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开局娶了蔡文姬 > 第312章 太侮辱智商了

第312章 太侮辱智商了

    年轻的斥候拱手道。

    “禀主公,眼下济阴的情况,还算稳定。”

    “那边的守将,名叫封楷,因剿除黄巾兵有功,被曹操封为奋威将军。”

    “此人拥兵不过六万,是个好大喜功之辈,不足道哉。”

    封楷?

    卫仲道将曹操手下的名将,从头到尾捋了一遍,最终确定这就是个无名之辈。

    于是,他笑了笑。

    “很好,命蒙恬即刻整军,留老夫子和七万人守城,其余人随我直扑济阴。”

    济阴地处兖州腹地,向东可进兵山阳和任城,向南可威逼梁国和沛国,必须将其拿下。

    而且济阴距陈留,最多只有三日路程,按照封楷那好大喜功的性格,几乎是弹指可破。

    一个时辰后,卫仲道的七万大军,就钻出陈留东门,直奔济阴而去。

    系统的任务还是老一套,拿下济阴抽奖一次,还有两万积分。

    大军走了一上午,原本碧蓝如洗的天空,渐渐却开始阴云翻滚。

    不到一时三刻,倾盆而来的大雨,就将卫仲道的人浇成了七万只落汤鸡。

    但卫仲道却没有扎营大打算,尽快拿下济阴,有的是时间休整。

    大雨停息时,已经是日暮时分。

    正当卫仲道决定再往前推进几十里时,远处的官道上,突然出现了五个晃晃悠悠的人影。

    这五个人其中三个是儒生打扮,另外两个则好像是个亭长,和一个随侍的随从。

    不过此时他们的样子,却都是十分的狼狈,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尤其是那三个身材单薄的儒生,更是嘴唇发青,好像随时都可能晕过去一般。

    非但如此,他们的脸上,还都挂着可见的阴鸷和仇恨。

    就像同时遭受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一样。

    卫仲道根本没打算搭理他们,可这五个突然出现的人,却直直的朝他走了过来。

    不到几个眨眼,五个落汤鸡一样的人,就到了卫仲道军前。

    见此情景,前军的达摩立时喝道。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还不速速让开?”

    说着,他身边的军士,几乎同时拔出了腰刀。

    这荒山野岭的,突然出现这么五个人,鬼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那个亭长一样的、嘴角带着颗黑痣的男人,却赶紧有些紧张的开了口。

    “敢问这位将军,你们可是卫仲道卫将军的兵马?”

    达摩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他冷声道。

    “不错,那又如何?”

    亭长眼睛一亮,下意识摸了把嘴边的黑痣,神情看上去有些激动。

    “敢问将军,你们可是要前往济阴?”

    达摩瞬间更紧张了,他们的行军路线虽然不是绝密,却也不是这些人能随便知道的。

    他还没开口,卫仲道却已经到了那亭长面前。

    “你们是如何知晓,我军要前往济阴的?”

    不想那亭长非但不曾紧张,反而和其他四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了一种畅快的意味。

    他拱手道。

    “将军,小人不过是……猜测罢了,若将军要讨伐济阴,我等五人愿为将军带路。”

    猜测?

    还要带路?

    想想在上郡大山中的经历,加上这帮子人无事献殷勤,卫仲道冷笑。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天上不会掉馅饼,会掉的,只有陷阱。

    不过一直四处忙碌的他,也没有立时将其揭破,看看这些人的表演,也算是一种消遣。

    虽然十分的拙劣。

    见状,那五人的神情,也愈发的苦大仇深。

    甚至卫仲道还在他们的眼睛里,看见了浓郁的仇恨,甚至是……杀意。

    亭长沉默了半晌,才哆嗦着嘴唇道。

    “卫将军,是这么回事……”

    接着,他就给卫仲道等人,讲了个他们五个如何被封楷欺压,最终背井离乡的故事。

    说到最后,三个儒生都流下了无奈的眼泪,而亭长的声音也愈发的阴鸷。

    “将军,你们攻打济阴,也算是为我等报了仇,小人为将军带路,责无旁贷。”

    卫仲道努力让自己不笑出声来。

    奶奶的,这种侮辱我智商的故事都编得出来,你们也没把我当人啊。

    远了不说,封楷乃曹操亲封的奋威将军,此人就算再不济,也不会为难几个儒生和亭长。

    再说了,就算事情真像他们所说,封楷拥兵六万,还能让他们活着离开济阴?

