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众神世界从虫族开始崛起 > 第二五二章 各怀鬼胎

第二五二章 各怀鬼胎

    城市中的乱战终于是停下了下来,随着那些光明教廷的人被杀光了之后,虽然现在城内满目疮痍,但是终究没有一开始时候那么的混乱了。

    不过现在城市之中一片破败的情况之下,很多人都已经无家可归了。

    尽管大多数人都已经被那些光明教廷的人给暗杀了,但此时此刻更多的人还是只能挤在那一些还算完好的房屋之中,剩下的那一些还摇摇欲坠,坚持在那里的房屋,这时候也已经被那些毁灭骑士给直接推倒了。

    毕竟这时候这一些建筑还屹立在那里,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倒下来砸到人。

    整个城市之中的这种状况需要重修的话,要花费非常多的精力,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安排这些人员,重新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之中。

    此时无数人家中传来了哭诉之声,毕竟之前的时候虽然持续的时间非常的短暂,但是那些光明教廷的人,一个个全部都是超凡者的情况之下,对这些普通人进行暗杀,这样一座中等城市之中的人,面对他们的暗杀之时,遭遇可想而知。

    而这时候斯卡萨已经带着那一个死士混入到了难民人群之中,等待着毁灭教廷的人的安排,与此同时他现在也在削尖了脑袋,想要加入到毁灭骑士团之中。

    一想到自己心中想象的那一个宏伟设想,他心里面就非常的振奋。

    想到自己要是能够做到毁灭教廷的高位,然后将毁灭教廷的这些人分裂,对毁灭之神展开极大地报复,他心里面就异常的满足。

    而死士看着,时不时就会自己偷偷一个人笑的斯卡萨的时候,心里面闪过一抹担忧之色。

    生怕这一个小少爷是遭遇到了生活重大打击的情况之下,精神有一些失常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他来说可就是一个极大的罪过了,此时他心里面甚至想过一个想法,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舍弃斯卡萨,然后跑出去寻找他那一位大哥,毕竟那一位才是阿瓦兰家族的正统继承人。

    在城市需要重建,人员极度短缺的情况之下,这时候毁灭教廷的人开始征召城市之中的那些青壮年,开始投入到了城市内部中的重建工作。

    各种材料之类的东西可以从周边其他毁灭教廷掌控范围之内的城市之中就近运输过来,此时此刻最急缺的就是人手。

    而城市之中生活的人不在少数,虽然之前的时候有一些人已经被击杀了,但是从剩下的那些人之中抽调一部分青壮来加入到房屋重建之中,还是有足够人手的。

    而此时面对斯卡萨的自告奋勇,毁灭教廷的人对他倒是刮目相看,因此也没有过多的盘查,而是让他加入到了重建的队伍之中,甚至是让他当了一个小头目,管理这一群人。

    相比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目不识丁,虽然之前的时候斯卡萨只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平日里的时候所作所为,就是溜鸡斗狗,但是相比其他人来说的话,识字的他很快就对自己的工作得心应手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负责重建的那一些毁灭教廷的人对他终究是刮目相看,更是将他一步步往上提拔,很快斯卡萨手中就掌控了一大部分的民兵。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心中异常的振奋,想着自己终于是收到了毁灭教廷之人得重用,距离实现自己的目标,踏上了成功的一步。

    与此同时,在另一些毁灭教廷之人的介绍之下,斯卡萨也成功的加入到了毁灭教廷之中。

    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仅仅只是一个外部人员而已,因为他还没有真正信仰毁灭之神,需要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之内,默默的培养毁灭之神的信仰,等到他奉献出了自己的信仰之后,他才会被真正纳入到毁灭教廷内部之中。

    这可和之前的时候斯卡萨伪装自己是毁灭之神的信徒不一样了,毕竟那时候他只不过是伪装自己是毁灭之神的信徒,所以别人对他根本就没有过多的理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信徒,对于毁灭教廷的人来说其实并不重要,他当时的时候主要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接近阿雅而已。

    但现在的情形却不一样了,这个时候他想要加入到毁灭教廷内部之中,如此一来的话,对他的信仰当然是有一定的要求的。

    只有真正成为了毁灭之神的信徒之后,他才有资格加入到毁灭教廷内部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此时斯卡萨只能是强行催眠自己,让自己愿意相信那一位毁灭之神的存在,压下自己内心深处对于毁灭之神的仇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很快斯卡萨就成功的成为了毁灭之神的泛信徒,贡献出了一次微弱的信仰之力。

