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我长公子的身份被识破了 > 第1035章 号角响起

第1035章 号角响起

    帐中两人听到汇报神情一怔,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两人相互对视,眼中泛起凝重之色。

    经过推心置腹的谈话,冒顿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想要改变当初的策略。

    暂时退走以避锋芒,保全匈奴的主力。

    只要力量还在,将来就能找机会徐徐图之,重新夺回失去的领地!

    冒顿虽然看重领地,但更懂得隐忍。

    在明知不可为的时候,知道夹起尾巴做人,再慢慢等待机会的道理!

    当年亲爹想要弄死他,回来之后都照样当做什么事没有。

    这就是隐忍的心性!

    只是暗地你训练忠心的下属,找机会把亲爹给弄死罢了。

    冒顿脾气虽然暴躁,却知道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好不容易经过心里挣扎,决定要牺牲一部分人,带着余部脱离战场,前往西域立足了。

    东胡人这个时候有了行动,显然是作好好战准备了!

    急切的追问道:“东胡有何动作?”

    汇报的士兵立刻说道:“根据前军观察,东胡四王正在展开兵力,似乎想要封住我方右翼!”

    咔咔~!

    冒顿咬紧后牙槽,牙齿咬得咔咔直响!

    显然,这是想要合围啊!

    秦军在左翼,东胡四王堵在正面,又封住了右翼。

    仅仅留下后面的方位空缺,这是准备发起进攻了!

    而且担心匈奴在走投无路之际会拼死抵抗,特意留下了后方的空挡。

    如此一来,匈奴有了退路,拼死之心就没有那么强烈了。

    当然,冒顿可不认为这是东胡故意留出退路,是在示好,不想杀得你死我活!

    相反,留下后路才是最阴险的!

    有了后路,可以削弱匈奴大军的抵抗,给了他们的生的希望!

    如果打不过,在战败的时候就会一溃千里!

    争先恐后的往包围圈之外逃跑!

    一旦跑了,就等于把后背露给了敌人!

    要知道,匈奴虽然都是骑兵,但对手也同样都是骑兵。

    一旦把后背露了出来,被斩杀的时候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只要东胡和秦军一路追杀,恐怕折损的兵力比正面对抗之时的损失还要严重!

    大军被杀乱了,再想在茫茫大草原上集合起来就难了!

    毕竟,到那个时候连冒顿自己都被追得四处逃窜,连身在何处都不清楚,那些溃兵又怎么知道。

    到时候秦军和东胡只需要派兵扫荡,就能把溃散的队伍给一一清剿!

    即便不被绞杀,也会在饥渴中彻底崩溃!

    冒顿运气好率领残部逃脱,恐怕也再难在西域立足!

    就更别再杀回来!

    看似留了退路,实则是绝路!

    虽然冒顿和右贤王心里早已预料,等到秦军到达之时,就是发起进攻的时候。

    但是没想到会如此的快!

    在秦军抵达的当夜,就对东胡下达了行动的命令!

    此刻,他们是想撤都没有机会了!

    因为双方相距实在是太近了!

    即便留下那些没有真心归顺的人在前面抵挡诱敌,但主力的撤走规模庞大。

    是不可能瞒得过的。

    一旦秦军和东胡发现后撤的迹象,立刻就会掩杀上来。

    到那个时候,正在撤退的匈奴主力怕是连组织抵挡都来不及!

    撤退,有时候说起来容易。

    但做起来,却有太多需要顾及的地方。

    要不然在激战的时候一方即便撤退,也会留下一部分人掩护撤离了!

    现在想要撤,已经不可能了。

    冒顿咬紧后牙槽,脸色铁青。

    事态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料!

    单凭东胡,是不可能真正全面开战的。

    谁想到受灾的秦国,竟然会有如此决心呢!

    冒顿挥退禀报的士兵,转头焦急的问道:“右贤王可有两策?”

    右贤王脸上凝重。

    沉吟片刻,摇了摇头。

    哪怕被称为匈奴最睿智的人,也没有任何办法避免一战了。

    毕竟,冒顿连称臣的态度都派人转达了。

    但秦国那位太子依旧不为所动。

    显然是铁了心要打这一仗!

    右贤王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自己说一句话,对方就退兵吧?

    不过面对目光炯炯的大单于,肯定不能直接这么回答的。

    否则依照这位的脾气,恐怕会立刻翻脸!

    只能咬牙道:“以目前的形式,只能加强防备。

    并把大单于和……我的主力都放在后面。

    等到开战的时候,有前方的抵抗,我们在有了准备之下即便撤兵也不会出现太大的慌乱。”

    冒顿眉头紧皱,铁青着脸想了想。

    也只能无奈同意这个决定。

    毕竟,秦军的军械实在是太强大了!

    在兵力相等的情况下,匈奴没有半分胜算!

    再加上东胡的二十万主力精骑,打起来是没有半分胜算的!

    唯一能做的,就是怎么多保存一分实力罢了。

    多保存一分实力,将来才能在西域站稳脚跟。

    要不然像伊摩利那样仅仅剩下三千残部,就算去了西域也别想打下一国,以雀占鸠巢!

    很快

    大单于的军令传达了下去。

    匈奴大军也开始调动了起来。

    那些并没有真心臣服的部族精骑,全部被安排在了最外围。

    双方一旦开战,这些人将是抵挡在前的炮灰!

    而冒顿和右贤王,也把心腹将领偷偷叫了过来仔细叮嘱。

    等到大战爆发后,若是发现匈奴不敌,立刻就率领本部兵马撤退。

    并约定了汇聚的地点。

    算是留了一条后路。

    哪怕将来去了西域,手里有兵,也能抢一个落脚点。

    至于消息会不会外泄,他们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只能以调动兵马和粮草的理由强行掩盖。

    毕竟,即便那些没有被真正收服的人听到消息,也没有证据。

    更不敢轻举妄动。

    要不然,以这位大单于暴躁的性格立刻就会以扰乱军心将其斩杀!

    平日里小心翼翼躲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轻易做出决定,给冒顿找到杀自己的理由呢!

    双方的大军都在调动,还算平和的事态下却暗流涌动!

    这一僵持,就是两天!

    秦军和东胡虽然没有打来,匈奴一方却越来越撑不住了!

    每日粮草的巨大消耗,却又没有补充,继续拖下去都不用打就要出现哗变了!

    就在冒顿焦急的时候。

    呜~!

    呜~!

    东胡阵营中,传来嘹亮的号角声!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