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开局秒杀一只军团 > 第516章 传位之事

第516章 传位之事

    “那不就结了吗,所以华神医绝对不能向曹丞相提起给他开颅做手术的事情,否则这话出口之时,便是你人头落地之日。”

    华佗闻言后退几步,其额头的皱纹缝隙中已经渗出冷汗。

    他顿觉背脊发凉,同时感到心中一阵后怕。

    良久过后,深深地向洪天宇拜道:“多谢洪侯提点,洪侯真的是救了老朽一条老命啊!”

    洪天宇连忙将华佗扶了起来。

    深受上一世九年义务教育的影响,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已经深深烙印进了他的骨髓里。

    这些老人动不动就是跪呀跪拜呀拜的,他怕折寿。

    他含笑道:“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神医不用行此大礼,这边也没什么事了,改天我再来拜访!”

    华佗连忙回应道:“哪里,只要不嫌弃寒舍简陋,侯爷随时可以过来坐。”

    与华佗辞别,洪天宇又叮嘱黄忠几句,这才离开。

    一进屋,他的管家就告诉他,曹操派来的下人已经在府中等候多时了。

    “侯爷!”那人见到洪天宇,便急急迎了过来。

    洪天宇应了一声,随即问道:“丞相找我有什么事吗?”

    “丞相让我给侯爷传话,他在府中摆老虎宴,请侯爷务必过去。”

    “现在?”

    “是的,我过来的时候曹公子已经吩咐下人在做了。”

    闻言,洪天宇笑了起来。

    看来江夏的战报已经传到许昌了。

    不过,等自己回到西陵,是不是也应该设宴犒劳犒劳麾下的英雄呢?

    “辛苦了,那你回去告诉丞相,我换套衣服就过去!”

    说话的同时,洪天宇摸出了一锭碎银子递给了传话人。

    “天这么冷,辛苦了,拿去喝茶。”

    然后往内室走去。

    捧着银子,传话人感动不已。

    他想不到位列大将军的洪天宇,竟这般和蔼可亲。

    在此之前,他沿路通知了好几位官员,对方可是连正眼都没瞧过他。

    捧着银子从侯府中走出来后,他才小心翼翼地揣入怀中……

    丞相府,会宴大厅。

    “来来来!今天的主角是冠军侯洪天宇,你们的洪侯爷!”

    “大家敬他一杯,谁不一碗干,就是不给我曹孟德的面子。”

    “你们可要注意了,能吃上这老虎肉,喝上这老虎汤,你们得感谢你们的侯爷。”

    “因为这大老虎,平时我都不舍得吃,你们是沾了他的光!”

    宴上,洪天宇看着曹操满脸通红,端着盛满酒的陶碗,不住地吆喝着,不由摇头苦笑。

    每逢宴会,这家伙仿佛都会一扫平日的威严,率先醉晕,与所有人打成一片。

    但只有洪天宇知道,其实小曹酒量好得很。

    他甚至在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想把所有人都灌醉,然后听对方酒后吐真言。

    “冠军侯年轻有为,动动手指就让孙权精锐尽损,实乃我等楷模啊!”

    “洪侯爷人在许昌,却能将孙权的十数万大军打得屁滚尿流,真是厉害至极,厉害至极啊!”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这句话用在侯爷身上,那是再贴切不过了!”

    “……”

    面对群臣的恭维之言,洪天宇十分友好地回应着:

    “哪里哪里!”

    “客气客气!”

    “岂敢岂敢!”

    “……”

    一圈下来,洪天宇肚子中仅有的几个叠词,交替用了好几次,最终才转到曹操身上。

    “小洪呐,每次一喝酒,我就会想起当年在小酒馆里面的咱俩!”

    “那丞相记得最清楚的是什么?”

    “哈哈哈哈!当然是洪老板意气风华,指点江山呐!”

    “是吗?哈哈哈哈!”

    洪天宇一碗酒下肚,心中不由暗自腹诽,这糟老头子坏得很,又在撒谎了。

    你记得最清楚的,不应该是每天被我骂的狗血淋头么。

    酒过三巡,群臣们各自交头接耳。

    曹操似乎也真的有些醉了,他攀住洪天宇的肩膀,摇摇头,小声道:

    “小洪呐……我这头疾……是越来越严重了,我怕……”

    洪天宇则笑了笑:“丞相哪里话,丞相英朗无匹,傲冠九州,阎王老子哪敢收你!”

    “你小子……不地道!我们俩在这里说悄悄话……说真心话……你怎么能拍我马屁呢?”曹操把眉头皱得老深。

    “丞相你误会了,我当然是在跟丞相说真心话,在我心里,阎王爷绝对不敢收你!”

    洪天宇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有些悲伤。

    历史上曹操死于220年,也就剩下十年左右的生命了。

    曹操死于头痛,而其实根据后代分析,曹操应该是得了高血压。

    根据后世曹操留下的遗令,第一句话便是:“吾夜半觉小不佳,至明日涎粥汗出,服当归汤。”

    高血压早期的症状便是头痛,到后来逐渐变为心悸气短,严重了就会危及生命,直到后世都是难以治愈的重大疾病。

    华佗以开颅做手术的方法,要给曹操治病。

    作为古时的神医,华佗的医术是毋庸置疑的,说不定他真能借此治愈曹操。

    原本刚刚劝完华佗,不要给曹操做开颅手术,可是出于对曹操的感情,洪天宇又希望曹操能够多活些年。

    内心一时陷入纠结当中。

    “嗯……你这样说就有点可信度了……那我也告诉你……”曹操指着自己的头,“不但病让我头疼……还有一件事让我也很头疼。”

    说着,他的头似乎真的疼了,他又使劲地甩了甩头。

    “什么事?”洪天宇不由问道。

    曹操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堂下的曹丕和曹植,转而又对着洪天宇,如同说悄悄话一般:“我那两个儿子……天天明争暗斗……我表面上装着不知道……其实一直看在心里……”

    洪天宇回应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也看出来了。”

    曹操忽地又凑近了些:“那你觉得,我的位置应该传给谁?”

    “当然是传给曹丕。”洪天宇想也不想的说道。

    “而且最好现在就宣布,以后就要把位置传给曹丕,不让曹植有半点的希望。”

    听到洪天宇的话,曹操不由皱起了眉头。

    洪天宇现在是曹丕的老师,偏向曹丕,倒也情有可原。

    可这样说话未免有失公允了。

    但他还是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不这样做,曹植会死。”

    洪天宇说完,曹操顿时瞪大的眼睛。

    “此话何讲?”

    听到洪天宇的话,曹操整个人都被吓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