    顿时就让这些毁灭教廷内部中的人员为之惊讶,也破格将他收入到了毁灭教廷内部之中。

    虽然这时候的他仅仅只是毁灭教廷之中的一个最普通的神职人员而已,想继续往上爬,要么就是立下足够的功绩,要不然就是对于毁灭之神的信仰无比的虔诚。

    这就是毁灭教廷内部之中这些神职人员的进修路子,要么就是向神灵提供足够多的信仰之力,来换取自己的职位,要不然的话就是为神灵立下足够多的功绩,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不过斯卡萨却很清楚,自己想通过向毁灭之神提供信仰之力来晋升的路子,对于自己来说是行不通的。

    因为他内心深处本身就对于毁灭之神是无比排斥的,此时此刻强行逼着自己向毁灭之神贡献一点点信仰之力,就已经让他非常的不愤了,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心中的大计着想的话,此时此刻他早就已经改换了自己的信仰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让自己提供更多的信仰之力,他一方面是做不到,另外一方面心中也根本不想这样做,内心极度的抗拒。

    所以他非常的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想要在毁灭教廷之中身居高位,就只有另外一个路子可以走了,那就是立下足够多的功劳,让自己的功劳带领自己走向更高的位置。

    而现如今成为一个最普通的神职人员,对于他来说只不过就是自己的一个开始而已。

    因为他作为贵族子弟,虽然平时的时候他们家族主要培养他的大哥,但平时耳濡目染的情况之下,他的经历见识毕竟也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比拟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很快就收到了那一个神甫的看重,让他能够在平日里的时候多分担一些任务。

    而此时此刻虽然非常的疲惫,但是斯卡萨却知道自己想要获得这些神职人员的信任,就只能是表现自己的利用价值,只有如此他才能够步步往上攀爬。

    因此这时候他在这些神职人员手底下一直都是尽心尽力的干着属于自己和不属于自己的活,极力的表现着自己。

    一座城市的重建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哪怕是毁灭教廷这边能够快速从其他的城市之中将大量的材料调集过来,与此同时能够直接征召城市之中的这些青壮年加入到房屋重建工作之中,但是这些材料在进行运输的时候,毕竟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所以大多数人还是只能够大量的挤在一些房屋之中。

    不过好一点的就是,毁灭教廷负责了他们吃喝的情况之下,倒不至于出现有人饿死的局面。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一次这一座城市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无数人死亡还有大量的房屋受到了破坏,但是之前的时候,有很多人亲眼看到毁灭之神,亲自显灵浇灭了城市之中熊熊燃烧的大火,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尽管一部分的人信仰受到了动摇,觉得他们之所以遭遇到这样的袭击,是因为这些毁灭教廷的人带来的。

    但是更多的人在看到神灵显灵的情况之下,虽然自身遭遇到了苦难,但是他们觉得最终是因为神灵显灵所以拯救了他们,因此无数人向毁灭之神献上了自己的信仰,反倒是让这些毁灭教廷的人极为惊异,此时看一看头顶之上的一个神灵虚影的凝视程度,就能够看的出来这一些人的信仰虔诚度并不是说说而已。

    而且之前的时候,神灵显灵,如果长时间得不到维持的话,这些人经过一时间的感动之后,很快又会恢复到自己曾经的生活之中,顶多就是因为有过这样的一番经历,会成为一个泛信徒或者是一个伪信徒,但是随后的时间里面,这些毁灭教廷的神职人员,一直在城市之中,不断的奔走,组织人手帮着他们解决种种遭遇到的困难,安排地方给他们居住,还给他们安排一些工作之类的,免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因此很多非常普通的人民,这个时候对于毁灭教廷以及毁灭之神心中是由衷的感激的,因为如果不是这些毁灭教廷的人出动的话,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在城市之中痛苦的死去。

    那些贵族人员狡兔三窟,他们有着非常多的产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使这一次城市受到了重创,但是对于他们而言,也不过就是损失了一些财物而已,于大局来说根本就无伤大雅。

    可是对于这些最普通的人民来说,他们的房屋是自己的立身之本,他们并不像是其他村镇之中的那些农夫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土地,因此城市之中这一些店铺或者是房屋就是自己的命根子,而此时房屋已经受到破坏的情况之下,他们可谓是一无所有了。

