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女主她不是人 > 都133章

都133章

    “我们四个好久没有这样安静做在一起了。”秦特黎苍老切绅士的声音缓缓在嘴里吐出,“爷,说起来,我还比你年长几岁。”

    “出息。”时间是一个好东西,如今的九烨不在时一身戾气,而是被时间沉淀的威严和平静,更加多的是那临危不乱的稳重。就连他惜字如金的他,现在也可以和那些老头老太太一样,闲来聊几句。

    “我们赚那么多钱,也没有一个继承人,你当初为什么不娶一个?”

    “嗯……”秦特黎拉了拉身上的被子,眼睛模糊的视线看着拿两块墓碑想了想才摇头一笑:“我就信你。反正我们死了,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干嘛娶一个回来闹心。”

    “早说,你们三个都没有娶,我娶算了怎么回事?”

    “是啊……都没娶。”九烨声音有些沙哑,怀里的猫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你死晚点,我怕没人埋。”

    “爷,说实话,真没意思,我这一生。”秦特黎没有接他死的话,他只知道,那些天过度的透支,现在能活到这个年纪已经是一个奇迹。

    可最近到他越来越嗜睡,有时候一天只有一两个小时是清醒的,今天看起来精神头特别好,非就要来这里坐,都是一百个年头的老人了,什么事情不清楚。

    “你要是死了,我也不会独活,不然自己一个人更是没有意思了。”

    九烨唇角微微上扬,没有在说什么,缓缓闭上了眼睛。

    许久后。

    手无力在总裁身上滑了下去,秦特黎呆呆地看着,吃力地坐了起来,给他拉拉拉身上的毯子,低着头喃喃自语:“烨……说实话,真没意思。”

    “真没……意思……”他说着,说着,身体软绵绵坐到了地上,头靠在九烨大腿上,也缓缓闭上了眼睛,微微上扬的唇角溢出了鲜红……

    ————

    时间空间。

    竹柒乍然睁开眼睛,一段既然猛然在他的脑海播放,可能是和记忆一起的还有一股寒冷的灵力冲进身体,让她整个身体都有些受不了。

    她记得上次她想待阎君去自己的逍遥岛,随即就失去了意识。

    现在……

    倒底是又睡了多久……

    “小……”阎君一席白衣偏偏而来,可还没有靠近,时间空间撕开一条缝,黑色的包裹在斗篷的阎君刹那出现,尾巴将灵气慌乱的竹柒抱了起来。

    他给那么多灵气竹柒的身份不是无条件的,分身就是分身吸收不了那么多。

    届时只能反到本体身上,这样他就可以准确无误找到小东西的本体。

    只是这个地方,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转头看着停住白衣的自己,抬手在祂面前抚了一下,这些年的记忆一一出现在脑海里,眉头皱起又松开。

    还好!祂还是爱自己的。

    “要……要带走了么?”白衣阎君眼神暗了暗,微微低了头,看着祂怀里有些神智不清的小东西。

    祂……祂是在吃自己的醋?

    “时空有一条漏洞。”黑衣阎君说我,就要讲竹柒带离开了这个世界。

    逍遥岛。

    离开了时空空间,她身体的机能,继续启动。

    阎君的灵气也被她一点点吸收,化做己用,阎君再次倒是听话了许多,乖乖陪着竹柒好久。

    然而,一天。

    炼丹师给她检查身体,犹豫地看着竹柒开口:“小君,自己胃口如何?”

    “孤最近未有进食,到感觉有些味淡,舌干。”竹柒靠在斜椅上,有些慵懒。

    “小君这次若是想要小君顺利落地,可是要好生休息了。”丹师缓缓开口。

    竹柒怔了一下,随即想了起来,跳下地就像外面跑去。

    她乖乖出关,最后一次发生关系丹是那个白衣偏偏丹阎君。虽然不知道睡了多久,现在有了孩子也是神奇。

    祂终于赢来她新的孩子,终于在阎君同意下有了孩子。

    祂要去告诉阎君,祂们又有孩子了。

    “小君!你身子上未恢复,莫要乱……”

    开心之余,依稀间,祂听见丹师的声音,可祂一心只想去找阎君。

    踮地飞起,穿过一片片山谷,中途还碰见即将渡劫的梨。

    飞行大致一个时辰,远远就空间那抹熟悉的身影,平时,祂看见了非要远远喊上一句。可想到自己里的孩子,心想着,等下要问问,如果祂不愿意,祂就躲起来自己生。

    降落靠近,在距离一千米的时候,祂的脚步一顿。

    那一抹黑色的身影是她在熟悉不过,可祂的视力何其之好,黑色的斗篷宽大如同坚不可摧的羽翼,紧紧将祂那个心爱之人户在羽翼之下。

    竹柒本来就受了伤,现在即使吸收了阎君的灵气,也没有恢复,如今还有了孩子,这一刺激,她整个人的灵气就开始乱撞,世界摇晃,恨不得上去杀了她。

    可是她冲击过的时候,阎君怀里的那一抹红色已经看见,转头看见竹柒,阎君眼里飞快划过一抹不安。

    “交、出、来!”竹柒一字一顿说出,看着阎君的眸子再烨没有一丝爱恋。有的只有无尽的陌生和疏离。

    阎君抿了一下唇,没有打算解释,只是静静问了她一句:“你可还信本君?”

