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成大佬的心尖宝 > 第150章 眼里只有她

第150章 眼里只有她

    杜家里,杜清扬正在努力奋斗。

    努力啥?

    赶工配制治疗皮肤病的药膏。

    一整天,杜清扬哪里也不去,就宅在家里制药膏。药膏味弥漫了整个杜家小院,杜家人感觉吃饭也尝到了药膏味。仿佛,吃的就是药膏。

    傍晚,赵紫到访。一闻到满屋子的药膏味,立即竖起了大拇指。“清扬,你果然是做生意的料子!”

    杜清扬一愣,抬起头疑惑地望着赵紫。怎么,多人皮肤过敏一事,她也知道了?难道,省城里也有类似的患者?

    省城里类似过敏的患者并不多,主要还是集中在乡镇一带。赵紫今天回三南村,也是为了采访记录这事情。忙完了手上的活,就来探望杜清扬了。

    三南村和附近的乡村,患上皮肤病的村民可不少。所以,一看见杜清扬在配制药膏,赵紫就想起了皮肤过敏一事。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像是流行病一样。但是,患者都不具有传染性,不符合流行病的特征啊。

    作为一名医者,杜清扬更希望看到的是大家都健康,并不想赚这种钱。只是目前药膏紧缺,为了减轻患者的痛苦,她必须把药膏赶着配出来。

    “事情太蹊跷了,我得去派出所一趟。”杜清扬想来想去,还是请警察出面调查。

    “不用去,警察同志已经介入调查了。”赵紫采访到的书面材料,也会给警察提供一份。

    那就好。杜清扬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埋头干活了。

    “清扬。”项志行也来了。

    杜清扬抬起头,赵紫转过脸,两人的目光齐齐看过去。

    项志行的目光只落在杜清扬的身上,他的眼里只有杜清扬一个人,直接把旁边的赵紫忽略了。

    “志行哥来了?”杜清扬很随意地回应了一句。项志行天天都会来找她,在服装店、服装厂、仁心堂或者家里,都能看见项志行的身影。杜清扬已经习以为常了。

    赵紫咬了咬嘴唇。杜清扬喊志行哥喊得真是自然啊,她怎么就喊得那么别扭呢?

    “我帮你磨草药。”项志行也十分自然,已经把杜家当成自己家了。上前拿过杜清扬手中的草药,往石磨里一放,就推磨了起来。

    杜清扬拿来两只盆子。一只盆子往石磨边一放。一只盆子盛上水,偶尔往石磨里注水。

    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赵紫在旁边看着,感觉自己是多余的。

    “清扬,我也帮你。”赵紫走上前,想搭一把手。让自己融洽进去,就不会尴尬了。

    还没等杜清扬回应,项志行已经拒绝了。“不用了,我们一向是两人搭档的。”

    项志行还真的毫不客气啊,赵紫想不尴尬都难了。

    不过,项志行说的也是实话,两个人的工作,突然多出一个人,不是添乱吗?

    “志行……”赵紫还想说些什么,志行哥的“哥”字还没有喊出口,就被项志行打断了。

    “赵姐,你先回去吧。”项志行是真的嫌赵紫在这里碍事。他和清扬两人独处不好吗?为啥要多出一个人来?既然赵紫不醒悟,就直接赶她走吧。

    赵姐?赵紫的脸沉暗了,身体晃了晃。她很老吗?竟然喊她姐?她比项志行大不了几岁啊。

    一声赵姐,赵紫的心情尽毁。

    项志行来之前,赵紫是准备告辞了。不过,一看见项志行来了,她就想多待一会儿。跟项志行多聊几句,拉近距离。杜清扬和项志行如此熟悉,不就是因为经常见面聊天吗?

    赵紫扫了两人一眼,看着两人默契的样子,心里燃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怎么觉得他们两人很般配呢?

    这个念头一出,赵紫赶紧摇晃着脑袋。想什么呢,他们两人都还是孩子,哪懂男女间的事情啊?不过是两人都在三南村生活,接触多了自然就熟悉而已。赵紫虽然是三南村人,但是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三南村生活了,跟项志行没有接触。

    对,杜清扬还只是个孩子,不会对项志行有心思的。项志行亦然,不过是在帮助杜清扬而已。

    而她,赵紫是成年人了,她懂!她还可以等项志行长大!

    赵紫在自我安慰着,很快就调整了情绪。

    杜清扬在埋头干活,没有察觉到赵紫情绪的变化。

    因为安威的提醒,项志行对赵紫留了一个心眼。一边在忙碌,一边偶尔用余光扫向赵紫。

    这个记者怎么还不走啊?难道是他的话还不够明确?

    项志行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赵姐,你出去记得把门关上。”

    又喊了一句赵姐!赵紫好不容易才调整好的情绪,又瞬间跌到了谷底。

    赵紫不知道,这是项志行故意的!都喊赵紫做姐了,赵紫就不好意思再喊志行哥了吧?

    还真是,从这以后,赵紫真的没有再喊过志行哥了。

    片刻之后,赵紫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她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不想再听到赵姐这个称呼了。

    赵紫一走,项志行当即咧嘴一笑,无法掩饰心中的愉悦舒心。

    “干嘛那么开心?”杜清扬疑惑地看着项志行。这家伙,怎么无缘无故笑了呢?

    “干活开心啊,跟清扬一起干活最开心了!”说完,项志行笑得更灿烂了。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漾起了点点星光。

    ……

    杜清扬抬眼望天。这家伙,不知道帮她干活是没有工资的吗?被剥削了还高兴?真是脑子进水了。

    “那你天天来免费帮我干活。”

    “行,没问题。”项志行恨不得长住在杜家呢。

    杜清扬也笑了。有长期的免费劳力,真开心啊。

    翌日,杜清扬把刚刚配制好的药膏送去仁心堂。不多久,就被抢购一空了。

    “还好,我提前给自己留了两支。”丁浩源有几分得意之色,他真是先见之明。

    “你还没有治愈?”杜清扬疑惑了。

    丁浩源患的只是简单的皮肤过敏,涂一两天药膏就能治愈了啊。怎么三天过去了,还没好?这没道理啊。

    杜清扬伸手撩起丁浩源的手袖,一看,手臂上的皮肤有黑斑也有红斑,那是反复过敏的症状。

    “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去捡垃圾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再捡垃圾了!”

    丁浩源哭笑不得。他真的没有再捡垃圾了,他也不知道为何手臂的皮肤会反复过敏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