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众神世界从虫族开始崛起 > 第二五三章 布局未来

第二五三章 布局未来

    这时候这一座城市只不过就是此时毁灭教廷整个庞大战场上的其中一支而已。

    一开始的时候,毁灭军团由十三位羽族长老带领着,分散向其他的方向进攻着。

    但是随后随着那一些大罗族的人加入其中之后,拥有了更多的半神强者之后,使得他们之后能够朝着更多的方向共同发动攻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能够同一时间攻击的目标,相比于一开始的时候也多了不少。

    也就是因为毁灭教区内部之中这一些神职人员的培养和内政人员的培养数量少了一些,所以这时候这一些毁灭教廷的人刻意放缓了他们的攻击速度。

    要不然的话,以他们现在所掌握的实力,能够轻而易举地将周边大多数城市全部纳入到他们的掌控范围之内,一旦不惜代价的话,速度更是能够非常的快。

    此时此刻他们慢慢的推进,一方面是为了减少自己所受到的损失,另外一方面也是给后方的那些内政人员一个将他们所打下的这些城市先行收复的时间。

    这时候毁灭教区的核心区域之中,一直以来都对那些人员进行培养之中,可是此时此刻随着他们收归囊下的城市数量越来越多之后,他们培养出来的了这一些人员终究还是显得杯水车薪,数量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此时此刻也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慢一点就慢一点吧,能够多消化一点就多消化一点,至少大体之上要纳入到掌控范围之内。

    此时一个半神掌控的军队就负责一个方向,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哪怕周边的一个个城市之中的神灵全部联合起来,将自己所掌控的力量全部调集起来,对抗这些毁灭教廷的军队,但事实上也是无计可施的。

    双方之间的力量层次差距太过于巨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再如何的垂死挣扎也只能是做无用功。

    也就是在这一些神灵的背后,还有其他一些强大神灵在幕后帮着他们,因此才能够让他们勉强维持住了局势。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毁灭教廷的人想要稳扎稳打,减少自己所受到的损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并没有强行推进过去,因此双方之间就陷入到了僵持的状态之中,而在对方看来,这时候的毁灭教廷并没有强行攻击他们,这时候就是在忌惮他们。

    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的是,这时候毁灭教廷的人之所以跟他们相安无事,主要是因为想减少自己的损失,另外一方面则是背后那一座座被他们纳入掌控之中的城市,这时候正需要消化之中,所以他们根本就不需要着急。

    一个又一个的方向,这时候正在不断的征战之中,而此时一个个神灵联军,背后这时候要么有着光明教廷的人在帮着他们,要不然则是有着那一座座巨城之中的那些强大神灵在背后支撑着他们。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虽然明知道自身的力量无法跟毁灭教廷的人抗衡,但此时此刻只要自己所在的城市,没有被毁灭教廷的人攻破,对于这些实力弱小的神灵来说,就已经是值得欣喜的事情了。

    而这时候徐洛已经将自身的意识投注到了那一个位面世界带之中。

    之前的时候他的分身已经降临到这个地方之中,此时此刻他意识重新再度归到这里来,是因为之前他只是将光明界之中那些人的信仰之力给收集了。

    可是其他的位面世界之中还没有收集齐全,此时此刻他想要到这些地方之中走一走,让更多的人开始接纳自己。

    这一些位面世界曾经的时候,都信仰着其他的神灵,甚至是某一个位面世界之内信仰着多位神灵,但是此时此刻,他们所信仰的这些神灵已经离开他们这一个世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已经不能再对他们进行任何的回应。

    上千年的时间之中他们能够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其实已经是殊为难得的了。

    此时此刻,尤其是在看到光明之神显露神迹之后,更是让所有人人心浮动。

    既然光明之神都能够显灵,那么他们所信仰的这些神灵为什么没有能够显灵呢?

    此时此刻大量的信徒,这时候内心深处已经陷入到了自我怀疑之中。

    难道是因为他们的信仰不够虔诚,所以神灵觉得不应该向他们降落神迹吗?

    亦或者是他们的神灵已经抛弃了他们,所以这时候光明之神都已经显露踪迹的情况之下,他们所信仰的神灵却根本就毫无任何的反应。

    在他们陷入自我怀疑的过程之中,事实上这时候心里又冒出了另外一个声音,这时他们原本支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负面情绪,此时随着他们心灵受到冲击的情况之下,顿时纷纷冒了出来。

    光明之神能够降临,那么其他的神灵为什么没有能够降临?

