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世间温柔 > 第三十五章,胃病

第三十五章,胃病

    十月份的天,总是凉飕飕的,乔温柔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可能是这个世界上被上天遗忘的孤儿。

    她嘴上说着过一天算一天,可谁不想好好的活着呢,谁不想快快乐乐的活着?

    她离开A市,身边没有妈妈,回到A市,身边没有爸爸,从头到尾,她都只是一个人。

    渴望得到爱,但也只能是渴望。

    回到A市,她唯一的惊喜就是认识了很多朋友和慕江南。

    她在自己最颓废的时候喜欢上了满身清爽,干干净净的慕江南。

    慕江南和她正好相反,慕江南的生活是乔温柔的梦想。

    乔世广比许音大15岁,慕连城只比乔世广大一岁,裴敏和许音差不多大,基本都是一毕业就结婚生子,结局却相差甚远。

    “乔温柔,醒醒。”

    乔温柔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望去,程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快点醒醒,下节是体育课,你不上体育课也别待在班级睡觉啊,被老师发现就糟了。”

    乔温柔半懵半醒的直起身,看着身上穿的慕江南的外套,她又梦到以前那些事了,只是这次……好像还有慕江南。

    “嗯,谢谢啊程锦,你快去吧,迟到了会被老师罚的。”

    “嗯,那我走了。”

    乔温柔还没睡醒,发了会呆,起身擦了擦黑板,站在窗前看着操场。

    她八岁就跟着乔世广去了B市,想想有些好笑,那个时候乔世广从来没有问过她想不想去,要不要跟他去之类的话。

    许音也没留过她,乔温柔就那样被拉着走了,在B市那些年,真的是乔温柔觉得自己把这辈子甚至下辈子的苦都吃了个遍。

    乔世广来到B市,没有了许音,他仿佛换了个人一样,他不工作,爱上赌博,从不喝酒抽烟的他坏了几十年的规矩,乔世广之前醉酒后说过一句话。

    他说:“乔温柔,你真的……和许音很像,不止是长相,还有性格。”

    乔世广没想过再婚,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那么多年都没能忘记许音,他希望她好,这样他也会好受些。

    可渐渐,乔世广开始发泄,乔温柔就成了那个发泄口……

    乔温柔从来没和乔世广说过自己在学校里一个朋友都没有,连老师都不待见她,她每天去上学,脸上总是带着伤,红一块紫一块,家长会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坐在位置上。

    那个时候班里的同学总是打赌,堵乔温柔今天哪里会受伤,堵输了的那个人,就会在下课请其他人吃零食。

    她那个时候总是很听话,不敢惹事,因为会叫家长,而乔温柔只要和乔世广一提,便会挨打。

    该经历的她都经历了,不该经历的她也提前经历了,不管还有多少想对付她的人,讨厌她的人,她都没有怕过,一次都没有。

    胃隐隐作痛,乔温柔微微皱眉,扶着窗边,一手捂着胃,缓缓蹲在地上。

    还有十分钟下课,慕连城此时一手拿着教学资料,一手拿着茶杯,不紧不慢地走进教室。

    下节是慕连城的课,乔温柔想说话,但压根出不了声。

    慕连城放好东西,也想去窗前看看风景,不料被吓了一跳。

    “乔温柔?你蹲在这干什么?”慕连城推了推眼镜,略显惊讶。

    乔温柔想说话,但不知怎么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

    “带药了吗?”慕连城也跟着紧张起来。

    乔温柔咬着牙摇了摇头,手指冰凉。

    “能站的起来吗?我送你去医务室!”

    乔温柔觉得自己意识有些模糊了起来,她有点看不清慕连城的脸了……甚至……听不清慕连城在说什么……

    “乔温柔!乔温柔!”

    *

    乔温柔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在帮她输液,她认识这个人,只看了一眼又轻轻闭眼,知道了自己在医务室。

    “你醒了?”何童摘下口罩,“你这胃病还挺严重的,吃药了吗?”

    “没有。”

    何童抬眸瞥了她一眼,半响后开口:“多久了?”

    “挺久了。”

    第一次遇见这种满不在乎还不配合的病人,何童有些恼:“挺久了是多久?”

    “都好几年了,我真的记不清了。”

    “年轻人要好好爱护身体。”

    “嗯,我这病都好几年了,偶尔就会复发一次,我也习惯了。”

    “我给你开些药,要按时吃,你还有点低血糖,平常注意饮食,把身体调养过来。”何童说完就去拿药。

    铃声响起,也不知是上课还是下课,乔温柔缓缓睁眼,最开始只是觉得胃疼,到后来四肢无力,眼前乌黑,现在已经直接晕倒了吗?

