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原神当领主 > 第二百零二章 我会用竖琴砸晕他

第二百零二章 我会用竖琴砸晕他

    迪卢克叹了口气,稍微撇过头说:“都说了别叫我前辈……算了,难得合作一次。”

    “前辈?”

    荧的听力一向很好,一下子就抓到了琴话里重要的部分。

    派蒙神秘兮兮说道:“她们两个……好像有一些不该追问的过往呀。”

    “……”

    “……”

    琴和迪卢克一直保持沉默,不接任何的话。

    “蒙德城里游荡的愚人众数不胜数,我已经问出了一些有关天空之琴的事情。”迪卢克继续刚才的话题。

    琴也适当的说道:“有关愚人众的目的我也探清了一些。”

    “这么快的吗?”白季遥微微有些惊讶。

    虽然说琴是西风骑士团的代理团长,迪卢克又是掌握整个晨曦酒庄年轻有为的贵公子,但办事效率也太快了一点。

    几个小时之前天空之琴被盗,现在才刚刚凌晨两点多种,这就调查出有用的线索了。

    “总之,天空之琴的真正下落,我已经大致心里有数了。”

    “蒙德城与至冬国的冲突,本质上是七国与七神的冲突,冰神率领的愚人众,正觊觎风神留下的神力。”

    荧说道:“所以天空之琴是他们获取风神神力的唯一机会?”

    琴点头道:“没错,愚人众想要讨伐风魔龙被骑士团公然组织,有可能获得风神神力相关的东西,也只有天空之琴了。”

    “刚才我和迪卢克有关短暂的情报交流,即便是愚人众也不想太过嚣张,并没有把偷来的天空之琴放在歌德大酒店。”

    派蒙着急的说:“我懂,我懂,我都懂了,事情闹的太严重的话,就会演变成难以挽回的外交危机喽。”

    “呵。”迪卢克冷笑道:“这就是所谓的外交,七国与七神的关系……也就那样。”

    “那么……”琴看向迪卢克说道:“现在可以动用关系网,确定天空之琴的具体下落,乘早吧天空之琴挽回。”

    荧捏起了拳头说道:“一定要赶快找回来!”

    毕竟她可是抱着去偷天空之琴的目的才发现天空之琴被愚人众盗走的。

    现在在琴团长的面前,荧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尴尬的。

    “我觉得……愚人众的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

    温迪把头扬起高高举起杯子,让杯子内部最后一滴酒落在了嘴巴里。

    “怎么说?”迪卢克问道。

    温迪把酒杯放回吧台,说道:“他们真实的目的,可能不知是风神的神力。”

    “嗯?”琴看着温迪,难道这个诗人知道一些什么吗?

    愚人众和蒙德的多次外交会议留下来的记录她一直有看,从刚开始到现在愚人众明里暗里提醒蒙德拿出风神神力共享。

    也在明里暗里的在蒙德捣乱,其目的就是神力。

    “我觉得吧,……额,嘿嘿。”温迪刚刚说话,就发现在场所有人都盯着他,于是憨憨笑道:“只是我个人觉得,他们想要风神的神力,也许是为了利用风的联系,寻找风神巴巴托斯……”

    “就好像之前丽莎姐姐寻找暴风源流,先锁定三座庙宇一样吧?”

    “嗯?”

    众人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琴脸上的凝重又多了几分。

    派蒙张了张嘴巴,指着温迪说道:“丽莎姐姐……”

    温迪露出纯真的笑容问道:“怎么了,叫丽莎姐姐……没什么问题吧?”

    “不是……”派蒙摇头道:“我记得我们之前解决暴风的问题……好像没有你吧?”

    这个问题派蒙只是好奇,但琴和迪卢克脑海中的想法就多了起来。

    派遣丽莎几人去寻找暴风源流琴一直清楚记得,那也是骑士团内部的事情。

    为那件事所记录的卷宗也在骑士团总部锁着,一个身份不明的吟游诗人……怎么会知道的?

    难道只是在野外看到了?

