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少谋 > 东谋

东谋

    御警司

    一个年轻人气喘吁吁的单膝跪地,一只手捂着胸口,嘴角溢出血渍。

    此人正是之前拦门堵路,妄言除异的那位!

    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烂不堪,可还是隐约看到左肩膀处有着银丝镶嵌的“司徒”二字!

    御警司总管者!司徒李云!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夏浩一行人!

    “怎么二十年过去,靠脑袋活命的贼老四你脑子怎么越发的不灵光了!在这里说什么胡话?还说的那么大声?这不是找抽!”

    “咳……”擦拭掉嘴角的血,舔了舔嘴唇,李云勉强伸直了腰,站了起来。

    “贼老四啊,贼老四!你的贼脑袋里在想什么?”夏浩皱着眉头,露出不理解,当初合作的很是愉快,怎么就变节了!

    “出卖我,我可以理解!但你换来的居然就是这一身行头和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不太满意!”

    “阿道,这就累了?停下做什么?抽死这个贼!”慢慢走到一旁,找了个石墩子坐下,夏浩用手随意扇了扇,驱散着空气里扬起来的灰尘。

    看戏一般的看着又开始动手的阿道,挥舞着伴身的锁链,呼啸着砸向李云的头!

    骨女面带笑容的替夏浩轻揉着肩膀,虫夫则立在一旁的屋檐上,轻抚拐杖!

    “呵!拿着我的东西就换了这一身行头!那些人真当我的东西都是破烂?”夏浩吐了口唾沫,恶狠狠的说着。

    李云一个翻身躲过飞来的锁链,身体蹲防着,喘着粗气“阿道可能不理解,虫夫骨女,你们两个又是为了什么?”

    “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个人要做的事!”

    “听听你说的话,看老子当初多么的信任你,曾与你推心置腹!”

    “推心置腹?”李云咽下口中的血液,面无表情的看着夏浩“你这种人,也有心?”

    夏浩仰首示意下,阿道停下了攻击,夏浩自己则左手撑起下巴默默看着咳嗽不止的李云。

    “现在还能说有!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一个人来送送昔日好友?”

    李云没有出声。

    阿道开始蓄势了,高大的身体青筋暴起,滚滚热浪以他为中心散开。

    夏浩闭上了眼睛,随着阿道的一声爆呵,大地震动了起来,等夏浩再度睁开眼睛,李云已经被锁链捆绑住身体,整个人陷在了地面里!

    “就这?就这么想用你的死来证明一件事情的真实性?”

    地上躺着的李云已经有气进没气处了,身体上的锁链还在缓缓收紧缠绕!

    “你觉得他们会在乎?”

    “我在乎……”

    夏浩长笑一声“后悔了?”

    ……

    “那你觉得我会在乎?”

    ……

    “就如了你的意,杀了你灭口好了!”

    阿道一跃而起,膝盖狠狠砸进李云的胸膛,挥舞着拳头,一拳又一拳的打在李云的脸上!血肉横飞……

    风吹来,拳头砸到脸的声音已经变成了拳头砸地的声音了,这是砸穿了……

    夏浩慢慢走到李云的身边,用脚尖挑开已经破烂的肚子“浪费老子一根针!”

    在李云碎烂的内脏中,却有着绿色的光一闪一闪

    夏浩乐了“还算有点东西!”

    剧烈的轰炸声在夏浩的脚下响起,像是导火索,虫夫所在屋檐那也开始蔓延,爆炸声持续了许久!

    飞扬起的尘土悠悠的散去,阿道已经立在夏浩身前,再前边有一层黑色的虫幕笼罩在,将爆炸隔绝开来!

    夏浩揉了揉鼻子,看着前方已经塌陷下去了御警司,缓缓开口道

    “待会儿赶过来的人,虫夫你处理一下!既然人家都不在乎这东西,阿道,那就把这里拆的更干净一点!”

    “骨女,把李贼的能力和身体样本进行回收!你的的幻觉外相已经被破开了!我就先走了!记得,现在发生的是昔日四绝内战,老四身死,其三人,挟持夏家世子,往南部离去!”