    此时此刻,他们极度自我怀疑之中,有一些极端的人甚至想着,既然他们的神灵已经抛弃了他们,那么他们也完全可以抛弃神灵,或者不再信仰神灵,亦或者改信其他的神灵。

    毕竟现在他们又多了一个选择了。

    以前的时候,信仰神灵是他们给自己寻找的唯一的精神寄托,一旦在这样一个地方之中没有信仰存在的话,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能够坚持下去多长的时间,一旦心中没有信仰的话,心灵就会出现缺陷,到时候面对那些深渊气息的影响之时,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长的时间。

    所以之前的时候,哪怕明知道这所有一切只不过就是在自欺欺人而已,但是他们也必须要坚持下去,只有如此他们才能够跟那些深渊生物抗争下去,能够为自己的家人争取更多的时间。

    可是现在光明之神降临下来之后,他们却有了别的选择了,既然他们所信仰的那一位神明不愿意为他们做出任何的反应,那么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他们不能够舍弃那一个神灵,转而投入到光明之神的怀抱之中呢?

    毕竟光明之神异常的仁慈,之前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并不是光明之神的信徒,但是在战场之上的时候,光明之神仍旧毫无芥蒂的给他们这些人进行了赐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徐洛正是因为感受到这方世界之中的这些人的情绪变化,所以才把自己的主意识投注了过来尽情地关注着这里的情形。

    之前的时候他将自己的意识抽离了出去,但是那只是他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并不意味着自己就对自己的这个分身失去了掌控力。

    在他离开之后,事实上他的这个分身待在这一个位面世界待之中,并不是无所事事的,事实上这一个分身在这里的时候,也仍然不断的在扩张着自己的影响力,让周边的一个个位面世界也开始知道了他光明之神降临的消息。

    此时徐洛投注到这一个分身之中,感受到分身身上携带的庞大信仰之力,就能够看得出来,这段时间以来,这些人给他投入了多少的信仰之力。

    之前的时候,因为没有神灵存在,所以这方世界的人只是机械地向神灵投注信仰而已,但是事实上他们的祈祷,那时候根本是毫无灵魂的,所以所能够提供的信仰之力其实也没有多少。

    但是现如今在光明之神真正降临下来,而且已经显露神迹的情况之下,周边这一个个的人亲眼目睹神之降临的情况之下,主观意识上他们就愿意相信神灵,愿意对神灵精神虔诚的供奉,因此所提供的信仰之力顿时就汹涌而去。

    正因如此,所以这一个分身的身上才携带着这么多的信仰之力。

    当然了,除了这个方面原因之外,更重要的就是之前的时候,仅仅只是将光明界之中大多数的信仰给收拢了过来,而一旦此时此刻随着徐洛这一个分身不断在这里搞事情的情况之下,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存在之后,甚至是有一些人已经完全改换了信仰,开始信奉他这一位光明之神,这才是他最为期待的变化。

    此时此刻这一片地方之中,一些人的心灵受到了深渊力量的侵蚀,尤其是在他们心性失守的情况之下,使得这一些深渊力量大战上风,顿时就有无穷的怨气,从他们身体之中汹涌而出,投入到了哪一个深渊投影世界之中,使得这一个投影之地的面积急剧扩张之中。

    这一幕才是让徐洛真正赶过来的原因,如果任由这一些人再继续这么怨天尤人下去的话,他实在是难以想象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故。

    对于徐洛来说,不管是深渊投影之地之中的那些深渊生物,还是这一个位面世界带之中的其他生灵,全部都是自己的信徒,手心手背都是肉。

    平时的时候他虽然让深渊生物偶尔出来进行侵袭,但事实上也不过就是做做样子,给他们增加一点压力而已。

    事实上徐洛根本没有想过让这些深渊生物全力以赴将这些地面生物全部给煞死,如果他真的想要这么做的话,完全不需要多此一举,作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把所有人都当成了自己潜在信徒的情况之下,徐洛当然不允许他们的精神状况出现什么问题。

    被深渊气息侵蚀之后,堕落成为深渊生物,到时候徐洛又能够从哪里说理去了?

