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可乐不加冰 > 第二十五章 许乐遇险

第二十五章 许乐遇险

    第二十五章

    处于一大圈火光围着的鬼使领事听到鬼使刚刚回来通报说对方已经原地休息的消息时,眉头皱起,眼睛闪过一丝疑虑。

    按理说,这个时候他们怎么会原地休息?他们明明数量众多,我们即使拼死护住了最后这块地方可到底是元气大伤了,怎么会不趁此机会一网打尽,虽说这火光四起,可他看对方那个领头的也不是简单的货色,怎么突然会选择休息而不是冒死直冲,这可不是邪鬼们的作风!难不成有什么诡计,或者隐情?

    鬼使领事沉默不语,思虑良久,又叫来一个鬼使,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就见那个鬼使迅速从火光背处一侧离去了。

    “我们继续守着,这火光一时半会不会灭的,我们赶紧趁着恢复体力,我已叫鬼使去请示阴间客大人了,大家勿急,我们不会有事的。”

    身边有个鬼使开口:“领事,这里头到底是什么来头啊,这小姑娘看着也就模样好点,也没别的,怎么就让我们这批最得力的护士一族来保护她呢。” 他指了指护光圈。

    一起了个头,接连又有一些充满疑惑的鬼使发声了。

    “对啊,你看我们这都牺牲了好几个同伴了,这小姑娘到底有什么价值,值得阴间客大人如此对待。”

    “是啊,我们同伴总不能白牺牲。”

    “是的。”

    “对对对,要牺牲也得明明白白的。”

    “对,我们为阴间客大人做事没有一句怨言,要我们死也不说二话,但为了护这么一个小姑娘,我们可不想同伴一个个的没了。”

    “是,我们同伴不能白牺牲。”

    见周围议论声此起彼伏,领事一声呵斥。

    “安静!难不成你们对阴间客大人的指令有什么非议?我们是最得力的护士一族,既然清楚自己的职责,那就做好我们的事情,接到指令,执行。就这么简单,懂了吗?”

    大家听了,也就闷声不响的不再言语了。

    领事见此,也不想寒了各位伙伴们的心,又说道:“ 阴间客大人也不曾直接说过这位小姑娘有多重要,但依着对他的了解,阴间客是不会做无用之事的,你们何时见过他为了不相干的人而委屈了我们这些兄弟?虽说着是阴间客大人,他何时真以大人的身份压过我们,一直待我们如兄弟,私下里对我们也是不拘着我们的性子,不是吗?何况要不是真严重的事,我想他也不会任命我们来保护她的,你们也放心,等任务一结束,我想阴间客大人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这次推心置腹的一段话倒是引得众鬼使们的一致认可,大家频频点头表示赞同。也因此,大家便也没什么异议,只是专心休息得以快速恢复其力量。

    再说另外一边,胥阳和阴间客呆在丛林之外的一处隐蔽之地。

    胥阳: “你有什么计划。”

    “...暂时没有。”

    阴间客惊讶,他有点没想到这个臭小子竟然会主动问起他的想法,还以为他此刻就想急冲冲立马冲上去以一撂百呢。

    意料之中的答复。胥阳继续开口:“要不,我一个...”

    “不行,不予考虑!“

    而后,补上,“ 还以为你转性子懂得以退为进,也懂得尊重长辈了,没想到还是老样子,亏得我刚刚一瞬间差点对你这小子改观了。这时候不能急,对方人太多,只能三思而行,我的部下可不能白白被牺牲了,我这群人可得留着小命继续跟着我好好潇洒过活呢,你也不行,我也是答应了严肃老头,要保护好你的。”

    后面几句虽然带着调侃语气,实则很认真严肃。胥阳深呼吸一下,稳稳自己情绪,随后答:“好,听你的。从长计议,不过也不能过久。” 说完,又果断补上一句。

    阴间客心里明镜似的,自然懂他的意思,点点头。

    他招招手,示意他们先行议事,于是一帮人围在一起认真讨论起当前的形势以及安排。

    “小子,你,跟我来,我有事跟你说。” 阴间客安排妥当,走到一边,扭头对胥阳说道。

    这次,胥阳倒没多问,依言跟上去。

    两人走到距离众人稍远一点的地方,这个地方抬头就能清晰地看到邪鬼们此刻所在停歇地。

    阴间客抬头看过去,说:“你怎么想的,说来听听。”