    “都不傻,他们不看破,我们就不说破好了!”

    “好好闹腾,我先去接你们的新任老四了!”

    “今天的王都城得乱一点……”

    ……

    夏浩离开了御警司,游荡在街上,此时的王都城已经有点乱像生了,一些警司已经从骨女的幻像中惊醒,那边就让他们几个折腾好了!

    转向走入一条巷子,巷子深处已经有穿着黑衣服的几人站着了!

    “芷诺跟我来!带你看看你们南部将要迎接的客人!”

    “其他几个,去王都城周边玩玩吧!玩的开心点!”

    “是!”

    黑影散去,谢芷诺跟着夏浩,走出了巷口,一袭黑裙摇摆在街上。

    ……

    “芷诺姑娘是不太舒服?”夏浩看着跟在一旁,神情有些紧张和忐忑的谢芷诺,轻声问道。

    “芷诺只是有些迷茫,不知道少爷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这不重要的!”

    “嗯!”

    “你只要知道我是一个很合格的合作者就可以了!”

    看着将身后变大的躁乱当做是玩乐一般走在前头的夏浩,谢芷诺意识到,部落里的少祭司和族老,怕是另有打算!

    “哦,对了,你对这个世界满意嘛?”

    “芷诺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最真实的状态!如果有人弄烂了我最爱的玩具,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好?”

    “那个人应该也有最爱的吧?”

    “也对,理解!”

    闲聊几句,夏浩和谢芷诺便已经走到了钟族后门门口!

    迈步上前,敲了敲门,只见从门缝中传出一张纸条,掉在了地上!

    夏浩弯腰捡起,弹了弹纸,纸上正写着一个位置。

    “你说这人啊!要多奇怪,有多奇怪!走咯,茶都没讨到一杯。”

    招呼了一声谢芷诺,夏浩将纸条传给她“带路会吧?”

    “会的!”

    ……

    王都城,纪朝太子府

    温和秀气的年轻男子正端坐在府邸中,身边屏风处香烟袅袅,琴音环绕,有舞女正在大堂中摆浓着舞姿,与外界的嘈杂分隔而立。

    一曲过后,男子挥挥手,舞女弦师则欠身退堂而去。

    “他还是回来了!”男子缓缓开口,看向一旁的屏风。

    “他还是他吗?”屏风后出来一人,一身红衣,男儿身,腰间配着把剑,江湖浪子!

    “本太子可不管这个!”

    “你说你,何必呢?上面老一辈的都默认了他的存在,你又何苦弄出那一番话!”

    “你觉得我还放不下二十年前的那个事?”

    “我可没这样讲!”

    “老一辈的不一样么默许了我的行为!”

    “李云死了!”

    “那把翠玉带回来!”

    “啧啧!真是玉女无情的很啊!”

    “他马上就要来了……”

    红衣随意敲击着剑柄,一步两步消散于香烟中,只有这位年轻的太子望着自己的手,神游天外。

    ……

    此时的夏浩两人正越走越路偏,远离了城市的繁华似锦,在这城市中心居然会有树木丛林的存在?

    夏浩看着不高,但长的很健康的树木,点点头,望向树木丛中深处,笑道“钟鬼,我回来了!”

    风吹动着树枝,丛林深处,一邋遢长发,乞丐模样的人走了出来。

    离夏浩不远处站立着,并未出声。

    夏浩身后的谢芷诺低着头,不敢去看前头这人。

    嘶哑的声音,从此人的腹部传开,听着就像朽木被拉扯的声音。

    “去哪?”

    “南部!”

    “可!”

    夏浩从袖子里拿出一块小石头,捏的粉碎,让其随风飘散。

    往前走了一两步,离这个人更近了些,“贼老四死了!你得顶上!”

    “可!”

    回过头,对着谢芷诺说道“把你的那些人召集到这里来!”

    “是!”

    说完,夏浩走到钟鬼旁边,勾搭着他的背,将他拉到一旁,找了两个石墩子坐下了!