    如果没有毁灭教廷的人来管他们的话,很快没有收入,房屋也已经受到破坏的情况之下,等待他们的只能是自己最后的那一点家底被消耗光之后,然后直接死亡。

    所以这些人反倒是提供信仰之力的主力,而此时看着这些人提供的信仰之力之时,这些毁灭教廷的人当然也是非常高兴的。

    并不是谁都能够看得到其他人的信仰之力波动的,但是这一些毁灭教廷的高层,尤其是那些羽族之人,之前的时候,本身就属于是光之女神的眷属,平时他们都是操持光之女神的神殿一应事务,所以对于这一切倒是轻车就熟。

    此时此刻虽然说他们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毕竟整个城市之中,人吃马嚼,这么多人共同生活的情况之下,对于各种财务的消耗也是非常巨大的。

    尤其是还要对城市进行重建工作,各种材料,人工等等方面的支出,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此时此刻对于财大气粗的毁灭教廷来说,这一切如果能够用钱来解决的话,根本就不叫事儿。

    前面的时候,毁灭教廷的人攻打下了如此多的城市,尤其是城市之中大多数跟他们作对的人已经被他们处决了,尤其是那些不愿意服从毁灭教廷,不愿意尊敬毁灭之神的那一些贵族,全部都被他们送上了绞刑架。

    因此这些贵族的那些财富自然就成为了他们毁灭教廷的战利品,而毁灭教廷内部之中,虽然也需要供养庞大的军队,但是本身他们就拥有非常多产业,有非常多入账的情况之下,对于财富的消耗其实并不如想象之中那么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此时自然能够轻而易举的拿出大量的财物来重建城市,拿出大量的粮食来供应城市之中的这些人。

    主要一点是毁灭教廷之中的高层,现如今大多数是羽族和大罗族,而恰恰有一点和其他神殿高层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这两个高等族群,他们对于财富并不如想象之中那么看重。

    对于他们而言,他们对于神灵有着非常高的虔诚,或者心中有着崇高的理想,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愿意为了自己所坚持的事情而不断奋斗着。

    至于其他的财物之类的,也不过就是可有可无罢了。

    如果他们真的需要财富的话,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双手给自己创造巨大的财富,因此对于这一点倒是并不是想象之中的那么热衷。

    主要还是因为这两个高等族群,他们都拥有着强大的实力,因此能够轻而易举的就得到大量的财富,所以对于唾手可得的东西,他们自然就没有太执着的追求,所以毁灭教廷的人在不断攻城拔地的时候,所获得的大多数财富基本上都是赏赐给那些毁灭教廷之中的各种骑士以及神职人员,让他们生活能够富裕。

    与此同时剩下大多数都是被他们用来做各种慈善事业,改善他们辖区之内的那些普通人民的生活,这也是为什么毁灭教廷这么短短时间之内,就能够将一个个城市纳入到自己掌控范围之内的根本原因,金钱开道的情况之下,对于那些穷苦人民来说,谁能够给他带来良好的生活,谁就值得让他们信奉。

    此时不提为了要在毁灭教廷内部之中积极往上爬,而不断表现着自己的斯卡萨。

    此时在另外一方,那一位红衣主教看着城市之中红红火火的模样之时,此时脸色也是表现得非常的阴沉。

    之前的时候,他自认为自己的谋算还是比较合理的,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最终他的谋算却直接被人给看穿了,结果导致那些毁灭军团的人突然之间爆发全力,将他用来牵制这些人的那些部队杀的七零八落,导致这一些神灵联军受损严重。

    更关键的是因为外部战场无人牵制的情况之下,这一些毁灭军团的人班师回城,结果将他派入到城市之中的那一些光明教廷的人堵在里边,最终导致这所有人全部被人给斩杀了。

    这些神灵的军队死亡再多,对于他而言也就只是那样而已,可是杀入到这一座城市之中的那些光明教廷的人的全部死亡,对于他而言绝对是足够心痛的。

    毕竟这些人全部都是他自己的手底下,此时此刻却因为他不当的命令,导致这些人就这么死在了这一座城市之中,这如何能够让他好受呢?