    胥阳讶异,不是刚才所说不考虑他的想法吗?却还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我原本是打算,先让我一个人过去探探虚实,我不认为他们竟会选择在这个地方扎营休息,弄个据点,你看看这周围的地形,而他们所在的地方还正处正中心位置,要是真来什么人围剿他们,他们岂不成了瓮中捉鳖活脱脱的鳖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这么做是早有准备,或者说是有蹊跷。” 说起正事来,阴间客还是一语中的,认真而沉稳,没有平素的嬉皮笑脸的行事作风了。

    胥阳点点头,表示赞同。

    “要是他们的头真如此无能,那我们到这个小镇之前,他们又怎么会在你部署那么详尽的安排下还可逃脱呢。” 说完,胥阳还轻瞥了阴间客一眼,明显是说要么是你无能,要么是他更胜一筹的意思。

    我去!臭小子,这,这不都一个意思吗?

    他静静心神,此时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继续开口:“那你还是偏向他们把据点设在这,且大部分邪鬼们在此是有别的目的,那这么说...”

    “阴间客大人,我有要事相报!”

    阴间客话没说完,就见一个受伤了的鬼使捂住自己胸口直向他们这边跑来,刚一跪下,低声急忙说道。

    还不等阴间客有什么反应,胥阳率先上前,一把抓住他双肩,“你不是去保护丫头的鬼使吗?你怎么到这来了?丫头出什么事了?”

    不同职责的鬼使们衣服是有着区别的,这也是胥阳一眼就瞧出眼前这个鬼使并非是跟着他们的那一众鬼里的。

    “我,我们遭遇邪鬼们的攻击,他们来者数量众多,我们寡不敌众,领事主让我前来请示阴间客大人,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胥阳一听,眼里闪过厉色,什么也不说,扭头准备走。

    阴间客见此,立刻拉住他,呵斥,“先听完他要说的,冲动只会坏事。” 遂示意来者继续说。

    鬼使:“ 我寻过来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几个邪鬼,便和他们交上战了,他们有好几个人,我敌不过...”

    “说重点!” 胥阳不耐,喝住他。

    鬼使看看阴间客,见点头,便继续说:“幸好遇上一个同伴搭救,他让我先走并且要我带话说,领事主怀疑邪鬼们是调虎离山之计,故意把你们引到这,而派人去捉那位姑娘。”

    语毕,鬼使又瞅瞅阴间客大人的眼神, 有点犹豫,他这番模样正好被胥阳看到了,胥阳此时一脸厉色,“你还瞒着什么,赶紧一次性说了。”

    鬼使沉默几秒,豁出去的样子,“领事主说,大人要不就将计就计,借此机会把邪王给灭了,别管他那边了。领事主,领事主说...他会豁出性命撑到,撑到最后一秒,也会找机会把那位姑娘送出来的,要你们别有顾虑。”

    说到中间,鬼使有点不忍,但终是把领事主的话带到了。他起初有点犹豫不决,他心中是希望阴间客大人能派人去支援领事主的,可一想到领事主让人带的话还说了,如果把自己当鬼使的护士一族,那就要一字不落的把话带到。

    至于后续事情安排,阴间客大人自然知道怎么做,该如何以大局为重。

    全部听完,阴间客的脸色一变,他,他怎么敢这么安排?!胥阳在一边也听得清楚,心里一直为许乐的安全着急,听到领事主的安排,也不由得升起一股敬佩之情。

    可,他看了一眼阴间客,灭不灭邪王是他们的事,要是让他放弃不去那边,他可没有这么识大局的心,他的心很小,他和阴间客一道来的原因也是想顺带了解并问清楚前世关于自己的事情,这件事固然要紧,但他知道,此时此刻,对他来说,许乐的安危比任何事情都要来的重要。

    “你怎么安排是你的事,我必须要去丫头那,我答应了他要她等我,我要去找他!”

    撇头一说完,便起步离开。

    “等等,我有个安排,两边都可顾全到。” 阴间客盯着他的后背一字一顿道。

    “但需要你配合。”

    胥阳前行的脚步一顿,扭头看过来,“什么安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