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安卿 > 第八十三章 行事过绝

第八十三章 行事过绝

    “永宁郡主言重了。”

    此刻上官昭仪心下虽抱着狐疑,但看着面前的李绥终是款款起身,优雅地向元成帝和杨皇后行下一礼,随即微微侧首看向李绥满带书香气质的含笑道:“臣妾所为皆是本分,更何况能为陛下和皇后娘娘分忧,也是臣妾的福气,又怎能以此居功,讨要恩典。”

    坐在上面的杨皇后看了眼但笑不语的李绥,心下也不曾明白李绥所想,但她知道,李绥既提出此话来,就必有其间的道理,更何况方才那席话也是提醒了她。

    当年她嫁于元成帝为皇妃不久,上官昭仪便以侧妃身份入了府,一路风雨十年,在这宫里也是老人了,就连废为庶人的郑氏都曾以诞下皇子的功劳晋升为淑妃,如今上官昭仪作为九嫔之首,晋升为妃应是理所当然之事。

    竟是她疏忽了。

    念及此,杨皇后看向上官昭仪和颜悦色道:“永宁说的极是,昭仪不必自谦——”

    说罢,杨皇后侧首看向身旁的元成帝渐渐生出几分愧色来,语气也是愈发温和谦谨:“这些年来上官昭仪辅佐臣妾打理六宫,既有苦劳,更有功劳,此前皆是臣妾疏忽了,竟未能思量到这些——”

    听着这番话,看着眼前这张再熟悉不过的容颜娇靥。元成帝未曾发一言,这些话若是旁人说来,他势必觉得虚伪不堪,可杨皇后是他的发妻,他很清楚,这些话必然是出自她的肺腑。

    这世间,从来只有她,只有他的虞娘,才会这般得体大度地陪他面对这世间一切的波澜诡谲,不曾生出丝毫怨言。

    想到这里,元成帝不由怔怔然,许久未能说出话来,内心深处却是溢散开汩汩暖流,伴随着些微地抽痛,让他觉得窒息难忍。

    他知道,那是感动,更是愧疚,难堪,自责——

    “今日趁此,也是该为昭仪晋晋位份了。”

    就在杨皇后笑意随和时,杨崇渊看着对面立着的少女,似乎突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眸底不由微微划过一丝光亮,心下也渐渐生出几分慨叹来。

    阿蛮,的确是个有胸有城府的孩子。

    只可惜,托了女儿身。

    “皇后殿下说的极是——”

    听到杨崇渊骤起的声音,众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去,只见杨崇渊仿佛稳坐钓鱼台般,看了眼上官昭仪,随即顾自坐在那儿,拱手朝着元成帝遥遥一拜道:“陛下,自庶人郑氏离去,这淑妃一位已是空缺甚久——”

    一听到“淑妃”二字,众人都不由神情一变,颇有几分讳莫如深的样子。

    然而杨崇渊仿佛未曾察觉,反倒是笑的极为诚挚地看了眼对座的上官稽道:“尚书令家风严谨,上官昭仪自入宫伴君以来,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如今我朝既有皇后殿下母仪天下,六宫之中,也有昭仪的却辇之德,思量间,唯有一个淑字最为相得益彰,臣以为晋封昭仪为淑妃无疑是六宫所盼。”

    “陛下以为如何?”

    虽是问句,可元成帝却丝毫没有从中听出询问商榷之意,反倒是听出了杨崇渊的不容置疑。

    淑妃——

    这短短二字,便足以将他再次拉入那无边冰冷彻骨、万分耻辱的寒夜。

    同样是这座灯火辉煌的阁楼上,再看着眼前这六宫粉黛,再想起方才的靡靡之音,郑氏被活活缢死在他面前的那一幕仿佛又直直窜入他的脑海,他甚至能听到郑氏在他耳畔凄楚无助地一声又一声地唤他“陛下——”

    几乎是不自主地,元成帝掩在广袖下的手一点一点攥紧,一种沉闷而重的力道骤然横冲直撞蹿入他的胸腔,让他几乎要作呕。

    自淑妃郑氏被当众绞杀,这一位份便成了六宫的禁忌,噤若寒蝉。众人皆知,大周四妃位列九嫔之上,仅屈于皇后之下,贵、淑、德、贤,诸多选择,可杨崇渊却偏偏提出了这个淑字,这言下之意已是再明白不过了。

    他是在告诫他,告诫上官氏,更是告诫这朝堂、天下,如果与他作对,昔日的淑妃,昔日的郑氏便是他们的明日。

    同时,也是为了警醒他。

    杨崇渊是想让他此生都活在那一夜,活在“淑妃”这个梦魇里,让他日日看到眼前的上官氏,听到那一声声熟悉的“淑妃”,不得不一次次记起那屈辱的一切。

    想到此,元成帝不由想笑,恍然间他似乎看到了杨皇后复杂的眼神,愧疚、心疼、还有酸楚——

    这一刻他突然不知道,他与虞娘究竟谁才是被锁在这座牢笼里的可怜人。

    看似至高无上,实则不得自由——

    “太尉说的甚有道理。”

    元成帝强压住心下的阵阵起伏,佯装什么也不知道般,紧紧攥着座下硌手的龙椅,顺从地向座下杨崇渊颔首道:“传朕旨意,昭仪上官氏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垂范六宫,特晋封为淑妃,择吉日行册封礼。”

    听到这声声圣意,上官氏默然起身。

    终温且惠,淑慎其身?

