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 第84章 季明纾真不是好东西

第84章 季明纾真不是好东西

    萧阅泽吼完,两个人都愣了,他神情不自然道:“是你自己蠢,我只是做出了一个正常人的反应,你别以为是我关心你。”

    “这就是我家,我花钱花心思装饰修整,每个铜板都是我辛苦赚来的,我为什么要跑?”季知欢淡淡道。

    萧阅泽皱眉,“你果然是个傻的,你知不知道现在你那妹妹过的有多风光,你堂堂嫡女你怎么这么不争气?”

    季知欢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比她还生气,“我对她的事不感兴趣。”

    女主过得好有什么奇怪的,以后她还得当皇后呢,现在才哪到哪啊。

    不过她好好过她的日子就行,若是来沾染她的生活一星半点,季知欢就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萧阅泽闻言一脸同情地看着季知欢,不是不感兴趣,而是听了怕心里会难过吧?

    哎,同样都是季国公的女儿,就因为生的丑就被人这么糟践?

    萧阅泽刚才还觉得她拿四成多了呢,现在觉得她六他四都成,反正他也不差这点钱不是。

    季知欢:“?”

    他这是什么眼神这是。

    好在说话的这么会功夫,空间的超快速速冻冰箱已经搞定了冰淇淋。

    她转过身假装从缸里取了出来,碗里,冰淇淋已经成型,并且冒着白烟,季知欢拿出了圆形的木勺,碗里刨,挖出了几个冰淇淋球,放在了萧阅泽送来的水晶碗里,再放上了一点水果和蜂蜜,添加做奶茶没用完的珍珠。

    混搭冰淇淋就搞定了,季知欢对金主爸爸向来大方,还特地摘了一片薄荷叶摆在上面,放了个精致的小勺子,“尝尝。”

    萧阅泽觉得这女人够势利眼的,没做生意之前,宁可把奶茶倒了喂狗也不给他,现在签了合同,自己的待遇那真的是水涨船高。

    他倒是要尝尝这冰淇淋到底多好吃,值不值那么多分成。

    萧阅泽狠狠挖了一口,清甜浓郁的奶香立刻伴随着他的动作而散发了出来,浓郁绵密的黑糖丸子配上那甜而不腻,清凉解暑的冰淇淋,顿时在口腔中炸裂开无与伦比的味道。

    尤其是天气热,厨房里头更是闷,他才跟季知欢说这么一会功夫的话,身上的汗就冒出来,里衫都是汗津津的。

    这冰淇淋一吃,简直……简直……

    他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季知欢看着他张嘴,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试探性接了一句,“透心凉,心飞扬?”

    萧阅泽忙不迭点头,“对,就是这个感觉。”

    太神了,这女人简直是个宝啊,怎么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

    皇宫里的厨子跟她比那算啥啊。

    要说这季知欢的手艺,也没多好,可是东西新奇啊,对于饮食比较寡淡,烹饪方法单一的书中世界,季知欢这集合了上下五千年美食历史总汇,简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季知欢怕冰淇淋化了,赶紧挖了给萧阅泽的侍卫们送去,至于老邓他们,每天都有的吃,不急这一口。

    果不其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外加那奶茶,真的是绝了。

    “季小娘子,你这东西打算让咱们公子卖京城去么。”侍卫问道。

    “是啊。”

    萧阅泽既然有硝石,那这种应季的东西交给他最合适。

    花香香那里也能借萧家的光,多拿点冰做冰淇淋和冰奶茶。

    有萧家当大靠山,这冰的生意,才能做得长久,不然庙小被风吹,船小浪卷,最后什么也捞不着。

    “我觉得肯定能大赚一笔!”

    “你们觉得有哪里需要改进的,就喊阿辞,跟他提意见,我会看着更改。”

    种类多花样多,才能抓住客人的胃。

    萧阅泽几口就把冰淇淋给吃完了,可惜再想吃,发现被他的侍卫们给吃完了!

    这帮兔崽子。

    萧阅泽充满怨念,不过还是顺手解下了自己的令牌,“这是我武安侯府的令牌,以后一起做生意了,有这个方便办事。”

    季知欢也没客气,她如今在茶树镇风头正盛,保不齐那池昌海要使坏,有个大腿不抱她又不傻。

    “谢了。”季知欢顺手就塞进了荷包里。

    小郡主吃了刨冰,就跟着阿清手拉手去玩玩具了,老邓他们吃了东西要继续干活,侍卫们吃了人家的东西也不好干看着,便主动去帮忙。

    萧阅泽顿时觉得有些无所事事,便在裴家小院里溜达。

    看着季知欢去接水渠,又去喂猪,又去浇花,他顿时觉得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恐怕季明纾这辈子都不知道猪圈长什么样吧?

    凭什么,季知欢还没退婚前,那也是武安侯府未来世子妃,季国公府就这么待她,想来也没把他们萧家看在眼里。

    呵,好个季国公!

    萧阅泽决定把这帐算到他们头上去。

    还有那个季明纾,成日里在京城开这个诗会,办那个花宴,才女的名号倒是响当当,有这个闲工夫不会看看自己姐姐过什么日子!?

    “别挡道。”少女清脆的嗓音响起。

    “哦。”萧阅泽挪了挪步子,见阿音清理了鸡粑粑,又要去砍柴。

    萧阅泽跟了上去,“小鬼。”

    阿音扭头,不爽道:“干嘛?”

    “我好歹是你们家客人,能不能对我客气点。”

    “哦,那你要干嘛?”

    “……”萧阅泽闭了闭眼,我忍。

    “咳咳,你爹在哪?”萧阅泽问了一句。

    他得去看看那娶了季知欢的男人到底怎么个残废法。

    阿音瞬间变脸,“关你什么事。”

    “嘿你这个死孩子。”

    阿音已经一甩脸走了。

    裴渊是这个家的绝对保护对象,这段时间家里工人多,才没抱他出来晒太阳,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看的。

    尤其是萧阅泽这种土大款,保不齐就跟朝廷的人有关系,阿音才没那么傻让他去看裴渊呢。

    现在的日子刚好一点,任何危险人物,都得小心防备。

    “野蛮!粗俗。”还穷,原本是自己的媳妇,现在给人当后娘,萧阅泽真的觉得自己仿佛吃了一口鸡屎一样的恶心,偏偏那季知欢还当的美滋滋的,看看她盖房子那股劲,就跟住金屋似得。

    萧阅泽决定去下面散散心,免得在他们家被气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