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 第五百八十章 善良

第五百八十章 善良

    姑夫翘着二郎腿,坐在座位上嗑瓜子,一边对夏凉翻白眼。

    “你说你这么大人了,在外面混了一年,好不容易回趟家,看你大伯,也不给带点礼物?白吃白喝的合适吗?你的孝心呢?”

    夏凉皱了皱眉,东西他自然是带了,姑夫得理不饶人,阴阳怪气道。

    “你大伯大姨,以前真是白疼你咯!”

    夏凉眉头一挑。

    大伯闻言皱起眉头。

    “说的什么话?好歹是大一辈的人了,还和小孩计较,行啦,让孩子买什么礼物?夏凉在外面打拼很不容易,哪有那么多理?能回来看看大伯,大伯就很高兴啦,哈哈哈~~”

    大伯笑得一脸慈祥。

    姑夫却不依不饶。

    “要我说啊,夏凉他们这代年轻人,真是太成问题!目无尊长!缺少礼数!你自己看看,这几年了才回来一次,他连个礼物都没有准备,更别提准备多贵重!你大伯以前白疼他了。”

    夏凉也是有些烦了,这纯粹是姑夫抓了他一个小错,不依不饶,还顺便给自己难堪。

    有一种亲戚就这毛病,倚老卖老,道德绑架,动辄就高高举起道德的大棒,对年轻人施加道德审判。

    张嘴闭嘴就是这代人如何如何,明明自己道德水平低下一逼,还喜欢站在道义制高点上动辄批判年轻人。

    回来少?不孝!

    结婚晚?不孝!

    没带重礼?没给晚辈大红包?不孝!

    他们的理数特别多,年轻人动辄就被扣帽子,弄得越来越不敢回家了。

    夏凉吐出一口气。

    “姑夫,你给我大伯准备什么礼物啦?”

    夏凉挑了挑眉。

    “说来我听听。”

    姑夫没想到夏凉敢还嘴,眼睛一瞪。

    “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呢?没大没小!”

    夏凉撇撇嘴道。

    “这跟辈分没关系。既然你教训我,说我礼物不够,就是对大伯不孝顺,那你带来什么礼物了?”

    姑夫脸色一僵。

    尼玛!

    他能带来什么礼物?

    一袋子鸡蛋+一箱牛奶而已!

    他算是家里最抠门的亲戚了!

    每次上岳父家,都恨不得不带礼物,空手套白狼,白吃白喝一顿。

    之所以数落夏凉,还不是为了树立起自己高大上的形象,好蒙混过关?

    这点礼品,说出来都丢人!

    姑夫脸色一僵。

    “哈哈,我当然给你大伯带了重礼过来,你个小孩子家,别东问西问!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夏凉却一环套一环。

    “我就问,你给我大伯买什么了?咱别的不敢说,我准备的礼物,一定比你的贵3倍!”

    全家一听,都炸了锅。

    我去~~

    这夏凉,真是不虚啊!

    无论你买什么,我都比你贵三倍?

    这也太牛逼了!

    姑夫脸色憋地比茄子还青紫,猛然站起来,指着夏凉的鼻子道。

    “你,今天是翻了天是吧?成心要给你姑夫难看是不是?”

    姑妈也帮着姑夫一起数落夏凉。

    “夏凉你怎么说话呢?赶快给你姑夫道歉!”

    夏凉淡淡道。

    “是他,先没完没了,姑夫,你从来都是家里最抠门的那个!以前过年,你给大家拎的东西不都超不过1厘?还有脸在这里教训我不够孝顺?”

    当着全家人的面,姑夫肺都要气炸了。

    他自认为也算家里有头有脸的“领导”。

    属于本事不大,脾气很大的那种,在家里从来做不上什么贡献,但挑三拣四很有本事。

    “今天谁也别劝我!”

    姑夫气得跳脚。

    “你不是说我从不给你大伯送好礼吗?我今天就让你小兔崽子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有钱人!”

    他气哼哼下楼了。

    没一会,他冲了回来,抱着一个大箱子。

    大伯连忙劝道。

    “大过年的,你们不许吵架了,来了就一起吃饭,不要你们的礼物。”

    姑夫冷笑一声。

    “今天就让夏凉这小子长长见识,知道知道他姑夫的牛逼!”

    他打开箱子,居然是整整一箱子茅台,而且是这些茅台看起来就颇有年代感,应该至少几十年了。

    全家人,都震惊了。

    “天啊,这是什么东西?”

    “茅台?还是年份酒?”

    “现在茅台价格可是一飞冲天啊,光是这些茅台,就价值不菲啊。”

    “是啊,姑夫今天是下血本了?这么有钱了?”

    “哈哈,看到没有?”

    姑夫得意忘形,呵呵冷笑道。

    “你以为我是什么?我刚才拎的只是开门礼,这才我送的真正过年礼物——整整一箱子,40年茅台!1980年的!”

    他挑衅地看着夏凉。

    “小子,你知道现在一瓶新茅台多少钱?1980年茅台又值多少钱?”

    全家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80年茅台?”

    “整整一箱?”

    “新矛台都卖3000一瓶了,天啊,这该值多少钱啊?”

    姑妈姑一听,急眼了。

    一把按住那箱茅台,骂道。

    “侯志国,你还没喝就多了吧?这茅台这么值钱,怎么能送礼?咱们不都说好了,送礼不超过1厘吗?”

    她说完,突然觉得周围一片寂静~

    姑妈老脸一红!

    坏了,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姑夫一脸老谋深算,压低声音道。

    “你哥这么好说话,就算咱们送出去,回头你再要回来不就行了?你以为我真的送啊?再说,这是我们单位领导让我买的,我哪有这么多钱?”

    姑妈恍然大悟,大拇指!

    自己老公是单位领导司机,急中生智居然想出用领导的毛台,装自己家的逼!

    妙啊!

    以大伯的善良,今天装模作样装孝顺送出去,下午亲戚们走了,自己再要回来!

    妥!

    太妥当了!

    姑妈一转脸,也开始了表演!

    “哈哈,你们看我,这忘性大啊,这是我让他给哥买的!”

    大伯大姑面面相觑!

    自己这妹妹和妹夫他们是知道的,在这一家人从来都是最抠门的,这么多年,上门都是白吃白喝,哪有这么贵重的礼?

    二姑夫豪横的看着夏凉。

    “看到没?小子!见过钱吗?知道现在毛台多少钱一瓶?30厘!40年毛台,一瓶就要6分了!这一箱12瓶,多少钱?越是成箱的,价格越贵,懂吗?这个数!”

    他豪气万丈,伸出一根手指!

    “1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