    现在他们还是生物,能够给自己提供大量的信仰之力,但一旦他们堕落,转化成为深渊生物的话,到时候虽然也能够将深渊生物当做是自己的信徒,可是所能够提供的信仰之力终究是很少的,甚至徐洛极度怀疑,这些家伙能不能够给自己提供信仰之力?

    毕竟之前的时候,那一个深渊魔神给自己提供的是纯粹的毁灭神力,而且量并不是如何的多,只不过因为之前的时候,仅仅只有那么一个的情况之下,徐洛倒是并没有太过于关注此时此刻他过来就是为了要解决这个问题的。

    这样一个多个位面世界联合在一起形成的位面世界带,如果能够彻底消除位面世界的壁垒,将这众多位面世界彻底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位面世界的话,到时候这个世界的能级将会非常的高,以这个位面世界为自己的核心,将这里打造成为自己的兵种基地,到时候他能够培养出来非常多的信徒。

    而且他完全可以以这里为基础,然后将玄天界之中的修行体系带入到这个位面世界之中,用这一些人当作是自己的实验,到时候如果真的有用的话,那时他将能够得到无数异常可怕的兵种。

    尤其是之前的时候,徐洛在自己的神国之中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还要小心翼翼的,毕竟此时此刻在外域之中,他的神国受到无数神灵的监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可谓是身处于风口浪尖之中,无数人都对他虎视眈眈。

    尤其是背后还有无数人在那里做推手,想要在背后算计着他,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徐洛有很多的底牌都不敢暴露在对方的眼前,此时明明自己手中拥有强力的兵种,但是他根本就不敢暴露出来。

    就好像深空魔蚁,能够无限进阶下去,如果有足够资源的话,徐洛甚至是完全能够将它们提升到神王,主神,甚至主宰其层次!

    但是现在因为有着大量的人在背后盯着自己的情况之下,徐洛根本就不敢这么做,甚至不敢将这些深空魔蚁提升到真神的层次。

    因为这些深空魔蚁的数量非常的多,如果能够将大量的深空魔蚁提升到真神层次的话,到时候任何一个神灵看见了都会异常的恐慌。

    而这一个世界却是异常特殊的,因为在这一个位面世界的外围,有着庞大的深渊气息在那里形成隔离带,所以这一个位面世界带早就已经和众神世界以及星界之上的诸神失去了联络。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徐洛只要不将整个位面世界给摧毁的话,那么他不管在这里闹出再大的动静,也根本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所以徐洛这个时候就想着将这里当做是自己的一个实验场,让这里的生物成为自己强力的兵种。

    尤其是他的那些深空魔蚁在这里,甚至是完全可以将自己的力量肆无忌惮地提升上去,到时候一旦这里的深空魔蚁大量的提升到真神,甚至是更高层次的话,到了外边的时候,那时他就能够直接将这一些深空魔蚁当作是自己的一支奇兵给展露出来。

    此时在这一方位面世界带之中,火焰界里。

    库奇作为火焰界之中,一个山地矮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喝烈酒,然后就是待在火炉旁,甩动风车,让火炉之中的火焰燃烧的更加炽烈,然后他叮叮当当的敲击着自己的木锤,看着自己打造出来的一柄柄新式武器的时候,就是他最为得意之时。

    只不过这时候的库奇还仅仅只是一个少年矮人而已,因此根本就不足以让他真正接触到武器锻造技术,所以库奇非常的好奇,也非常的焦躁。

    想着自己一定要快快长大,达到成年状态之后,自己就能够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座火炉,可以真正的打造属于自己库奇的武器,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自己库奇是伟大的矮人铸造大师。

    “那是什么?”

    就在库奇坐在村外边儿一棵小树上,无聊的喝着小酒,看着林间的蝴蝶在那里飞舞的时候,突然之间看到从天空之中坠落下来一颗白光。

    此时见到这一颗白光的时候,不知怎的,他眼前一亮,似乎这一个白光无比的吸引自己,他没有多做考虑,一溜烟从小树之上滑溜下来,然后朝着白光坠落的方向奔跑了过去。

    此时的库奇迈动着自己的小脚丫,看起来小小的一个人,可是奔跑的速度却是奇快的,好歹也是一个修行之人,虽然矮人平时的时候最为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喝酒和铸造武器技术,但是因为常年进行锻造的关系,所以每一个矮人事实上都是一个强大的战士,只不过对于矮人来说,战斗并不是他们所追求的。

    此时库奇伴随着那个白光不断追逐之中,很快他就进入到了一个湖泊之中,看着那一颗白光掉落到湖面之上,然后漂浮在那里之后,此时看着这一个白光散发出来的莹莹光亮的时候,库奇心中莫名的有一种占有的欲望。

    “这是我的!”

