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神尊,魔皇大人又来碰瓷了 > 第224章 究竟是谁

第224章 究竟是谁

    “你这样说让妹妹多伤心你知道吗!哥,妹妹奉劝你一句,远离云倾绾,她不是你能够得到的女子。你看看云家,曾几何时也是南城第二的大家族,现在呢?家破人亡只剩下她一个人,这种拥有不详命格的女子,断然不能进我们风家的门!”

    “再者,她杀人不眨眼,是出了名的冷面女魔头,这样的女子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风晴一口气将心底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奈何不论她说什么风泽都听不进去。

    “晴儿,你若再提起此事,哥哥当真要生气了。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再说倾绾一句不是,哥不想再听到这些。你出去吧,哥想一个人静静。”

    风泽说罢直接背过身去不再去看风晴,见他都这般态度,风晴只好无奈离开。

    简单吃过饭后,风泽便来到城中各处寻找云倾绾的下落,只是半日光景下来,各处眼线没有一个人发现云倾绾的踪迹。

    这几日云倾绾鲜少出门,也没有在外人面前露面,所以才没被人发现。

    陈家别苑。

    陈初雪拿到探子刚刚送来的情报,笑着来到云倾绾面前开口道:“绾姐姐,这外面找你的人可真多呢,你猜猜,都有谁?”

    “谁?风泽?”

    云倾绾下意识的便想到了风泽,毕竟是在东城,风家的地盘上,风泽应该会四处派人寻找她的踪迹。

    “猜对了!不愧是绾姐姐,不过嘛,还有一个……”

    陈初雪故意卖起了关子,坐到石凳上,将手里的情报递给了云倾绾。

    云倾绾接过粗粗扫了一眼,略微惊诧,随后嘴角微扬笑道:“一个小小的护城司队长,竟然也敢打本姑娘的主意。”

    纸条上写着护城司一队队长罗进自从上次在第一楼见过云倾绾之后便派人打探她的消息,知道她住在陈家别苑,但是关于她的身份却一无所知。

    毕竟陈家别苑里服侍的侍从和婢女全都是陈震精挑细选的,没有一个人会对外走漏半点风声。

    所以现在罗进几番探查无果,正在想办法继续查探云倾绾的身份。

    “绾姐姐,这家伙是第一小队的队长,护城司一共有九支小队,阳广便是七队队长。我觉得,咱们或许可以从这个人身上下手。”

    陈初雪说话时,眼中一抹狡黠的笑意,与云倾绾一拍即合。

    “没错,既然他想打我的主意,那我就给他一个机会。初雪,我出去一趟。”

    云倾绾说完站起身,对着陈初雪微微一笑,后者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绾姐姐,上次那套月白锦裙超级适合你!不如你就选那套!”

    聪明如陈初雪,一眼便猜到了云倾绾要去做什么,连忙喊道。

    “好,听你的。”

    云倾绾宠溺一笑,回房换好了衣裙,又戴了一块面纱掩面,这样她走在大街上,别人便看不清她的模样。

    罗进毕竟是见过云倾绾穿这套衣裙,想必这几日也是魂牵梦萦,对这套衣裙更是过目不忘。

    所以……她只需在那人面前出现一下……

    城南街市,护城司第一小队队长罗进正百无聊赖在街上巡视,身后跟着几个侍卫,沿途百姓一看到他们唯恐避之不及。

    罗进一行人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手下兄弟们偶尔对商贩们“关照一下”,那些人便会乖乖的奉上银子。

    “大哥,你最近两日怎么魂不守舍的?想什么呢?”

    冯升跟在罗进后面,明显察觉到了罗进心不在焉,对巡视的事情根本没放在心上,连忙凑上前小声问道。

    “你说,那女子住在陈家别院,跟陈家二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

    罗进的话顿时让冯升明白了一切,连忙笑着应道:“原来大哥是在想那日遇见的美人啊!既然咱们查不到,不如直接派人蹲守在府门口,只要那女子一出门,咱们就去装偶遇如何?”

    “就你想的到?我早就派人盯着了!可是这两日她那边什么动静也没有,我这不是没别的办法么?”

