥,是军须靡之子——泥靡。

    乌孙肥王率领骑将部连败数役,肥王战死,损失了上万骑,余部撤往热海。这是乌孙的圣湖,神灵护佑的地方。

    赤谷城公主宫室的仆从,身穿甲胄,手持刀剑和弩机,红木墙上堆满了箭矢。奴仆骑射技击已经今非昔比,足以守卫这座赤谷城。元贵靡则率骑将部守卫在赤谷城外围。

    忘忧公主挽起了高髻,戴上了尖尖的乌孙皮帽,衣着华丽,挂满了各种金饰,这是属于乌孙右夫人的盛装,只有这个身份,能让她发号施令。

    左大将道:“康居王命伊奴毒率两万骑兵游弋在夷播海,但是未曾攻击泥靡,大有观战而后定的姿态。”

    大禄道:“泥靡自称狂王,聚六万骑之众,我军只有两万青壮能战,而且这个人数还在日益减少,不断有人偷偷逃离营地,去投奔泥靡,或离开热海,想要远离这场内战。”

    元贵靡道:“母亲你带妹妹弟弟们走吧,我来断后。”

    忘忧公主道:“放弃热海,放弃圣湖,便是放弃信仰,无人跟随吾等,是自求死路。唯有死战,方能求生。”

    乌孙虽是游牧行国,但也有固定的四季牧场,伊列水、热海周边的这片土地牧场是上佳的生存之地。若是放弃热海,乌孙部落大多会投靠泥靡或者匈奴人。五十万乌孙人立刻就是分崩离析。

    元贵靡也明白这个道理,坚定道:“为母亲,为乌孙,我愿死战。”

    若呼翕侯说:“按照军须靡临死前与肥王的约定,继承昆弥之位者当为泥靡。所以贵人之中多有投靠泥靡者。”

    “泥靡勾结匈奴,旧约已废,哪怕他自称昆弥,也是伪王。今日我便按照肥王遗言加冕元贵靡为昆弥。”

    新昆弥继位的仪式,由猎鹰族的巫师来主持。忘忧公主率领众乌孙贵人跪拜太阳。康居和乌孙传说里,天空有蓝色草原名曰“苍唐厄尔”,太阳骑着骏马的引弓者,射出的炙热火箭便是霹雳雷电。乌孙王号“莫昆”或者“昆弥”,便是“一千个太阳”之意。

    荒原舞取出鸦羽冠和白狼皮披风,月氏破乌孙时,用奶水喂养猎骄靡的母狼死后之皮制成披风,用叼着食物来扔给猎骄靡的乌鸦所落之羽所制的羽冠。 这是乌孙王者冠冕了。

    元贵靡高呼道:“我想热海发誓,我向苍唐厄尔发誓,誓死守护赤谷城,夺回伊列水,平定叛乱,向匈奴人复仇!”

    众人高呼:复仇!复仇!复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