    此时看着这一颗白光的时候,库奇心中如是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来,而感受到自己心中这个念头的时候,库奇顿时吓了自己一大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来,可是此时此刻,他又莫名的非常想要占有这一个白光。

    因为心中生起了占有欲,所以此时看着这一个湖面的时候,库奇心中甚至是没有过多的犹豫就躺入了湖水之中。

    如果是以前的话,库奇根本就不敢进入到这一个湖泊之中,毕竟他非常的清楚,在这个湖泊之中,可是拥有着众多强大的魔兽的,他只不过就是一个少年矮人而已,还根本没有走上成熟,所以面对这些强大的魔兽之时,他根本就无力和对方抗衡。

    可是此时此刻,心中贪婪的欲望占据了上风,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已经无视了可能在这一个湖泊之中遭遇到的种种未知。

    而这时候感受到库奇这一个外来入侵者进入到了湖泊之中,此时此刻湖泊之中,原本生活着的那些掠食者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此时一个个身影从湖底不断往上窜着,想要将这一个外来入侵者给撕碎。

    一方面是因为这里属于是他们的地盘,另外一方面,撕碎这个外来入侵者,能够将对方当成是自己的食物。

    只是当这些湖水之中的掠食者想要上去之时,突然之间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再也不敢继续往上游窜了。

    此时这一些湖中的掠食者受到这股威压笼罩之下,顿时不敢上去,而湖面之上,正在往湖中游过去的库奇,却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一点,此时此刻他奋力的游着,然后当他接触到这一个白光之时,在他手碰到这一个白光的时候,只见到这一个白光,却是突然之间射入到了他的眉心之中。

    当这道白光射入库奇的内心中之后,他顿时就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而在库奇陷入昏迷中之后,顿时他整个人都沉入到了湖水之中去,不过很快他肚皮向上,然后整个人又一点点的浮了上去。

    不过毕竟之前的时候,陷入湖水中,顿时身体不受掌控的情况之下,让他美美的饱餐了一顿湖水,此时此刻他小小的身子,肚子却是高高的鼓起,好像怀胎十月似的。

    此时的库奇漂浮在湖面之上,只不过这个时候湖水之中的那些掠食者彻底受到压制的情况之下,根本无人来对他发动攻击。

    下一刻,似乎受到了某种未知力量的指引,只见到湖水一浪一浪的拍打着波浪,然后将湖水中心处的库奇直接送入到了岸边来。

    “改革,就先从你开始吧!”

    此时,一道人影突然之间出现在了岸边之上,手一伸,直接将已经被湖水冲刷到岸边的库奇给提溜了起来。

    此时徐洛随手将库奇丢在了岸边的草地之上,看着他的身影,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之前的时候,那个白光只不过就是被他随手丢出去的而已,他并不知道有谁会得到这一颗白光,他所做的这一切仅仅只是随心而为。

    而库奇在发现了一颗白光踪迹,并且为之追逐过去的情况之下,意味着他和这一个白光有缘,所以之前的时候,徐洛才随手榜了他一点忙,帮他压制住了湖水之中的那一些魔兽,不然的话,以这一个少年矮人的实力,面对那些湖中掠食者的情况之下,早就被人给撕成粉碎了。

    哪怕是相同实力的情况之下,在湖水之中和这些水中生物战斗,本身就是殊为不智的。

    更何况此时此刻,这些水中生物实力本身就比库奇要更加强大的情况之下,他一个少年矮人又如何能够和这一些掠食者抗争呢?

