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中土游侠传 > 235章 赤谷城之战

235章 赤谷城之战

    乌孙人深信萨满教,猎骄靡的传说,让乌孙人深信狼、乌鸦为神灵,如今元贵靡拥有狼披风和鸦羽冠,还有热海旁的赤谷城,这群乌孙人信心倍增。乌孙人属于斯基泰人种,一个个长相青眼赤须、深目高鼻,头戴尖顶帽子,穿裹齐踝,

    大部分乌孙人不田作,随畜逐水草,蓄养马、羊、牛、骆驼,唯有忘忧公主在赤谷城的臣民耕田筑城,已经体会到了中土文化的魅力,再也不愿长途跋涉,他们是元贵靡身边的中坚力量。

    乌孙王称大昆弥,下置相大禄、左右大将2人,侯2人,大将、都尉各1人,大监2人、大吏1人、舍中大吏2人、骑君1人。如今元贵靡能够聚合的乌孙贵人只有一半不到。

    元贵靡在高台之上,振臂呼喊,其实内心还是忐忑不安。忽然荻诗纵马疾驰而来。

    忘忧公主远远望见,笑道:“鱼鳞龟甲兵到了。”

    “什么鱼龟兵?”

    忘忧道:“大宛有一只职业佣兵,善鱼鳞夹门阵形,结圆盾龟甲阵以防弓箭,号称鱼鳞龟甲军。只要给予钱帛便会为人作战,曾为康居、粟特所募,战无不胜。我便命荻诗携重金雇佣他们,未料不负所望,能够及时赶到。”

    克拉苏的长子普布里乌斯,列兵赤谷城外,军势雄壮。普布里乌斯见到刘平国和孟伯山的军队,乃知是中途机弩阵的支援导致了克拉苏的惨败。

    普布里乌斯没有刘平国想象的那样愤怒,相反他沉静道:“死在战争之中,是军人的荣耀。强者为王,我们败了。”

    刘平国道:“阁下沉稳,保全了三千士卒,安然撤退,临危不乱,在下佩服。”

    普布里乌斯道:“若非我等逆行向东,又如何躲过安息人的追杀。我们北上过卡斯披亚海(里海)至奄蔡,又东渡康居,最后定居在大宛。我们再也回不到罗马了。”

    “阁下可尽情享受大宛国的美酒了。”

    “大宛是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所遗留的希腊士卒的后裔,与我们有相同之处,确实是最适合我们定居之处了。”

    刘平国道:“苏雷纳一战成名,张郁青将军与其交情深厚,或者可以帮助阁下返回罗马。”

    普布里乌斯忽然有些冲动,又叹气道:“罗马如今是凯撒的天下,回去又能如何?没有荣誉的军人是无法在罗马立足的。”

    赤谷城的乌孙部士气大振。普布里乌斯和元贵靡互为犄角,在赤谷城两侧。普布里乌斯的熟练修筑罗马土城营地,在赤谷城外修筑了重木城,重木城就是用两松木修建城堡,木头分为高低两层,高的一层木头向外,低的在里。中间或填土,或空心,上有栈道供人行走。

    十五日后,热海东岸十里外草原上出现黑压压的大军,如同乌云缓缓推进,六万战马扬蹄,掀起了浑浊沙暴。大战的阴云终于来临,所有人都几乎要窒息了。元贵靡安抚着焦躁不安的战马,他所率领的两万骑兵是主力。普布里乌斯率领的三千鱼鳞夹门阵负责守卫侧翼。

    号角震天,泥靡大军分为十三翼向赤谷城迫近,泥靡胯下雪白的西极马,奔驰在各翼,高声鼓动着士气,骑鞯上鞣制的人头皮,彰显他的勇武无敌。元贵靡的主力军却在泥靡大军的压制下逐渐溃散,全线撤退,只剩下三千人退回到赤谷城下。

    乌孙人并不擅长骑射,交战时往往是驻马开弓,然后靠近距离掷出短矛,最后密集队形突袭敌阵。但是普布里乌斯的三千人却不慌不忙结成了龟甲阵,乌孙人无力的箭雨并未对罗马人造成伤亡。密集的骑兵冲击,未料盾牌散开,长矛如林结成拒马阵,疾驰地战马无可奈何撞上了拒马阵,连人带马皆被死在阵前。这群雇佣兵简直就是带刺的乌龟,牢不可破。

    泥靡转连续两日进攻赤谷城,都没有占到便宜。泥靡命令乌就屠一翼运动奔驰加速向刘平国处冲击,刘平国的弩机齐发,蹶张弩如同霹雳,臂张弩箭矢齐射,乌就屠的前锋的马腿都被射断了,尸体累累,而刘平国和孟伯山指挥的军队却毫无损失。泥靡的军队无法攻破罗马的重木城,木梯蚁附更无法击破赤谷城。泥靡夜间带着松木火把和松脂意欲烧掉城门,却遭到中土步兵团的围歼,三日后各部翕侯都对攻城绝望了果。

    月亮在云影之中穿梭,望着泥靡的大营,数日蛾蚁附攻,伤亡惨重,泥靡军队的士气低落,疲惫不堪。

    张郁青在厉都的带领下,翻越盆地边缘的连绵山岗,抵达伊列水上游,沿着河谷进入乌孙地界。一路的草原、密林、雪山、冰川让中土军士目接不暇。眼前的碧绿草原,远处的金黄胡杨,天际的雪山冰川,是那么美丽。

    张郁青望着数十里外的热海和赤谷城,指着泥靡大营,喝道:“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杀!”

    众人手举松脂火把,顺风投向泥靡营地,中秋干草茂密,火势卷向毡帐、牛棚、马厩、草料堆,大营在夜风之中陷入火海,怒火燎原,泥靡军队自乱阵脚。

    这时刘平国的雁翎阵戈矛如林,普布里乌斯的鱼鳞夹门阵缓缓逼近,忘忧公主和元贵靡亲率的肥王残部集结出城进袭。

    泥靡军队溃散了,泥靡突围而去,向西是乌就屠的营地,一同率残军逃到碎叶城。泥靡没有想到是,日后举起屠刀的就是这个同母异父的亲兄弟。

    匈奴人吞不下乌孙,战胜欲归还时,遇上了大雪,匈奴随行的人民、畜产冻死了约十分之九。大暴雨雪,一日雪深丈余,民众牲畜冻死,生还者仅十分之一,其精锐几乎丧失殆尽。

    张郁青追击,发现暴风雪中,匈奴最精锐的战士冰人一般伫立,诡异而恐怖。浦奴王自戕而死,一名女子还双手再为他的喉咙止血。她也冻死了,应是浦奴王最心爱的女人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