    这一些人全部都是属于自身的精锐,而现在这些人死亡也就意味着自己手底下能够动用的力量极大的被削弱了。

    尤其是那一些黄金级别的光明战士以及法师,还有传奇级别的那一些人的死亡,对他而言是无比心痛的。

    可是现如今大局已定的情况之下,他心中不管有再多的不忿,此时此刻也只能是受着。

    这时候他只能是期望与其他的那些光明教廷的人在他的派遣之下,前往一座座城市之中进行游说一些神灵能够答应跟自己合作。

    如此一来才能够调职大量的军队过来,他也能够通过这些军队的到来,安抚着一些聚集在自己身边的人,只有如此,接下来他才能够管辖这些人,继续对这一座城市之中的毁灭教廷发动攻击。

    虽然之前的时候,这附近这些城市之中的神灵,手中的有生力量被自己消耗的差不多了,可是烂船还有三分钉,挑挑拣拣一下,他们每一个人还能够凑出一些军队出来。

    到时候再有着更远方向的那些城市神灵派遣过来的普通军队,结合他们这些神灵派遣的中高层力量的情况之下,到时候和这一些毁灭军团的人争战之时,也能够有一战之力,不至于像是一开始时候那样一战击溃。

    之前的时候,这一些神灵联军虽然看起来一个个在这件事情上都非常的热衷,可是谁都有自己的小心思,所以他们看起来全力以赴了,事实上也不过就是将一些普通的军队派遣出来而已。

    而自己神殿之中的那一些精锐力量和高级战力并没有出动,此时此刻他必须要将这些人逼着,把真正压箱底的手段给用出来。

    要不然的话,到时候他们积攒了这些力量,只不过是会成为别人的刀下亡魂而已,这对于这一位红衣来说当然是不能够容许的。

    想到自己现在面临的局势之时,这一位红衣主教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一开始的时候,本来以为自己来这里处理这里的大局,想要将这些毁灭教廷的人拿下,对自己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毕竟毁灭之神立足众神大陆上的时间太过于短暂了,这一个毁灭教廷立足未稳的情况之下,自己堂堂光明教廷的红衣主教,驱使着周边的这一个个势力,到时候共同对这一些毁灭教廷的人实施打击,还不是轻易就能够将对方给打趴下。

    可是当真正亲临战场的时候,这一个红衣主教才发现,原来事情比自己想象之中还要更加的糟糕。

    一方面他高估了自己光明教廷身份的威慑力,另一方面他也低估了这一些神灵之间的勾心斗角。

    明明都已经火烧眉毛了,可是此时此刻这么多神灵进行联军的情况之下,他们一个个却光想着自己,在那里推推搡搡的,虽然说看起来一个个都出了力,可是事实上只不过是出了一些边角料而已,不愿意动摇自己的根本,因此才会有了这一次的大败。

    而更加小看了的就是,他小看了这些毁灭教廷之人的立足速度。

    一开始他以为对方立足未稳,可是此时此刻看到对方如此强大的军容,在面对毁灭军团的人攻击之后,他才知道对方比自己想象之中更加的可怕。

    完全不像是他所说的那样立足未稳,看起来毁灭教廷的人确实是立足未稳,毕竟他们在众神大陆之上的时间太短暂了,因此这么大一片庞大区域,这时候他们也只能是简单的进行了一番统合,但是毁灭教廷有别于其他神灵的地方,就在于别的神灵,基本上都是单枪匹马的来到众神大陆之上。

    然后经过一点点发展之后,才让自己的那些信徒自发地建立属于自己的神殿,然后通过这一座神殿不断发挥着自己的神迹,以此辐射周边一座座城市,让更多的人开始兴奋自己,然后慢慢的壮大自身的力量,之后建立属于自己的教区。

    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所以很多神灵事实上在众神大陆之上那千年的时间,也不过就是能够拥有那么几座城市,甚至是面临庞大竞争的情况之下,连一座城市都无法占据下来。

    最终灰溜溜的离开众神大陆,前往一个个位面世界之中。

    等到自己能够停留的时间到达之后,无奈地离开众神大陆之外。

    要么是进入到星界之中,要不然就是搏一搏,强行进入到星界之上。

    可是毁灭之神发展方向却跟其他的神灵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并不是从一座城市慢慢的积攒自己的信徒,之后发展起来的。

    而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接拥有了信徒,然后强硬的将周边一座座城市纳入到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教区,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因为羽族愿意信仰毁灭之神。

    想到羽族开始信仰毁灭之神,此时这位红衣主教心中就异常的不忿。

    毕竟羽族应该信仰的是光明主宰,可是此时此刻这些羽族却是顽固不化,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被追杀之中,却是根本就不愿意低头,此时甚至是纳入到了毁灭之神的掌控之中,继续跟他们为敌,这如何不让他心中生气呢?

