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江湖游 > 镇远疑案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个朋友

镇远疑案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个朋友

    在卓弘把所有人都集合起来的时候可没少被指指点点,如果不是于沙没有跟他们下命令恐怕早就不能蹦蹦跳跳的了。

    但众人见到半身都被血渍沾上的山子提着一颗人头出来的时顿时鸦雀无声,整个峡谷除了流水之声与风声只剩下了众人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

    山子走到卓弘的旁边拍了下他的肩膀接着就把手中的头颅丢在了众人的面前。

    瞧着于沙的头颅滚落到脚边,站在队伍前在匪徒里颇有名望的人双腿都开始打颤,更有甚者身体突然就软弱无力倒在了地上。

    “和他们讲讲咱们的规矩。”

    “好的,白大哥。”

    ......

    等到两人出山谷的时候刚才站在峡谷里的人都直接少了一半,山子在马背上玩着水壶和卓弘有说有笑,但在后面跟着的匪徒们却是心事重重。

    刚才所有人都见识到了山子的手段有多狠,一半的人说埋就埋了,就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现在还跟在山子身后的十几个才是没有犯事儿的,虽然他们不用接受官府的制裁,但今天的这一幕恐怕要永远的烙在脑海里了。

    等到队伍来到绿洲的大门口那位身着鲜红铠甲的将军早就在大门口等着山子的凯旋了。看着山子带着如此多的匪徒归来心中不由得产生了敬佩之意,不愧是龙虎卫的人,这么多人只需要两个人就能搞定。

    “这些人劳烦将军带走,这些人嘛我希望将军能放过他们,毕竟生活所迫,以后这片地区都不会出现这种匪徒了。”

    “谨遵的大人命令。”

    那位将军最后留下了十七个山子钦点的人,其他的人不是下半辈子都要在牢里待着就是等着自己的死亡通告。

    “卓弘,你带他们下去吧,我要休息了,这几天实在是累死我了。”

    “没问题,白大哥。”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山子才伸了个懒腰起床,如果不是楚风叫的话恐怕还要睡上一整天。

    “村长们来了。”这是楚风把山子叫起来的理由,瞧见山子还是一脸的倦意楚风也十分理解,这几天来恐怕也只有自己能和山子这般强度比一比了,如果不是没时间休息肯定要直接睡个两天舒服舒服。

    “这些人你都处理好了?”

    “还没有,其他的分队还有一些细则都要和村长们商量,包括当地的官府也要去沟通。”

    看着楚风眼睛周围的黑眼圈山子说道:“你们这里管事儿的是文安城吗?到现在我还不知道管你们这里的是哪儿。”

    “一半是文安城管,一半又是安广城管,所以这个处理起来非常麻烦。”

    “嗯,那这个给你,你现在就骑着我的马去这两地儿把事情告诉他们,如果说要什么手续这个腰牌拿给他们看。”

    山子从兜里掏出了龙虎卫的腰牌给了楚风,看着这做工如此精细的腰牌楚风也收下了,但对山子的真实身份又产生了怀疑。

    “拿去别搞丢了,务必保管好,丢了那可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事儿。”

    “明白,我一定保管好。”

    “那就快去快回吧。”

    楚风便立马的骑着‘萝卜’离开了绿洲营地,也告诉了山子他最多会在四天之后就回来,如果没有那就多半出事了。

    见楚风如此谨慎山子也就放心的去见了几位村长,现在这绿洲周围的匪徒窝点都被清理掉也算是还了这片地区的一片安宁。

    “多谢白少侠了!”

    “多谢白少侠!”

    村长们见山子进来立马的站起身来朝着山子鞠了个躬。

    “不必如此,惩恶扬善我辈义不容辞。”

    “白少侠可谦虚了,你可是处理了困扰了我们许久的匪徒问题,也间接救了不少人性命,不然以后还不知道得有多少人要丢了性命。”

    这话是丙村长说的,说话的时候还看着站在山子身后的卓弘,毕竟他以前还是匪徒队伍的老大,也是仅存下来的两位大哥之一。

    “丙村长说的没错,白少侠还是别谦虚了。”

    “那我也就接受各位村长的夸奖了,但咱们先聊一聊接下来的问题吧。”

    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山子都没有开口,而是背后的卓弘一直在和四位村长沟通,因为他也不知道细节到底是什么,这个方案虽然是自己提出,但所有的规划都是楚风和卓弘两人做的。

    一个时辰之后这位以前是匪徒头子的卓弘也算是赢得了四位村长的一些信任,而卓弘也给足了四位村长面子,不论怎么说这片地界有今日这般安宁卓弘也有非常大的功劳。

    “那就静候白少侠佳音。”

    “好。”

    等四位村长走了以后的卓弘就坐在了山子身旁一脸猥琐的说道:“白大哥,我刚才的表现还是不错吧?”