    罗进伸出两根手指在冯升的额头上敲了下,眉头微蹙道。

    “大哥别生气,那要不小弟我代表您去登门拜访,送封信给那姑娘?约她出来聊聊认识下不就知道了么?”

    “人家是跟陈家二小姐顾家大少爷一起出入的,你觉得她能接受我一个小小护城司队长的邀约?你这猪脑子里面都装的什么东西?平日里养你干什么吃的,关键时刻完全靠不住!”

    罗进一听气的恨不得抬手给冯升一拳头,谁料拳头才刚刚扬起,忽然见冯升面带惊恐的指向他身后不远处,颤颤巍巍的道:“大哥……大哥那不是……那不就是那个美人么!”

    “谁?”

    罗进循着冯升的手势回转身看向对面街道,一个身姿窈窕的女子正在一处卖首饰的摊贩前停留。

    虽然看不清样貌,但她身上所穿的衣裙罗进却过目不忘,正是那日在第一楼遇见的女子所穿的月白锦裙!

    “算你机灵,赶紧的,给大哥把场面撑起来!”

    罗进说罢连忙昂首阔步朝着云倾绾走去,身后侍卫们全都精神抖擞毕恭毕敬地跟在他身后。

    “老板,这幅耳环怎么卖?”

    云倾绾眼角的余光瞥见他们过来,随手拿起一副耳环对着摊贩老板询问道。

    “姑娘眼光不错啊!这耳环只需要一两银子!姑娘喜欢的话一定要带走,别错过了哦!”

    “一两……”

    云倾绾听见老板的话面露难色,将那副耳环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

    刚刚收回手,便见一男子伸手将那副耳环拿到手中,嘴里一副不屑的口吻说道:“就这破铜烂铁的东西也值一两银子?老张,我说你摊子是不是想讹人?”

    罗进故意展现出一副高大威猛的形象站在云倾绾身侧,目露凶光看向摊贩老张,老张吓得连连摆手道:“罗爷,您要是喜欢尽管拿去,不要银子,一分都不要!”

    “是你?”

    云倾绾闻声抬眸看向罗进,惊讶道。

    “姑娘好巧啊,竟然在这里遇见。你一个人出来逛街?这东西太差,配不上姑娘你,要不我带你去另一家店铺瞧瞧?那里的首饰可都是真金白银,绝对衬得上你!”

    罗进说罢将那副耳环直接丢回到摊位上,满眼不屑地瞥了眼摊主老张。

    在罗进看来,这些路边摊贩的东西也就寻常小姑娘还有穷苦人家的女子买来戴戴,像云倾绾这样的美人,这些东西根本配不上她。

    “不必了……我……我就随便逛逛,不买什么。”

    云倾绾面露难色,对着罗进欠了欠身转身匆匆离去,罗进见状连忙带着一行兄弟追了上去。

    街市上的百姓们看到这番场景,不用猜都知道是罗进瞧上了哪家姑娘,甚至都在心里默默为那位姑娘祈祷。

    “姑娘,姑娘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罗进追上云倾绾,连忙喊道。

    “在东城有大半是我护城司的地盘,你若是遇到什么困难不妨对我说,我虽然也不是什么达官显贵,比不上陈家和顾家那种身份,但也许能帮你一二也说不定呢?”

    “让大人见笑了。”

    云倾绾闻言站定了身子,对着罗进再次行了一礼,尴尬笑道。

    “你们都继续巡逻去,别吓着了这位姑娘。”

    罗进见云倾绾对他身后的护城司卫队似乎有些害怕,连忙对着兄弟们呼和道。

    “还不快走,别在这儿碍眼!”

    冯升见状十分识趣的转身对着众人招呼道,一行人连忙四散开继续巡视,留下云倾绾和罗进二人独处。

    “姑娘,那日我见你与陈家二小姐似乎十分熟络,敢问姑娘是哪家小姐,因何事来到东城?”

    罗进见大家都走后才靠近云倾绾询问道。

    “不瞒大人,小女子来自南城,本也出身大户人家,奈何家道中落突生变故,如今只剩下小女子一人。陈小姐是我在来东城的路上偶遇的,那时我险些被贼人欺辱,好在陈小姐挺身而出,随后又收留了无家可归的我……”

    云倾绾说这番话时,眸中带泪,伤心欲绝,任谁看见都会心疼不已,更何况是小小队长罗进?