    另外他的心中其实也在埋怨毁灭之神,虽然说毁灭之神的名头非常的响亮,是众神世界之中的原初之神,可是现在的毁灭之神毕竟不是上一任毁灭之神,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此时新任毁灭之神,区区一个真神而已,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跟他所信奉的伟大的光明主宰做对,这就是在找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样一个亵渎伟大光明之神的神灵,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一个世界,因此对方所有存在的痕迹全部都应该被抹除掉。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认知,所以这一个红衣主教自告奋勇的前来这里主持大局。

    就是要驱使着周边这一个个神灵,趁着他们和毁灭教区的这些人争战的情况之下,在背后助他们一把力,让他们将毁灭教廷的人给打趴下。

    毕竟光明主宰亲口所说,他们不能够主动去找毁灭之神麻烦的情况之下,他作为信徒,当然不能够打自己信仰的神灵的脸面,但是不能够光明正大的去找毁灭之神的麻烦,却不意味着自己不能够悄悄的躲在背后搞一些小动作。

    毕竟这所有事情全部都是这些和毁灭教廷不对付的小神灵做的,毁灭教廷都要把人家给灭了,还不能允许人家进行一番反击吗?

    对于这一位红衣主教来说,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全部都是说的通的,当然了能够做成这件事情的话,狠狠的落了毁灭之神的怜悯之后,自己绝对能够进入到光明主宰的心目之中,他相信做下了这件事情之后,自己必然能够晋升成为红衣大主教,那时候他也算是真正的在光明教廷内部之中踏上了高层的脚步。

    不过这时候经历了第一次失败,此时他心中也是异常的谨慎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像是一开始时候那样的鲁莽了,毁灭教廷的人的实力并没有自己想象之中那么衰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方面自己要等待从其他城市中调集过来的那一些人,另外一方面他也要开始调集更多的光明教廷的人过来。

    不能够完全指望这周边的这些弱小的神灵,他们这些弱小神灵,有的甚至是只有一些黄金级别的人撑场面,连一个传奇都没有,也有一些有个零星的传奇,但是哪怕是多个神灵的传奇级信徒,全部加起来也没有几个,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想要在正面战场之上跟毁灭教廷的人分庭抗礼,如果没有光明教廷的人在背后撑腰的话,以他们这些人的实力根本就不够格。

    不是谁都能够培养出来传奇甚至是半神级别的信徒的,毕竟传奇还稍微好培养一些,一个个中等高等族群的人,有一定机遇的话都能够进入到传奇层次之中,可是半神就不是想象之中那么容易了。

    哪怕是在光明教廷之中,半神数量不在少数,但是也得要看一看光明教廷统治了多大范围的地盘,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的半神数量相对于他们掌控者的那些人的数量来说的话,其实并不如想象之中那么多。

    羽族作为高等族群,虽然说一直以来都遭受到光明教廷的人的追杀,但是上千年的时间之中,积攒下的也仅仅只有十三位半神而已,就可想而知晋升到半神的层次,到底有多么的艰难了。

    正因如此,所以在这一方战场之上,有着那一位大罗族半神在坐镇的情况之下,周边这一些神灵之间并没有一个能够撑得住场面的顶级强者的情况之下,这一位红衣主教只能是亲自前来这里坐镇了。

    不然要是那一位大罗族半神不讲规矩,直接对他们这些人出手的画,以毁灭教廷的那些人的力量,一旦没有了这些高层战力帮助的话,到时候能够轻而易举地将周边这一个个神灵全部摆平,到时候这一座座城市就将纳入到毁灭之神的掌控之中了。

    只要想到毁灭之神在这一个世界所留下的痕迹更多,此时这个红衣主教心中就无比的愤怒,渎神之神不应存在于世。

    而此时自认为自己运筹帷幄的这一位红衣主教,却根本就不知道,这时候那一些神灵的信徒此时心中也在议论纷纷。

    之前的时候,因为对方来自于光明教廷,所以在对方用身份压他们的情况之下,一方面是因为实力不如人,另外一方面也是他们想着有光明教廷的人在背后撑腰的情况之下,到时候他们和毁灭教廷的人征战之时,得到光明教廷之人的帮助,他们也能够稍微占据一点便宜。