    “不交?”竹柒冷冷看着祂!心口的地方因为过于生气,一起一伏额间青筋暴起,显然是在极力压制自己的脾气。

    可祂现在的理智一点点被怒气吞没,气息一下子不稳,灵气倒流,灵气暴动一口血吐了出来,小腹一疼,一条无辜生命就这样失去了。

    “小东西……”阎君快步过去,将人保住,可竹柒一把把祂推开,狠狠给了祂一巴掌,抱起他的手一口,用力之大将阎君的手臂都咬下了一块肉。

    阎君紧抿着唇,哼都没有哼一声。另外一只手轻轻将人抱进怀里,视线落在她赤红的裙摆上,狠狠闭上了眼睛。

    又……一个……

    那该死的女人!

    一刻钟前。

    阎君在逍遥岛上修补坏掉的境界,而,祂是知道竹柒怀孕了的。

    可他没想到因为这个时空漏洞,那边在度过一世的时候,一缕残魂反了回来,没想到很被发现,有是这个女人!

    真是容易让祂杀心。

    感觉怀里颤抖的小人,祂咬着牙狠狠抽回血肉模糊的手,冷冷开口:“君妻不尊供主在先,不受缔结在后,实属天道不容,念在年幼无知,易改心性。”

    “念!”说到此,祂深深压了一口气,声音更沉了几分:“初犯,规矩不可废!罚!贬!”

    说罢,在竹柒木木,不再反抗的目光下,一个白色发阵出现,将她笼罩在里面。

    竹柒面无表情,就像一个被抽灵魂的木偶,这一幕,她预知过,原来!原来!还是在骗自己。

    祂看着祂,有些那张脸还是那样让他痴迷,不知道是自己太爱祂了,连流产都不感觉疼了,身体轻飘飘,有种灵魂出窍的飘忽,和思绪一起飘出体内。

    动了动嘴唇,还是为自己辩解:“那是你……”

    竹柒被发阵送走,连挣扎一下都没有。

    阎君抿着唇,抬手抚住双眼,实在觉得疲惫。

    误会总是一个接着一个,真的是……

    地府,奈何桥前。

    “不喝?”孟婆在这个地府横行霸道数千年,从来没有看见过有哪个鬼魂敢在她面前砸碗的。

    “桥坏了。”九烨幽幽看着传说中的孟婆后面已经断掉的桥,原来小东西说的都是真的。

    她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知道这些?

    “坏了就游过去!”孟婆冷冷开口,将一碗放孟婆汤放在他的面前。

    九烨看了一眼,如果是他年轻的时候,他抬手就砸了。

    从来不给任何人面子,可他已经是一个活了一世的人,花里生出来的孩子他都养过,一个孟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他什么也没有说,自顾自拿了一个凳子,坐在一侧,看着这些形形色色的鬼魂。

    他们除了都是一席白衣,身体透明,飘在半空外和平常人没什么区别。

    更是没有车祸现场的惨目忍睹,倒是有些像排对过安检做地铁的人。

    九烨想,在地府闹着不喝孟婆汤的,一定很多吧。

    毕竟人生那么多依恋不舍得。

    他问:“平时也有人闹么?”

    她看了一眼九烨,支着头说:“这些都是在十八层地狱严刑拷打过的人,洗去了生前这罪孽,剩下的只有行尸走魂,没有意识的。”

    “话说,你这样死了直接到这里的,真是不多见。”

    “那么说,还是有的?”会不会是小东西。

    “有,不过他们不闹。”孟婆淡淡说着,转头看着这个老人。虽然苍老,但不难看得出,年轻时候是多么道迷人,“因为……”

    “孟婆,我们来要个人。”这个时候黑白无常出现,白无常手里拿着一块平板滑了几下,继续开口:“九烨,男,九十九岁,差一天百岁。”

    九烨看了一眼两个一黑一白的……鬼!转头看着孟婆开口:“你们地府还用电子设备,真是先进。”

    “九烨?”孟婆没有里九烨拿出本子在上面看了看,最后在一个名字上点了点,“没过去,可能没到,你自己看看吧。”

    “孟婆,你真的是年纪大了。”黑无常挑了出来,指指桌子边坐的人:“这个就是啊。”

    “你又拉鬼魂聊天,小心挨罚。”

    最后,九烨被带走了,在离开的时候,九烨还是转头和她说了一句:“桥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