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凰凌天下 > 戏子 第六十二章:初露身手

戏子 第六十二章:初露身手

    “穷?公子怕不是说笑吧。”王莽见势头有些不对抱着炎阳果边说边退。

    “公子!还望公子能替我拿回炎阳果,事成之后我叶家必奉您为座上宾,咳咳。”一旁的叶青显然有些激动说完也咳出了几口鲜血。

    “话说你都二十多岁了,修为竟然还在琴心,看来是我太过加强女主的光环了。”鹤川有些愧疚的摇摇头,但在王莽的眼中此人已是深不可测。

    “阁下,这世间强者为尊,我打败他这炎阳果自然就是我的,您若来掺合一把可就算……”为老不尊这四个词还没有说出鹤川就打断了他的话。

    “算什么?哈哈,你甚至不敢和我比划比划还说什么大话?”鹤川竖起了小拇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阁下,您要钱我可以给。”王莽低头运气生生把怒气压了下去。

    “我叶家给双倍!”叶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将死之人闭嘴!”王莽怒吼。

    “嗯…继续。”鹤川听着两方的价钱越出越高内心也不自觉的暗喜,自己这一招仙人跳用的可真是活灵活现。

    “阁下真的想如此吗?”价钱被压的王莽一腔怒火的说道。

    “我只认钱。”鹤川毫不关心。

    “那在下就算是拼死也要扒块肉下来。”王莽气愤不已,张开大口直接将炎阳果生吞了下去。

    “公子拦住他!”叶青看着王莽生吞了炎阳果内心在滴血。

    “我拦不住。”鹤川轻声说道。

    “啊!”食用炎阳果后的王莽全体通红,就连身形也大上了数倍。

    “我要你死!”王莽用着仅存的理智朝鹤川冲来。

    “公子小心!”叶青看着王莽越来越近可鹤川还是一步不动。

    “你听说过漏洞吗?”鹤川抬头嘴角上扬,“这本书为我所创,自己写的漏洞我可是清清楚楚。在书中能用刀剑解决的事情就不会用法术,能用拼命解决的事情也不会去用法术,因为我要还原的是整个古代武林,而我已经在书中在脑海之中想了千千万万的招式。你们的每一招,每一式我都是了如指掌。”

    鹤川说着脚下的动作却不会停,而每一次的闪避都逃离王莽的攻击范围,这画面就像是一只莽撞的棕熊和一只狡猾的狐狸。

    约莫过了十分钟,王莽通体的红色渐渐褪下,每一次的攻击也更加无力,这是不按规则食用炎阳果所带来的后果。

    “浪费了。”鹤川有些可惜,捡起放在一旁的篮子转身就准备走。

    “公子等等,您不杀了他,以绝后患?”看着战斗结束,鹤川以碾压式的胜利,叶青不自觉的起了拉拢之心。

    鹤川厌恶的看了一眼叶青摇了摇头,是我将这个世界设定的太残酷了吗?可武林本就是残酷的。

    “可…罢了,他食用了炎阳果以后就算是个废人了,无关紧要。公子,我看您采了些草药应该也是行医之人,还望到寒舍做客,也好让我报答救命之恩。”炎阳果被毁,叶青只能寄希望于眼前这个神秘男子。

    鹤川内心叹了口气,世是如此,皆是如此。感慨完王莽之后思考了一番,何不以叶家做一个跳板,这样我也能早日实现富豪梦。

    “先让我替你止血吧,不然你还没进城就先死在半路上了。”

    “劳烦公子了。”

    鹤川用采摘的草药简单的给叶青止了血,两人便启程龙州叶家。

    “公子,其实这次请您到府中做客,不止是为了答谢,也是为了我的父亲。没了炎阳果医治父亲的希望虽然是微乎极微,但我请您帮我父亲看看,就算医治不好也与您无关。”叶青走到半道想了很久才说道。

    鹤川点了点头,“我尽力。”

    “那多谢公子了。”

    鹤川凭借叶青的身份一同进了城,在古城中的一切都令鹤川眼前一新,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抱有一种好奇的心态,而这一切都被叶青看在眼中。一个实力高强,又会医道,却没有见过俗世的人,莫非?是道盟的核心弟子!叶青想通后又不自觉的在心底提高了对鹤川的地位。

    在他们眼中道盟是超越朝廷的存在,甚至凌驾于九霄之上,可这时一个天大的计划在叶青心中膨胀。

    “我回来了。”叶青站在叶府门前大吼。

    “少爷回来了!”