    上官氏心下哂笑,杨崇渊这是在警告她日后行事要温和善良,谨慎恭顺?

    想到此,上官氏几乎是抑制不住地想笑。

    在如今这后宫之中,若是这般的人,只怕早已被撕咬的连骨头渣也不曾剩下了罢。

    “臣妾叩谢陛下圣恩、皇后殿下隆恩——”

    上官氏虽柔弱妩媚,此刻却显得分外气度绝然,只见她不紧不慢叩拜行礼,再抬起头来,那笑是再自然不过了。

    听到周围人的恭维声和祝贺声,上官氏看到了父亲上官稽眼中的深意,而最后她的目光掠过一众人,落到了座上那个光芒万丈的温柔女子身上。

    温良恭顺,

    杨皇后便算是这六宫之中最为温和善良的人了罢。

    可这些善良,都是踩在杨家、李家这两座仿似不可撼动的高峰之上罢了。

    若没了杨家、李家,又谈何善良。

    世家嫡女的出身、母仪天下的尊位、九五之尊的宠爱、还有这尚未出世便得尽帝心的皇嗣。

    杨皇后,好似甫一出身,便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一切,这世间可曾有公平可言。

    似乎是没有的。

    既然没有,那就由她亲手来打破罢。

    眼下上官氏坐上了淑妃之位,那位新进的突厥公主该给予何位份,几乎是再明白不过了。

    在众人还沉浸在方才所谓的“喜色”当中时,元成帝看了眼座下神色平静的杨崇渊一眼,随即看向突厥公主阿史那阿依道:“阿史那阿依公主秉性柔嘉、持躬甚淑,着册封为昭仪,晓谕六宫。”

    这一刻,众人再次齐声恭贺,醉意朦胧的歌舞也再一次充斥着这一座恢弘辉煌的大殿,可李绥却知道,除了眼前那得偿所愿的突厥公主,没有一人笑的真心、舒心。

    她方才骤然为上官氏请封的确非兴之所至。

    如今的时局旁人不明,她却是不能不明。

    今日长公主这一场请求赐婚,上官稽看似是顺从圣意,只怕不过是虱子上覆盖的华丽锦缎,再虚假不过了。

    若她推测的没错,上官稽必是以清君侧,诛杨、李为名,与这位在突厥颇有权位的彭城长公主达成了协议,由彭城长公主游说突厥大可汗,与他上官稽皆为姻亲,介时上官稽便可以江山之利、进贡之利与那突厥大可汗结盟,在怂恿突厥进犯长安时来一个里应外合,从内部发生政变,只要杀尽杨家、李家,这长安城又有谁还能与他上官氏抗衡。

    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七岁小儿尚还明白的道理,如今这位身居高位、门生诸多的尚书令似乎忘了。

    可见,上官氏为了赢得这一场殊死搏斗,已是疯魔了。

    疯魔到不惜串通强敌,引狼入室。

    若他上官氏真的达成所愿,那尝到了长安血、冲入了长安城的突厥人还肯退回那茫茫戈壁吗?

    李绥猜测不出来,更不会去猜测。

    前世里,上官氏计谋落空,最终不过落了个身首异处。

    这一世,她也绝不会任由上官氏以长安百姓、天下子民为赌注,去成就他那段满心期盼的帝王梦。

    想到此,李绥看着眼前那个笑意亲和的接受着众人恭贺,与人举杯对饮的上官稽,突然觉得那张满目慈悲的脸仿佛在一点一点与杨崇渊温沉的脸重合。

    从始至终,上官稽与杨崇渊皆是一样的心思,一样的人。

    人人皆以杨崇渊为乱臣贼子,不过是因着上官稽一直打着皇帝的幌子,以他那四世三公的清贵门面作装饰罢了。

    所以她今日如此作为,不过是知道这突厥公主笃定要嫁给皇帝,便是打乱了上官稽的阵脚。

    既然这一汪深潭已然被搅浑了,她只有搅得更浑浊,才能保得阿姐的平安,拆解上官氏的阴谋。

    无疑,杨崇渊明白了她的深意。

    明白了只要将上官氏晋封为妃位,以那突厥公主的身份坐上昭仪之位便是顺理成章。

    上官氏虽为妃位,看似高人一等,可在这位新晋的昭仪面前,终究不会有太多的底气,因为人家有着虎视眈眈的突厥母家。

    她只需要这般四两拨千斤的和上一把稀泥,便能轻松在上官氏与突厥人之间插下荆棘,日后这同盟只怕也会因着这后宫利益而变得支离破碎。

    可李绥没有想到的是,杨崇渊做的太过决绝。

    竟会以一个淑妃之名,对皇帝、上官氏和他们背后的朝臣使上一记敲山震虎。

    兔子急了尚会跳墙,更何况是这样一群心思多端的人。

    她不相信杨崇渊不曾想到这些,她更不会相信杨崇渊无法想到,他做下这一举动后,将会为阿姐带来怎样的危机。

    可见,他当真是无心之人。

    自始至终在他的皇图大业里,都从未将一切人的安危放在他的眼里。

    哪怕是自己的亲生骨血。

    帝王家本凉薄,这两世都将她看的透彻心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