    “不知道,我根本没有听你们在谈什么。”

    “......”

    山子现在想的只有回去休息等着楚风回来的消息,到时候自己也得启程了。

    “对了,刘走怎么样了?”山子刚想回去休息突然想到了现在这营地里还有另外的一个大哥刘走。

    “刘走没什么问题,也恢复他自己的状态了,前几日可能有些没想通。”

    “那就没事了,毕竟他以后也还要管这么多人。如果我在的时候他有什么事儿记得和我说。”

    “明白。”

    山子一睡就是一天,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的晚上,这一觉才让山子真正的睡舒服了,以前在外面不是被人叫醒就是风餐露宿,哪有今天这么痛快。

    刚推开房门山子就瞧见刘走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坐着。

    “刘大哥?你怎么在这儿?不去磨合磨合以后的新队伍?”

    刘走听见背后山子的声音立马就站了起来朝着山子鞠了一躬道:“白爷,我最近日思夜想,恐怕我不能胜任这个位置。”

    山子先是有些不解然后笑了笑道:“怎么不能胜任?要知道你以前也是管这么多人的。”

    “这话虽然说的不错,但我的队伍情况白爷你也知道,我实在是没有心思再去管理这么多人了。”

    “那你想干嘛?”

    山子转身后回到房间端了一张凳子出来让刘走坐下,自己却没有坐门口的小凳子而是坐在台阶上。

    “我想回自己的村子...”刘走这话说的十分小声。

    “想好了?”

    “想好了。”

    “那就回去吧。”

    刘走顿时就连忙朝着扇子的道谢,本来以为山子是不会同意的,因为留在这里的人卓弘都和自己说过了,算是一种赎罪的方式,但自己这个罪还没有开始赎,就要离开恐怕没有这么合适,所以和山子说这话就没有想到他能答应。

    “不过记住了,我们的规矩你懂得。”

    “明白白爷,以后我一定老实本分,多帮助别人。”

    “那就行,你给卓弘打声招呼就可以收拾东西走了,马厩里的马你也牵一匹吧。”

    “多谢,多谢白爷!”

    看着刘走的背影山子还是有些担心,但从这几天甚至那日在刘走的营地和他们交谈之间山子也是抱着一股期望,希望他别辜负了原谅他的这些村民。要知道这些人能在这里做这片地区的护卫都是山子和几个村长商量了许久他们才同意的,不然早就被官府带走了。

    当刘走走出营地的大门时山子和卓弘站在门口一同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看的卓弘心里不禁有些伤感,因为刘走是唯一一个在这一行里给了他同等尊重的老大,也算是对自己不错。

    “以后多去看看他,你应该知道他村子在哪里吧?”

    “嗯,明白了白大哥。”

    刘走离开后山子就一直在绿洲里闲逛等待着楚风回来,而期间也时不时有村民来这里看看多年都未曾瞧见的绿洲。

    到了约定的时间楚风也顺利的回来了,不过还带回来了两个文件让周围村子的村长签名,一个是文安城的,一个是安广城的。

    “唉,白兄弟,你这个腰牌到底是什么来头,那城里的县令老爷见了都差点要给我磕头了。”

    这是楚风回来之后对山子说的第一句话,从那个身着鲜红铠甲的将军开始楚风就有点好奇山子的身份了,拿到腰牌去到两个地方的府衙之后就更好奇了。

    “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是吗?那你这朋友在朝廷的位置一定很高吧。”

    楚风还特意的用右手比在了自己的头上。

    “看上去挺高的,但实际我也不知道。”

    “是...吗?”

    “我骗你干嘛。”

    “好吧。”

    “休息一天吧,咱们明天就出发去最西北边儿看看。”

    “好。”

    山子直到隔天中午才叫起楚风一同出发,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了卓弘把剩下的事情安排好,自己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好的成果。

    “记住了,现在你们就是这里的护卫,要知道自己做什么。”

    “我肯定能知道,咱们现在对待除了那些恶人以外的人都会像自己的父母一样。”

    “特别要记住,你们有今天是这些村民给你们的。”

    “明白!”

    交代完事情山子和楚风就启程了,毕竟还有很长一段路走。

    “今天天气不错,咱俩也休息了不少时间,晚上就别睡觉了,第二天再找落脚点。”

    “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