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港综世界除魔那些年 > 第230章 火烧岛监狱四大天王(求订阅求打赏)

第230章 火烧岛监狱四大天王(求订阅求打赏)

    杀手雄的办公室。

    “9527,你昨晚在哪里?”杀手雄瞅着风无常问道。

    “在三号监仓睡觉,Sir。”

    “有没有人可以证明?”杀手雄大声地吼道。

    “三号监仓的所有犯人,都能提供证明。”

    “好。很好。这也是,我希望听到的结果。”杀手雄翘起二郎腿,靠在椅背上。

    “雄哥,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风无常抓准时机,毕恭毕敬地准备套话。

    “昨晚我们北仓监狱,发生了一点变故。”

    “变故?”风无常皱了皱眉头,对方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来的,他假装不知道。

    “今天一早,我还没睡醒,就被副狱长揪起来了。你们今天不也是一样吗,天刚亮,就被拉到检测室检测。”杀手雄有点不耐烦地抱怨道,似乎在咒骂,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啊?今天不是,犯人例行的身体检查吗?”风无常故意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哼。”杀手雄冷笑了一声,“说你们没脑子,就是没脑子,火烧岛监狱从来不管囚犯的死活,怎么可能给你们做身体检查。这不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我还以为今早的身体检查,是为了选出优良的种子,好让我们配种啊!”

    “配种?!你当你们是皇帝啊?想都别想啊。”杀手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摇了摇头,拿起桌上的指甲钳,磨指甲,“9527,我告诉你,你在我这里千万不要玩什么花样。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哪敢。在雄哥你的英明神武的领导下,哪个犯人敢造次。”

    杀手雄拿手中的指甲钳,指了指风无常,“油嘴滑舌,不过这话,我喜欢听。我跟你讲,最近做人最好低调点,北仓啊,经过昨晚那一次之后,很快可能就要迎来腥风血雨了。”

    “不会吧?雄哥,你一定要罩着小弟啊。”

    看到风无常瑟瑟发抖的样子,杀手雄很满意,他把椅子往后靠在墙壁上,双腿搭起来,放在桌子上,“罩,我肯定会罩的。不过我事先声明,如果被我发现,你在耍什么小聪明,我一定不会饶过你。”说到这里,杀手雄恶狠狠地盯着风无常,就像猎狗抓捕猎物那样。

    风无常立马装出一副受教的样子。

    “可能过几天,你们就要到女子监狱那边去了……”

    “不会吧?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情?!”风无常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心里却在想着,正中下怀,刚好去那边探探,苏茜是什么情况。

    “想得美。副狱长的意思,是叫你们这群新来的犯人,过去抓鬼啊。”

    “抓鬼?抓阄我就会。谁会抓鬼啊。还有啊,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不怕告诉你,这个世界是有鬼的。所以,你放心,如果你不幸逝世了,念在相识一场,我会给你烧点纸钱的。”

    “不要啊,雄哥,你这么英明神武,一定有办法救我的。”风无常赶紧跪下来表忠心,心里想着,这个副狱长真是坏得流脓,估计灵魂检测找不出替死鬼的话,他就要风无常这批新人来垫尸底,火烧岛果然是一座冷酷无情的监狱啊。

    杀手雄看到风无常这样,冷笑一声,“我想想办法吧。记住,这阵子千万不能出风头。不然,你会死得很惨。没什么事情,就出去吧。”

    风无常登时千恩万谢,对着杀手雄三跪九叩。

    正待风无常转身之际,杀手雄忽然喊住他,“小心一个人,他叫鸣海。”

    “在这座监狱里面,谁不怕狱警啊。”风无常呵呵地回道。

    “傻帽。我既然叫你留心他,那肯定就不是狱警了。他是犯人,北仓的犯人,又称之为北仓天王鸣海,是一个四肢发达、嗜血成性的残暴分子。以前,他就是从底层这样爬起来,爬到北仓天王这个地位的。”

    “在雄哥你的英明神武的领导下,为什么你会允许,他这样没脑的莽汉存在?!”风无常的挑衅很明显,北仓监狱有你杀手雄镇场就行了,用不着什么北仓天王来威风了。

    “你以为我想,这是火烧岛监狱的规矩。这里的每一座监狱,东南西北四座监狱,都有一个天王。这就是狱长的理论,以犯制犯。其他三个监仓的狱官,基本都不管事,讲什么无为而治哦,所以在其他三个加监仓,腥风血雨那是常有的事情。”

    其他三个监仓腥风血雨,唯独北仓监狱风平浪静,这都归功于杀手雄的功劳。想不到,《监狱风云》电影里面的大反派杀手雄,居然有一天会变身正派人物,当然这个正派,并不是完全的好人。

    杀手雄也很坏,但他的坏,在风无常这两天的观察下,相比其他监仓的狱官和副狱长、狱长他们,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按杀手雄的话说,现在的杀手雄,就像北仓监狱的一根定海神针。

    某一天如果他不在了,那北仓监狱,也就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了。

    风无常当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机会了,完了之后,乘胜追击,“东南西北四个天王,都叫什么啊?”

    “你问那么多干嘛?”杀手雄警惕性地,瞅了风无常一眼。

    “这不为了,雄哥你的面子吗?出去行走,肯定不能丢了雄哥你的脸啊。”

    “哼!算你懂事。北仓,就刚刚说的,鸣海。东仓嘛,那家伙叫北枕。至于西仓,就叫黄泉。南仓那个老头,叫白神。以后撞到他们四个,见都不要见,掉头就要走。别说是你们,我们狱官,也怕了其他三个家伙。”

    “再牛的犯人,终究也是犯人,哪里及得上雄哥,你这样英俊潇洒的狱官呢!”

    “行了行了!没什么事情,就赶紧出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做。”杀手雄开始赶人了,赶人的同时,还在不断地削指甲,削那么好看干嘛,难不成学“神之手”?!

    东南西北四大天王。

    东仓天王,北枕。

    南仓天王,白神。

    西仓天王,黄泉。

    北仓天王,鸣海。

    这四个人的名字,风无常努力地搜索自己的记忆,还是徒劳无功,一点也想不起,这四个家伙到底是谁?

    若料不差的话,昨晚他肯定遇到,其中一个天王了。

    如果每一个天王,都像昨晚那个功夫少年那样,那这次的火烧岛任务,真的是困难重重。

    想想,都有点头疼。

    回到屋脊重新干活的时候,其他犯人一副见鬼的表情,居然有人被狱警带走之后,能够完好无损地回来?!

    这可是,从来就没有的事情啊。

    大家看风无常的眼神,立马变得崇拜起来。

    这时候,他们干活累了,正好可以休息一会。

    钟天正走过来,“常哥,你要找的人,回来了。”

    风无常循着钟天正的手势看下去,一个胖子,正嬉皮笑脸地,走在操场上。

    “鹧鸪菜。”风无常笑了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