    那几率也太小了,况且那时候暴风肆虐,魔物纵横,没有多少人敢独自出城前往荒野。

    迪卢克不同,他可是要用商人的身份来守护蒙德,自己的情报网也非常灵通。

    对一般人来说难以接触到的东西,难以触及的情报,对迪卢克来说易如反掌。

    不说迪卢克本身的势力如何,琴团长都是迪卢克的后辈,稍稍说些有关蒙德的大事也没问题。

    “还看着我干嘛呀?”温迪挥挥手说:“这些都是白季遥告诉我的,一天前我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温迪说的很随意,就好像真的是白季遥亲口告诉他一样。

    “不信的话你们问他,就在今天荣誉骑士去……荣誉骑士去阻止愚人众偷取天空之琴的那段时间。”

    “是吗?”迪卢克看向白季遥问道。

    白季遥感觉自己的手心有微风吹过,耸耸肩说道:“是的。”

    “我们寻找天空之琴就是为了消除风魔龙身上的诅咒,所以关于上一次怎么处理的暴风问题,怎么击退的风魔龙,我都详细给他说了一遍。”

    白季遥这么一说就合情合理了,至于温迪为什么能想到这么多,只能说人家脑子够用。

    “这个理由姑且说的痛。”迪卢克说道:“再来说说风神的事情,愚人众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寻找风神,可风神已经离开蒙德一千多年了,你为什么觉得他们的目的是在寻找神灵本尊?”

    “诶嘿?”

    之前那个问题还能随便糊弄过去,但这个问题就实在无法避免了,温迪选择了耍赖不回答。

    “算了。”迪卢克叹气,想要从这个吟游诗人嘴里得到点什么消息比登天还难,又不能动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只能不管了。

    “找到天空之琴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先去找愚人众藏匿天空之琴的地点吧。”

    迪卢克话音落下温迪就高呼道:“不愧是迪卢克老爷,办事效率就是快。”

    迪卢克抿嘴不言,为了查清楚天空之琴的下落,他动用了不少关系。

    不但动用了自身的情报网络,还从外界借来了不少。

    表面上看迪卢克寻找天空之琴的情报风轻云淡没有波澜,暗地里的潮流涌动其他人可看不到。

    “还是先找天空之琴吧。”白季遥说道:“别管愚人众的目的到底是风神巴巴托斯的神力,还是为了溯源找到风神本尊,天空之琴作为蒙德的圣物可不能一直流落在外。”

    派蒙不解问道:“可是天空之琴被盗窃的时间还不到一天,现在还是晚上,哈~派蒙有点想去睡觉了。”

    “那派蒙可以留在酒馆睡觉,我们去找天空之琴喽。”

    派蒙眨了眨眼睛问道:“可以吗,我很早就像睡觉了。”

    “当然可以。”温蒂回应道。

    荧戳了戳派蒙的小肚子说道:“不可以的,没看到大家都在为了天空之琴的下落努力吗,当然你想睡觉的话要小声一点说出来才行,不然会惹琴团长和迪卢克老爷生气的。”

    派蒙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看向一边的白季遥说道:“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白季遥耸耸肩,小声回应道:“没事,你还小不懂事,大家不会在意的,但是下一次等大家讨论严肃的问题的时候,你可不能说这样的话哦。”

    琴团长呵呵笑道:“没事的派蒙。”

    “那就走吧。”迪卢克淡淡说道。

    大晚上的蒙德大街上人也不多,迪卢克带头带着大家一起向蒙德城外走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迪卢克单手对准天空挥舞了一下,一只夜枭从楼顶飞下。

    迪卢克从夜枭的脚步拿下一个信封,看了下上面的内容说道:“我们的速度得加快一点了,有消息告诉我愚人众明天就打算带着天空之琴离开现在藏身的区域。”

    众人出了城之后,迪卢克的人已经准备好了马匹,一行人向着愚人众藏身的地方前去。

    “白季遥,你们几个把这个拿好。”

    白季遥一手拽着缰绳,一手结果迪卢克递过来的东西说道:“这是什么东西?”