    突然,房门被打开,她以为是何医生,便静静地躺着,直到那人越走越近,带着些薄荷清香,乔温柔愕然。

    “慕江南?你怎么在这!”

    慕江南摸了摸她的头,指尖冰凉。

    “你手好怎么这么凉?”乔温柔蹙眉。

    乔温柔怎么都不会知道,慕江南听了一节他长这么大觉得有史以来最煎熬最漫长的一节课,他什么都没听进去,担心她一节课,下课铃一响,他第一个跑出教室,从二楼到五楼,他都是用跑的。

    慕江南抬手整理了一下她的头发,眼睛一直注视着她,声音微哑:“你真的吓到我了。”

    乔温柔一顿,吸了吸鼻子,却笑道:“没事,老毛病死不了,何医生说去帮我拿药了。”

    “对了,你怎么在这?慕主任呢?我明明记得我晕倒的时候……”

    “你班里一个人都没有,是他让我帮你背过来的,你忽然晕倒,是个人都会被吓到。”

    乔温柔一惊,慕江南……背她过来的……我的天!

    乔温柔:“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慕江南:“你轻的像麻袋一样,辛苦什么?”

    乔温柔:“……”

    两个人说话之际,房门又被推开,时睁、程锦、夏侯、纪樊俞皓都来了。

    乔温柔惊讶:“不至于吧,我就晕倒而已,这么大阵仗,你们怎么不拎个果蓝进来?”

    时睁看了一眼,往身边椅子上一坐:“还能开玩笑,看来不严重。”

    乔温柔白了一眼,“用我现在给你哭一个吗?”

    时睁挑眉:“你能哭出来再说。”

    乔温柔笑了下,不跟他犟。

    程锦四处张望:“何老师呢?”

    慕江南答道:“去拿药了,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话音刚落,何医生手里拿着些刚刚开好的药走进来,刚一进门,何童一怔,她才走不到五分钟,忽然一下多了这么多人。

    她微微一笑:“小姑娘人缘挺好。”

    乔温柔轻笑,看着她手里的塑料袋,皱眉道:“这些都要吃吗?”

    俞皓瞪大了眼睛:“这么多?何老师,她这怕不是吃完还没等好呢就先得来您这洗胃了吧?”

    夏侯“噗呲”一下没忍住笑出声,也跟着附和:“是啊,何老师,晕倒而已,至于吃这么多药吗?”

    时睁淡淡的看了一眼,“何老师,知道的以为她得什么重病了,不知道的以为您给这当她是小白鼠给您试药呢。”

    何童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下手不轻不重,这里面和她最熟的就是时睁,高一那年,时睁几乎一星期必来一次,次次脸上都挂彩,这个医务室,何童觉得时睁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何童低头瞅了眼手里的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白瓶,“这个一定要按时吃,这是管胃病的,剩下的这些是维生素和保健品,这可不是我给你选的……”

    “是我选的!”门外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干……!”乔温柔看清人后惊呼一声,差点说漏嘴,规规矩矩地喊了声:“校长。”

    洪文涛走近,摸了摸乔温柔的头,轻声道:“你想叫什么叫什么。”

    慕连城也走进来,轻声问道:“好些了吗?”

    乔温柔点头,“谢谢慕主任。”

    洪文涛:“何童啊!小乔真的没什么大碍了吧?”

    何童愣了三秒,答道:“没什么了,按时吃药就行,不过她这胃病也好几年了,多调养身体,有时间的话去大医院做下检查最好。”

    乔温柔:“知道了,谢谢何老师。”

    洪文涛也跟着点头,半响后,他看向乔温柔,“乔啊,你还记得何童吗?她当年还给你看过病呢。”

    乔温柔眼前一亮,笑眼弯弯:“当然记得,何童老师当年还和我说了你很多坏话呢。”

    “啊?”何童愣在原地。

    洪文涛大笑了两声,看出何童的迷茫,想要说什么,又停住了。

    乔温柔看出他的顾虑,大方一笑:“干爹。”

    她的意思很明显了,她早就不在意了。

    洪文涛感到欣慰,开口解释:“这是乔温柔,乔世广的女儿。”

    此话一出,不止是何童,连慕连城都惊了下。

    老乔的女儿……

    以前只要许音出差,乔世广就会带着乔温柔来学校,乔温柔不哭不闹,天生活泼好动,背着小手,在办公室里溜达来溜达去。

    办公室里的女老师看着觉得好笑,纷纷拿出手机拍照,乔温柔也很配合,经常说出一些好玩的话逗的其他老师大笑。

    洪文涛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他还是老师的时候,经常听见办公室里的老师找他去说情问乔世广能不能订个娃娃亲。

    他那个时候还半开玩笑地说:“这可不行,老乔可不会同意,这丫头我可打算留给慕连城家的那个小帅哥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