    “帮我炼个人!”

    “贼老四?”

    “样本东西在骨女手里。”

    “可!”

    “代号—背棺贼”

    “会有棺材的!”

    “最近有没有可以爆炸的东西?给你看看我的新能力!”

    钟鬼从条条状状的衣物当中掏出了两个圆球状的金属东西!

    “烈一,噬三!”

    “啧啧啧,都跟你讲过这么危险的东西,不要随身带。”夏浩一手抓过来,两手捂着,摩擦,一直在摩擦!

    就一会,夏浩将手中的东西放到钟鬼眼前,两个圆球状是东西已经变成了一张扑克牌大小了“这是烈噬!”

    钟鬼用手指摸了一下,身体小幅度的开始颤抖,然后慢慢变大,还有那头发下传出来的笑声……

    谢芷诺往后面退了几步,也许有了这样的动作,才能让自己更加心安一点。

    “有意思吧!”

    “不错!很好!”钟鬼抬起来那张灰白的脸,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着夏浩!

    “你没让我白等!”

    “当然!”

    ……

    只见几个黑衣人踩着树枝跃到谢芷诺身边,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姐……”

    谢芷诺摇头,看着黑衣上的血渍,并没有说什么。

    突然安静的丛林里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地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许多黑色的虫子,越来越多!

    堆积在一起,缓缓凝聚成一人形,黑虫散去,虫夫现!

    高大的黑影从空中降落,砸在地上条条链横,正是阿道!

    丛林入口处出现了四名轿夫,抬着白色的轿子缓缓走来,轿子上还传来妩媚的笑声,骨女至!

    夏浩将手中的卡牌收了起来,起身,看向谢芷诺!

    “修整打理一下,这么大的血腥味怪冲鼻子!都认识认识,往后一段时间,我们都是合作伙伴!”

    “等我回来,就出发南部!”

    “是!”

    ……

    夏浩走了,四个怪异的人,没有动,谢芷诺一行人也不敢动!

    “东西呢?”钟鬼伸出手,转向骨女一方!

    轿子里传来咯咯咯的笑声,一个白色的盒子自轿子里头飞出“真是一位猴急的朋友!”

    钟鬼随手接过盒子,往地上踏了一脚,随着钟鬼的动作,一股阴凉的风吹起,谢芷诺好像听到了风中的哀嚎和凄厉的叫喊声。

    接着她就看到那人的前面出现了一个金属台,缓缓升起,紧接着的就是令人胆寒的一幕……

    谢芷诺再一次心疯狂跳动着,王虎一行人也自觉的护在谢芷诺身前!

    “有趣!”轿子里的骨女肆意的笑着,虫夫点点头“阿道,护着点老四!”

    整个丛林,诡异无比……

    ……

    夏浩把玩着手里的卡牌,溜达在太子府,此时的太子府已经没有下人在了。

    正当夏浩欣赏着眼前那朵花时,不远处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你还回来做什么!”来者正是太子!

    “为了拯救我的世界!”

    “一直欺骗自己,有意思吗?”

    “你不信我,各族长辈他们信!”

    “那份信任其实是你夏浩想要的!”

    “所以他们给了,不是嘛!你不请我坐坐?”

    ……

    两人都没有动,安静了少许,太子深邃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寒光,“每个人都有罪!”

    夏浩摘下那朵花,回过头问道“所以呢?”

    “老一辈不管事了,那就我们玩自己的吧!”

    “哦?说说看?”

    “人分三六九等!罪有笞杖徒流死五刑!”

    “哦?继续!”

    “能力无关大小,运用才分极致!所以!发罪召吧!”

    “通缉令?”

    “差不多!”

    “就这?”

    “……”

    夏浩轻捻下花瓣,放入嘴中“你以前也是这么有想法!”

    “好了,随你吧!我走了!”

    “下次你不一定能活!”

    “那就下一次再说吧!”

    谭正从怀里拿出卡片,往天上一抛,淡笑道“送你了!”

    随即整个身体开始融化,然后消失……

    东部太子府,炸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