    “面具。”迪卢克说道:“虽然我不怕麻烦,但也不想处理过多的麻烦,带上这个把扯皮的问题交给西风骑士团就行了。”

    白季遥看了眼手里的面具,把多余的交给了荧和琴团长还有温迪。

    “面具……也就是遮羞布吧,还不错。”温迪把玩着面具说道:“不过西风骑士团的代理团长琴团长就在这里,当面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在场也就温迪能够无所谓的在迪卢克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他的目的就是无聊了,想旁敲侧击请团长和迪卢克的关系。

    琴拿着面具说:“现在我是以私人身份琴的名义和前……和迪卢克合作,和代理团长没有任何关系。”

    “是这样的吗?”温迪笑道。

    “啧啧啧。”温迪又策马到了白季遥的身边,故意大声的说道:“利用自己的私人身份谋取利益,这样的人……”

    “我没有!”琴羞红了脸说:“迪卢克这么做也是为了蒙德的至宝天空之琴,和私人利益没有任何关系。”

    “好好好。”温迪耸肩说道:“我相信了,你们呢?”

    白季遥回道:“我一开始就相信琴团长是大公无私的。”

    荧默不作声,派蒙抓着荧的头发决定也不说话。

    走在最前面的迪卢克头也不回说道:“诗人,有些酒可以乱喝,没付钱的酒也让你偷着喝了,但是有些话……”

    “我懂,我懂。”温迪立马大叫道:“我都知道了,我现在就闭嘴,立马。”

    迪卢克一路看着夜枭送来的信息,带着白季遥几人到了野外的一处山崖底下。

    “这里有一处秘境,正是愚人众藏身的地方。”

    温迪感应着空气中的元素流动笑道:“果然有秘境欸,迪卢克老爷真是神通广大。”

    迪卢克冷着脸说:“就算你现在如何吹捧,我也不会把你的酒钱免去的。”

    温迪无语,“好吧,看来在天使的馈赠又要多出很多次的演出了。”

    白季遥观察了一下密境外围的情况,好奇问道:“这里真的是愚人众藏身的密境吗?”

    “是啊。”荧接话道:“愚人众的藏身之地,为什么连一个放哨的人都没有看到呢?”

    琴笑着说道:“骑士团的人已经把放哨的人带走了。”

    “那我们也进去吧,确定天空之琴就在里面吗?”派蒙问道。

    “等等!”派蒙突然伸出一条胳膊说道:“我好想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什么呀,小派蒙?”琴好心的问道。

    “嗯……就是……就是西风骑士团的人为什么会在我们到来之前就吧放哨的人带走了呢?”派蒙紧皱眉头苦思冥想,“他们在什么地方呀,是跟我们一起来的吗,还是在我们前面就来了?”

    “就你话多,我们先进去吧。”

    白季遥点了点派蒙脑袋。

    一起和几人同时出城的,除了西风骑士团的人之外,还有迪卢克的人手。

    只不过这些人手跟的比较远,同时又有一些特殊手段可以和迪卢克、琴练习。

    既然是藏着蒙德至宝的地方,外面放哨的人可能不怎么样,但里面看守天空之琴的人就不一般了。

    要不然的话琴团长和迪卢克老爷不用出手,靠手下的人就能把事情给办妥了。

    对于一直有人在暗中跟随的问题,可能除了派蒙之外大家都发现了,所以才没有提出那么……不重要的问题。

    温迪利用风元素的力量打开了秘境大门,其他人拿好武器谨慎入门。

    温迪是跟在最后才进去的,别人拿着长剑大剑什么的,温迪却抱着一个竖琴。

    派蒙知道自己跟的紧了可能会干扰到荧的战斗,知趣的走在了最后,跟在了温迪身边。

    “你拿着一把竖琴,能在战斗中保护我吗?”派蒙小心翼翼的向温迪问道。

    温迪挥挥手洒脱的说道:“当然没问题,待会儿如果有愚人众来打我们的话,我们扭头就跑。”

    “啊?”派蒙还以为温迪会有什么手段,继续追问道:“如果跑不过呢?”

    “如果跑不过的话……”温迪摸了摸竖琴说:“那我就用竖琴砸晕他,这样我们两个就可以顺利离开了。”

    “唉。”派蒙失望道:“那样也好,只要你能稍稍微干扰一下敌人,其他人抽出空来就能救我们了。

    喜欢我在原神当领主请大家收藏:()我在原神当领主三月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