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佬她今天又打脸了 > 第八十三章:发现风灵花的线索

第八十三章:发现风灵花的线索

    “那白衣公子说姑娘见到他自然就明白了。”

    见陌黎准备起身白容忧连忙道:“不可轻举妄动。”

    “无事,看看也无妨,武功我还是有的。”陌黎投过去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再不济,还有烈焰呢,别以为她用不了灵力好欺负。

    “那小心。”

    随后,陌黎向门边走去开了门道:“带我去看看。”

    “姑娘请。”俩人自始至终都低着头,就好像,生怕被人认出来似的。

    紧接着,一前两后便下了楼梯,可当陌黎刚要出大门时后方的其中一人便猛然朝陌黎的脖子而去。

    而陌黎丝毫没有反抗的顺势倒下,倒不是她没反应过来,而是想看看这俩人搞什么鬼,如果是杀她的,那便等无人时解决了。

    只不过,要委屈白容忧多等一会儿了。

    随后,一人扛起陌黎朝着另一个楼梯间走去。

    而此时,化妆间,纤音梵已化好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是她,第一次在京城画成别人的样子。

    随后,纤音梵又换了件红衣便出门朝着祁御殇所在的房间而去,她的衣服上可是有迷香,她就不信,祁御殇不中招。

    付出实际行动的办法可是有很多种……

    此时,正在喝茶的白容忧似是听见了脚步声,他将茶杯中最后的一点茶一饮而尽后便放在了桌子上,而刚放下去‘陌黎’便来了。

    “祁公子,久等了。”‘陌黎’低着头双手放在腹部,她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期待与害怕。

    “陌姑娘坐。”白容忧朝‘陌黎’笑道,呵,敢装酒儿?她也配?这纤音梵还真是让他刮目相看啊。

    “陌姑娘刚刚做什么去了?也不和我说声就走,害我担心半天。”说话间,白容忧又倒了杯茶。

    “刚刚……”这么短时间内,她上哪编理由?

    “怎么,是难以说出口?”他还以为在青楼待久了,纤音梵的理由可以张口就来,原来……是他高看了。

    纤音梵抓了抓裙摆“道:并非……刚刚有位朋友找我,所以没来及与祁公子说。”为什么要一直问这个问题?

    “陌姑娘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说着,白容忧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晃了晃,不等‘陌黎’说话,他又道:“陌姑娘,我喜欢说实话的人。”

    “祁公子,何必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呢?”‘陌黎’笑着起身坐在了祁御殇的一旁,而此时,她身上的迷香,也慢慢发作了……

    ‘陌黎’一脸害羞的看着祁御殇“祁公子……你……喜欢我吗?”看着祁御殇的不为所动‘陌黎’干脆直接上手。

    “祁……!”‘陌黎’话还没说白容忧便猛然间抓住‘陌黎’的手腕,语气有些阴冷“别用她的脸这样看着我,恶心!”

    祁御殇直接甩开了‘陌黎’的手。

    “我有点不懂祁公子在说什么。”难道……迷香对祁御殇没用?不可能啊,但不等她细想祁御殇接下来的话便等于将她打入了万丈深渊。

    “不懂?那我来跟你说说好了,其一,我跟陌姑娘说的是,我姓白,她唤白公子,其二,她出去前,是有两个女子说她的一位白衣朋友找她。”

    白容忧一脸冷漠的看着纤音梵,冷冷的说道:“现在,纤音梵,你可懂了?”给了机会不珍惜,那也就怪不得他了。

    “祁……祁殿下,我……我不是故意的。”说着,纤音梵连忙下凳双腿跪在了祁御殇的面前。

    “是……是老鸨,她让我来的。”一边说着纤音梵一边抓着白容忧的袖子,她的眼眸中尽是泪水。

    “老鸨?我让你待在青岐,你却不听话跟了过来,老鸨让你过来伺候,你便听话的来了。”

    说着,白容忧一只手抬起了纤音梵的下巴慢慢道:“纤音梵,你说你用自己的脸不好吗?为什么要用她的脸?”

    “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此时,纤音梵脸上的妆容已经慢慢被泪水冲刷成一个“小丑”了。

    “饶你?我这人最讨厌,不说实话的,给了机会不珍惜的人,所以,你已经没机会了。”随后,白容忧猛然使力捏断了纤音梵的下巴。

    纤音梵想喊,却发现,怎么也喊不出来,她一脸害怕的看着白容忧,这个男人……好可怕!

    白容忧眼神中尽是冷漠“下次,投个好胎,说话,谨慎点。”随着白容忧的话落,纤音梵也闭上了眼睛。

    死在白容忧的手里,她也满足了,她这辈子都给了青楼,如今再也不用接待谁了,她终于解放了……

    看着闭上眼的纤音梵,白容忧松开了手,而纤音梵也随之消息,他黑色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波澜,有的,只是深不见底的如夜空一般的黑色。

    而此时,不知是时间正好还是其他,陌黎回到了房内。

    而刚刚一脸冷漠的神情的白容忧此时却在陌黎来了之后一秒变成温温柔柔,彬彬有礼的样子。

    “陌姑娘,怎么这么久?”白容忧边说边倒了杯茶向陌黎递去。

    “谢谢。”陌黎接过了茶一饮而尽,随后,她便坐在了白容忧的对面“解决了两个不重要的人,抱歉,让白公子久等了。”

    “像陌姑娘这样心善又美的人,在下等多久都愿意。”

    “我与白公子不过一面之缘,白公子怎么能确定我心善呢?”心善吗?那只会死的更快吧?她现在之所以能平安在这凡界……全是因为她与月寂离的关系。

    魔界像个凡人,到了凡界……她同样如同凡人,百花杀,玄羽剑这两样她什么时候才能用到?