    不想卫仲道还没说话,眼前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只见就在亭长说完故事、儒生不住擦着眼泪的一瞬间,一道大喝突然从天而降。

    “混账东西,就凭你们几个,也敢行刺卫将军,真是不知死活。”

    声如雷震!

    说话间,官道旁的山坡上,突然跳出了个五大三粗的大汉。

    此人手里拎着一口大刀,脸上的模样除了眼睛不太圆外,几乎就是张飞的翻版。

    他也不管众人的反应,抡起手里的大刀,对着那亭长五人就是一通猛砍。

    噗嗤——

    噗嗤——

    将最后一个儒生干掉后,那汉子就将从尸体上搜出来的短刀,递到了卫仲道面前。

    “卫将军,这就是他们图谋不轨的证据,您看。”

    卫仲道虽然早已看穿了这些把戏,更不怕这所谓的刺客,却还是十分感激的道。

    “多谢壮士仗义出手,卫某感激不尽。”

    说着,他滚鞍下马,又朝那黑脸汉子问道。

    “只是不知老兄如何得知,这些人要行刺卫某?”

    汉子收了刀,笑得十分憨厚。

    “昨夜这些人在寒舍借宿,某夜半如厕,无意中听见他们说话。”

    “他们说将军的斥候,已经在济阴露了相,封楷这才派遣他们前来刺杀将军。”

    刺杀卫某?

    当初的曹仁和夏侯渊都不敢这么干!

    卫仲道暗暗点头,看来封楷这好大喜功之名,真不是白得来的。

    见状,那汉子的脸上,却突然涌现出了一抹感激。

    “将军,你不明白某为何要冒险救你,对吧?”

    卫仲道点头。

    这种情况之下,救了他就等于得罪了封楷,一般人躲都躲不及,他偏偏却迎难而上。

    黑脸汉子笑了笑,回忆的声音里,带着感激的意味。

    “几个月前,兖州颗粒无收,某一家七八口人往并州逃荒。”

    “蒙将军厚赐,这才保住了全家老小的性命,某从并州归来,就是想投效将军报恩。”

    “不想还没赶到陈留,却先碰见这档子事,小人哪有视而不见之理?”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也算是巧了。

    汉子抬头看了眼天色,才朝卫仲道说道。

    “将军,而今天色已晚,寒舍就在附近不远。”

    “请将军不要嫌弃,去舍下喝杯浊酒,权当暖暖身子。”

    卫仲道想了想,最终还是摇头道。

    “军中人多,卫某就不打搅了,达摩,就在此处扎营。”

    汉子有些失落,却也没有违拗他的意思。

    “也罢,小人这就回去收拾收拾,稍后来大营向将军报道。”

    见卫仲道微笑颔首,他这才拱了拱手,像个孩子般高兴的朝远处飞奔而去。

    蒙恬见状,微微的点了点头,看上去对此人的做派,十分的满意。

    “好,知恩图报,是条响当当的汉子,只是像这样的义士,如今已经不常见了。”

    卫仲道却暗暗的叹了口气。

    话是没错,可这汉子要知道当日兖州的饥荒是怎么来的,恐怕那就是另一方景象了。

    大营扎下不久,天色渐渐擦黑。

    卫仲道刚要抓起筷子,准备把晚饭往嘴里送时,一个雷鸣般的声音,突然在帐外炸响。

    “将军,且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