    可是当真正进行接触之时,他们却发现这一个红衣主教只不过就是一个草包而已,他或许拥有强大的实力,但是在战争之上,他的指挥力度真的是如同一个不通战事的人一样可笑。

    所有一切的安排在他看来都是异常的完美的,可是事实上对于真正理解战事的人来说,这一切都是的可笑而幼稚。

    只是之前的时候,在对方强行威压的情况之下,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觉得对方或许是因为拥有强大的实力,所以能够以力破巧,想着对方一个半神在这里坐镇的情况之下,他们只需要听从对方的吩咐就好了。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最后这一个红衣主教根本就没有出手,反倒是他们的这些军队被对方派出去,结果面对那些毁灭军团的人屠杀,战场上情形一面倒,至于这一个红衣主教寄以厚望的那一些光明教廷的人,进入到城市中之后,确实是造成了一定的麻烦。

    毕竟那一些战斗的波动他们也都是能够感知到的,可是虽然对于这座城市的人来说造成了一定的麻烦,可是他们只不过就是杀死了一些普通的市民而已,顶多就是对城市之中造成了一番破坏,但是对于毁灭教廷的人来说,这所有一切根本就伤及不了他们的根本,不痛不痒罢了。

    甚至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说,因为他们这些人肆无忌惮的在城市之中大搞破坏的情况之下,引起了整座城市之中这些普通人的不满。

    平时的时候,这些神职人员以及神灵信徒之间的争战是不会危及到这些普通市民的,毕竟这些普通市民一个个都是信徒的资本,未来是能够成为神灵信徒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会舍得对他们动手呢?

    可是此时此刻他们不讲规矩,直接对这一些人动手,想要通过击杀这些普通人来打击毁灭之神的威信,结果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派遣进入城市之中的人反倒是被对方给杀死。

    而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城市之中这些普通人的同仇敌忾之心,反倒是使得他们彻底倒下了毁灭之神,对毁灭之神异常的感激,一个个成为毁灭之神的信徒。

    此时此刻想到他们的所作所为之时,这些人只觉得心中异常的愤恨。

    对于红衣主教所做的这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更是异常的不满。

    此时虽然说红衣主教说自己已经开始派人前往其他的城市,从那里调集人手,让他们一个个将自己压箱底的力量给搬出来。

    但这时候他们这些人已经不愿意再信任这一个红衣主教了,之前的时候看似被这个红衣主教给安抚住了,其实也不过就是做给对方看的而已。

    毕竟这一个红衣主教在战场指挥方面确实是一个小白,可不得不承认的是,对方作为一个半神级强者,拥有非常强大的实力,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不管有着怎样的不满,可是至少明面之上,都要听从对方的吩咐,以一个半神级的强者实力,他们要是敢不听话的话,到时候对方杀死他们也是轻而易举的。

    而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却都是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对方要让他们将自己藏着的核心力量给拿出来,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却已经生出了退却之心,甚至是心里面各自有着自己的打算,想着要么是逃跑,甚至可以直接纳入到毁灭之神麾下。

    这其实也是他们背后的那些神灵的打算。

    毁灭之神,虽然听起来异常的恐怖,但是事实上他们这些人对于毁灭之神也是有一定了解的,知道这一位并不是残忍嗜杀之辈,虽然他会扫清自己身前站着的那一些敌人,可是并不意味着会对所有敌人都赶尽杀绝。

    一旦有人愿意投诚的话,对方也会虚心的愿意接受他们的投城机会。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真的打不过了的话,到时候投城其实是一条退路。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当然不愿意将自己最精锐的力量在战场之上进行消耗,如果能够看到胜利的曙光,哪怕是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他们也要将所有的力量都给拿出来。

    但是现在很明显的能够看的出来,他们和毁灭教廷这些人之间的绝对差距,哪怕是他们将所有力量都给拿出来了,也根本就看不到一点胜利的曙光,这时候红衣主教一直忽悠着他们将所有的力量都给拿出来,可是就像是之前时候一样,他们的军队在战场之上厮杀,而这一个红衣主教只不过就是动动嘴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战场上他们的军队死亡了,而对于这个红衣主教来说,他却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影响。