    “美的女子,不都心善吗?”白容忧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刚入凡尘的样子看着陌黎,然后……因为白容忧装的太像,又加上陌黎对他有好感,他成功让陌黎信了。

    “白公子不会是初入凡尘吧?”

    “陌姑娘真是一猜就中。”原来……装个样子,酒儿……应该说,黎儿就信了,也不难嘛,培养培养感情,说不定……

    他正想着,陌黎便开始告诫起他了:

    “白公子,我跟你说,这凡界的凡人啊,有好有坏,你不能因为别人对你稍微好点就觉得别人是好人。”

    “同样,你也不能因为别人做了一件坏事就认定别人是个坏人,万一他表面看起来是在做坏事,实际上却是在做好事。”

    “还有啊,你这副饱读诗书的模样一看就是那种被人欺负还不敢还手。”

    “那在下要怎么做才能让别人不这么以为呢?”被欺负了不能还手的模样吗?除了黎儿还有谁敢欺负他?

    “你得表现的凶点,就是什么高冷的表情,或者身上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再或者霸道点。”

    “那……陌姑娘觉得在下适合哪种?”高冷?生人勿近?霸道?他……应该不需要吧?

    “呃……你这副模样,好像都不大适合,要不这样吧,我们今日遇见,也算有缘,我做大哥,你做小弟,有肉绝对不会让你喝汤。”

    “可……陌姑娘……我比你大呢。”大哥?小弟?她在凡界的性格竟是这样的吗?

    “那要不……”

    不等陌黎说完,白容忧便道:“我们就做朋友吧。”朋友上升的概率可比兄妹大多了。

    沉默了片刻,陌黎回道:“也行,那便朋友。”跟着白容忧说不定还可以找到风灵花的下落。

    “那,我称你为黎儿可好?这样,以后在别人面前若有谁上来打扰你,你也可以借着这个称呼拒绝。”白容忧一脸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你。

    “那我称你为容忧。”猛然间,陌黎突然想起月寂离,不过很快便是转瞬即逝。

    “好。”

    “那不知黎儿来凡界所谓何事?”

    “我有位朋友陷入沉睡,要让她醒来得需要风灵花,而这花长在凡界,样子是白色的。”话语中,陌黎带着一丝悲伤,有仪,你一定……要等我!

    “风灵花?”

    “容忧见过?”陌黎连忙问道,如果见过,那自然最好,她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并未,但若有风灵花画像,或许在下能找一找。”他是神界的人,在凡界自然不会收到什么限制,哪怕,他把这个凡界搅得天翻地覆,也不会发生什么。

    “真的?”陌黎心中一喜赶紧掏出万丹册翻到了那一页“这个样子。”陌黎将书推到了白容院面前。

    白容忧只看了便开始低头陷入沉默,然后放出神识遍布正个凡界探寻,每个地方,每个角落,他都不放过。

    几刻钟后。

    “怎么样?”看着抬起头的白容忧,她眼神中尽是期待,终于,要找到了吗?浪费了这么多天,此时的她根本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是找到了,在言王府。”

    白容忧刚说完,陌黎便皱眉:“言王府?你确定……没看错?”在温儒言手里吗?

    “没看错,怎么了?不妨跟在下说说,说不定,我可以帮你。”看着陌黎皱眉,白容忧连忙关心道。

    “没事,容忧,谢谢你,这件事,我自有计划,我不想你卷进来。”温儒言……为什么要跟他有关?

    “黎儿,刚刚还说做朋友,现在遇到问题,你又不把我当朋友了。”他不怕被卷进来,他怕的是……她遇见任何事都不找他。

    在神界自从见到月寂离后就是如此,难道……在凡界……也要如此吗?他就,那么不值得让她相信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跟皇家有牵扯,你初入凡界不能被卷进来,就这一件事让我自己解决。”她是真的不想让白容忧掺和到这件事中。

    “既然黎儿如此坚持,那我还能说什么?黎儿,你记住,万事有我。”在凡界,他就当个表面闲散之人吧。

    “不知黎儿可有落脚的地方?”

    “并未。”落脚的地方?皇宫应该……不算吧?她是被带去的。

    “若黎儿不嫌弃,便来我府邸吧,你一个姑娘家,在外抛头露面总归是危险。”没有落脚点……那……她难道不是在皇宫居住?

    “这……”

    陌黎有些犹豫,但还不等她开口,白容忧便笑道:“黎儿不必怕,我府内没有什么人,而且,在这凡界,我只有黎儿这一个朋友,所以不必担心有什么闲言碎语或者乱嚼舌根的人。”

    “那……麻烦容忧了。”有这样一个饱读诗书还处处为人着想的朋友,似乎也不错,关键,他不是凡界之人,所以她也没什么好担心他会对自己不利。

    “不麻烦,黎儿是我的朋友,这些自然是应该的。”

    随后,白容忧起身道:“这顿饭,很好吃,走吧,我带你去看看。”

    “好。”

    言完,俩人一同朝着楼下走去。

    茶花楼楼下。

    看着俩人下来的身影老鸨赶紧上前道:“两位吃的如何?”边说着,她边向后望去,似乎是想找什么人。

    “黎儿,你先在外面等我,我与这老板有些话要说。”白容忧转身对陌黎说道。

    “好,那我在外面等你。”陌黎也不多想,朝着茶花楼外面走去。

    确认陌黎到了外面,白容忧瞬间阴着一张脸看着老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