    “青儿回来了?我的青儿。”一个妇人闻声急急忙忙的从府中出来,一见叶青满身的伤立即抱着叶青痛哭,“你说你,不打个招呼也不带几个护卫就这么出门,几天了也没个音讯,儿啊,告诉娘是谁伤了你?”

    “娘,没事,是我身旁这个公子救了我,还把伤我的人给揍了一顿,就是可惜没有带回炎阳果。公子,这是我娘:陈明。”

    “伯母好。”鹤川礼貌的点点头。

    陈明其实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儿子身旁的鹤川,身穿红袍且气宇不凡,一看就是世家公子,“谢谢,谢谢你救了我儿一条命,今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提。”

    叶青上前对陈明耳语:“娘,这位公子救了孩儿,孩儿希望他能留在叶家当一位宾客。”

    陈明听后看了一眼鹤川将手贴在叶青背上转了个身,“儿啊,我知道你想报答救命之恩,可叶家的宾客之位都是由你爹来定的,现如今你爹大病却又来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当上了叶家的宾客,这你让旁人如何看待叶家?”

    叶青没有反驳弯嘴一笑,“他可能是道盟的核心弟子,他的修为深不可测且怀有医术,这样一个人值得我们争取。”

    陈明听到道盟两字后不再耳语将扭在背后的叶青拉了回来,“哈哈,是我唐突了,公子风尘仆仆理应进屋说话的,怠慢了公子还望不要怪罪,公子,请。”

    叶青撇了撇嘴,要说阿谀奉承他的母亲说第二这龙州城没人敢称第一。

    鹤川笑了笑抬脚进了府门,府中的一切也都与现实世界中的电影有所偏差,下人被安排的井井有条哪怕见了鹤川这样一个生人连眉眼都不会抬高,依旧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更不会像小说中窃窃私语。这里的一切都与古风古典挂上了钩,这次的奇遇也算是给鹤川增加了一些见闻。

    “公子这边请。”陈明带着鹤川进了大堂,恭敬的说道。

    身为宾客的鹤川点点头走进屋子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可陈母二人并未落座,反而站在鹤川面前弓首道:“还望道盟弟子救救我夫君,他已经卧床数日等的就是贵人来相救啊。”

    鹤川面不改色,心中也已有了打算,何不顺水推舟,为我所用?“伯母快快请起,小生已经答应叶青要来府中医治叶家主,您大可不必如此。”

    “那我就代我相公多谢公子了。”陈明说着擦起了眼泪。

    “小生尽力而为。”鹤川点点头。

    “那就请小师傅给我相公看看吧。”陈明又带着鹤川到了内阁,一扇帘门隔开了门外与门内,站在门外透过帘门鹤川隐隐约约的看见躺在床上的叶家主脸色苍白毫无血丝。

    “小师傅,我相公就在屋内,您医治时我们也不好打扰,就站在门外如若有事摇铃铛便可。”陈明退至一旁低头说道。

    鹤川点点头拨开帘门进去了。

    “母亲,刚我就想说了,我带公子过来为的也是医疗父亲,而且也与公子谈论好了,您又何必出此大礼呢?”叶青有些不明所以。

    “求人办事要做出我们的礼数,道盟下来的人更注重礼节这一点,我猜你与那位公子的约定人家也只是口头答应,我的那番作为只会让他更加尽心尽力。而如果想让他与我们绑在一根绳子上,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在所难免的。”古人言最毒妇人心。

    “母亲,他……”

    “嘘”陈明使了使眼神,“别扰了公子治病救人,你先出去吧。”

    叶青犹豫片刻,“孩儿先告退了。”拂袖而去。

    “儿啊,娘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啊,以后你就会慢慢明白的。生在这个家,人心叵测,如若不识权术,难以存活啊。”陈明摇首叹息,如若心不狠她怎能坐上主母之位?

    房内的鹤川自然不知房外所发生的事,虽说弃医从文但学过的医术还是忘不了的,而且所幸他学的是中医,识草药辨脉搏也是不在话下。

    中医望闻问切,一为望,他看着眼前这个面色苍白如纸的老人,得出:体虚、阳衰、眼睑浮肿、面色晦暗、无光泽。

    二为闻,得出:口臭、脚底手指无温。

    三问怕是问不了了,直接切脉吧,病症也有些显而易见了。切脉,脉沉迟且微弱无力,脉微欲绝,是肾阳虚脱的脉象。

    原来如此鹤川暗想,原来是一个小小肾虚,不对,就算是肾虚也不可能导致昏迷不醒吧,应该还是有些别的病根。

    再切,脉象有了些变化,变的有些混乱和微弱无力。混乱?鹤川不自觉的看了看帘外。那只好银针探毒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