    这一次他们将自己这一点最后的底牌给拿出来了,到时候一旦他们这些人再度失败的话,他们这最终的力量就是这样彻底的烟消云散了,而人家堂堂红衣主教,大不了就是拍拍屁股走人而已。

    人家背后有着光明教廷在撑着,他们觉得哪怕是毁灭之神,面对光明教廷的人的时候,也得要给几分面子。

    相比之下的话,他们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且人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是他们的根基就在这附近一座座城市,跟毁灭教廷的人接壤,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哪怕是想走也根本就走不得。

    正是因为有着各种各样的算计,所以此时此刻这一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对于这一个红衣主教异常的恭顺,但是事实上这个时候他们心中各自都有着自己的小九九。

    想着等接下来的时间之中他们在战场之上,顶多就是出工不出力,保存自己的力量。

    若是情形真的对他们异常不利的话,到时候他们就对毁灭之神纳头就拜。

    他们还就不信了,他们这些人一个两个虽然看起来不起眼,可是这么多神灵共同连起手来愿意投成毁灭之神的情况之下,对方会看不上他们。

    两方人马就这样各怀鬼胎的待在这一个营帐之中,此时他们看着城头之上,威风凛凛站在那里的毁灭军团的毁灭骑士之时,这时候也是异常的头疼。

    这些毁灭军团的人之前的时候战斗力如何,他们已经有着清晰的认知了。

    此时此刻只觉得异常的头疼,对付起来的时候太过于麻烦了,而且一个个拥有强大的战斗力不说,在战场之上进行冲杀之时,这些人还接着战争进行冲刺,更是让他们的实力异常的可怕。

    更何况这些毁灭军团的人身上穿着专门为他们打造出来的毁灭骑士甲,配合着附魔过的武器,不管是个人实力还是武器装备方面,都是领先于别人的。

    因此在战斗起来的时候,仗着他们修炼的毁灭斗气的霸道,战场之上很少有人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他们这一些神灵的联军只不过就是杂牌军而已,是由附近这一些神灵一个个凑起来的,他们的信徒的力量自然也是良莠不齐的。

    面对毁灭军团这样的精锐部队的时候,当然是非常吃亏的,更何况毁灭军团的人战斗力凌驾于他们之上,对方修行的还是毁灭斗气这样的高等能量。

    在能力上就完全克制于他们,因此战斗起来的时候特别的吃亏,这才是让他们觉得更加绝望的地方。

    人家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装备有装备,还有战阵,武器压制,能量属性压制,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这些杂牌军相互之间却是各有鬼胎。

    这如何能够让他们看到胜利的曙光呢?

    也就是他们所信仰的神灵的神殿就在身后一座座城市之中,他们的根基已经扎根在这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无法逃脱,不然的话这些人早就收拾细软准备跑路了。

    此时此刻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再坚持下去了。

    但是这时候他们心中甚至在想,自己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展现一下自身的价值,让毁灭之神看到他们的强大之处,然后顺势加入到毁灭之神麾下,相比于光明教廷的人来说,他们反倒更愿意相信毁灭之神。

    因为光明教廷的人这无数年以来行事异常的张狂霸道,只要稍有不慎的话,就把对方定义成为是一异端,是需要被净化的人。

    而广义上来说的话,被光明教廷的人视作是异端,需要被净化的人,就是非光明一系所有人都包括在这其中。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这些人属性又不是光明,因此投城光明教廷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

    反而是毁灭之神,面对愿意投城的人之时是来者不拒的。

    只不过毁灭之神对于投城自己的人的实力有一定的侧重,所以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收的。

    相比之下的话,毁灭之神虽然也非常的霸道,但是他的霸道仅仅只针对和自己作对的敌人。

    相比之下的话,行事风格来说是一个好老大,因为每一个跟着毁灭之神的人最终都获得了足够的好处,相比之下,名声比光明教廷的人来说要好得多。

    更何况看一看羽族,还有大罗族,这样的高等文明都愿意加入到毁灭之神麾下,可想而知毁灭之神拥有非常高的吸引力。

    比较一下毁灭之神个光明主宰就可以看出两者之间到底谁更加受欢迎了。

    而且光明主宰立足众神大陆之上无数年的时间,所有一切都已经非常成熟了,投诚过去也不会受到中用,反而是毁灭之神刚刚降临众神大陆,这个时候百废待兴,这个时候加入过去,能够有一番作为。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