    罗进闻言连忙关切道:“原来如此,那姑娘你就一直留在陈家别苑么?可有想好别的去路?”

    “暂时还没有,我已经叨扰了陈小姐数日,眼下已经不好意思再留在那里。大人,您见多识广,这城中可有什么活计是小女子能做的?我想找个地方安身立命,最好能赚些银子自保。”

    云倾绾眨了眨水灵无辜的大眼睛看向罗进,被她的双眸这么一瞥,罗进顿时觉得三魂没了七魄。

    谁能对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视若罔闻?!

    “你……”

    “大哥!”

    罗进话到嘴边还没开口,身后冯升忽然小跑着过来喊道。

    “叫什么叫!没看到我在跟这位姑娘说话吗?”

    罗进没好脾气的回转身看向冯升,见他行色匆匆,知道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又道:“什么事情,快说!”

    “大哥,上头命您赶快过去,说是府上遭了窃贼,霍大人正在盛怒,您小心着点。”

    冯升的话让罗进眉头一皱,他转回身看向云倾绾,略带歉意道:“姑娘抱歉,我这边有点急事需要我回去处理,待处理完毕,我会寻个机时间亲自去陈家别院找你。”

    “你刚才说的事情完全不用担心,有我在东城一日,姑娘大可不必为生计发愁。”

    “先告辞了!”

    罗进一番话说完对着云倾绾点了点头,连忙跟着冯升转身朝司主府奔去。

    见他们一行人身影消失在街拐角后,云倾绾才嘴角微扬,漫步走进了旁边的巷子里。

    “云倾绾,你可真是好演技,竟然能骗得护城司的人团团转,刚才看到你那番模样,本公子看了都有些于心不忍呢。”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略带嘲讽的男声,云倾绾眉头微蹙,知道自己身份被对方识破,肯定是遇上了一个麻烦的主儿。

    “阁下此言何意?小女子刚刚对那人所言非虚,难道南城云家不是大户人家?家中也确实出了变故只剩下我一人,何来欺骗?”

    云倾绾说罢回转身,一道剑气忽然迎面而来,她连忙后退两步一个转身避到了一边,那道剑气落在墙上,顿时出现一道印痕。

    “倒是你,一见面就大打出手,还真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心呢。”

    云倾绾的声音悦耳动听,躲避剑气时衣袂翻飞身姿卓越,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她现在面对的那人却丝毫未将她的美貌放在眼里。

    “果然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我倒要看看你能在我的剑下躲过几招!”

    那男子并未露面,却有数道剑气从四面八方而至,云倾绾感受到周身似有若无的杀气,知道这次碰上的绝对是一个劲敌。

    她不敢掉以轻心,连忙唤出一把冰剑握在手中,随后又凭空生出数道冰棱,依次迎上了那些剑气。

    在她快速的见招拆招后,那些剑气都落在了她身后的围墙上,围墙已经被剑气打出了数道伤痕,可见这剑气有多狠戾。

    “不怜香惜玉也就罢了,还喜欢当缩头乌龟?有本事出来面对面的打,躲在暗处装什么神秘?”

    云倾绾故意言语刺激对方,想让对方现身,却没想到耳畔传来对方的阵阵笑声。

    “呵呵呵……就凭你?云倾绾,你该自认倒霉,能够死在我的剑气之下,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本公子的剑还从未杀人,能让它沾染血腥气的,你是第一个!”

    男子话音刚落,又有数道剑气朝着云倾绾袭来,只是这次明显感觉到比之前两次出手更重!

    云倾绾再次抬起冰剑迎上剑气,那剑气触碰到冰剑的瞬间,冰剑便粉身碎骨!

    手中空无一物的云倾绾只好再凭空生出一张巨型冰盾挡在身前,可那剑气又狠戾又霸道,连冰盾在那剑气前都不堪一击!

    云倾绾还从未遇到这样棘手的人物,哪怕是对战过数个在武林当中响当当的人物,这冰盾也不会被对方须臾打破!

    来的人,究竟是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