    也就是徐洛在背后给他撑腰而已,所以他才能够顺利地融合了这一道白光。

    而这一道白光之中所蕴含的,事实上是各种关于炼气的法决,正因如此,所以在面对这一个白光的时候,库奇心中才会莫名的涌现出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望,是因为他的本能在告诉他,这一颗白光对他拥有非常大的好处,所以他在本能指引之下,无视了自己将会遭遇到的种种危险,而奋不顾身的追逐了过去。

    此时库奇已经彻底融合了这一些炼器法门,此时此刻徐洛也就点了点头,然后下一刻他隐去了自己的身形,这些练器法诀,一些是他从各个异世界之中得到的,另外一些则是他从玄天界之中得到的。

    之前的时候,在玄天界之中,他可是偷学了无数人的经验技术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种种生活技能,他自然也没有稀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将这一些东西给彻底的整理了一下。

    虽然他并没有自己亲身进行过练习技术,但此时此刻徐洛在理论之上,自己的练习造诣其实已经不低了,现在所欠缺的只不过就是实操而已。

    不过对于徐洛来说,他学会这些东西,可是并不意味着他自己就要去做这些东西,他将这些东西其实也传授给了自己的那一些工程虫,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接下来就让这些工程虫去进行鼓捣就可以了。

    而他则是坐享其成,专门吸收这些工程虫的经验就可以了,就相当于是有人给自己千锤百炼的进行技艺的磨练一样。

    不仅仅只是练器方面的,事实上还有一些工程虫是接收到了各种炼丹或者是阵法方面的技术,各自都有着各自的任务,朝着各自所接受的这些技术去进行研究。

    而徐洛则是坐享其成,等到他们拥有一定成效之后,他就能够将他们的经验给吸收过来,然后将资自己吸收过来的这些经验整合到一起之后,等到自己达到一定水平之时,又将这些提高上去的经验传授给这一些工程虫,让他们一步登天达到足够高的地步,到时候这些工程虫就能够帮助自己,在自己的神国之中帮助自己弄出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来。

    默克多确实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炼金大师,但不得不提的是,再如何的厉害,他也仅仅只是一个人而已。

    他以前的时候毕竟是一个奥术师,所以他的研究方向事实上还是以探寻世界真理为主,此时此刻,他虽然已经完成了转职,从一个奥术师变成了一个炼金师,但是他曾经的时候,对于地精第三帝国的各种制造工艺,毕竟不怎么精通。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现如今他也只能是从头开始,自己一个人闷头研究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说因为平时的耳濡目染,使得默克多各种技艺方面远超这个时代的人。

    可是此时此刻,前进无门的情况之下,他所有一切只能是通过自己摸索,因此他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帮助徐洛制造各种东西,平时的时候,偶尔能够请他帮一下忙,但是此时此刻对于默克多来说,最关键的还是去进行创收。

    而徐洛对于这一方面还是非常支持的,毕竟只有默克多完成了创新之后,他将这些创新出来的技术传授给了自己的一些工程虫,才能收获更多的新型武器装备,到时候用这些东西卖出去,能够给自己带来足够巨大的利润。

    要知道为了维持默克多的各种研究,事实上每日里徐洛都需要将海量的各种材料丢进去,让他随意的进行消耗。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付出的成本是非常高昂的,如果不能够给自己带来一定收益的话,对于徐洛而言可是一个巨大的创伤。

    哪怕是徐洛神国之中每日里的神力产出事实上是非常惊人的,可是再如何多的产出,也根本遭不住这样肆无忌惮的进行消耗。

    更何况徐洛自己神国内部之中,每日里的消耗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这还是因为徐洛这一些给默克多消耗的材料,大多数都是从各个神国之中抢夺过来的,要不然的话他想要将这些材料买过来,他每日里神国产出的信仰结晶根本不足够。

    尤其是有时候,默克多突然之间突发奇想,有了其他的想法的时候,就需要使用各种各样的稀有材料进行试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些稀有材料,徐洛也只能是通过和其他人进行交换,然后从自由之城之中进行购买。

    也就是自由之城整个城市都是徐洛自己的地盘,因此他对于这个城市拥有非常强大的掌控力,完全可以有着足够的手段,在这些稀有材料一出现在市面上的时候,就提前进行了收购。

    而且平日里的时候,徐洛也有注意的对这些稀有材料进行储备,不然的话想要满足默克多的消耗,其实也是非常艰难的。

    而在付出了这么多高昂成本的情况之下,如果不能够在默克多有一定成效的时候,将它形成产业化,规模化,然后流水线制作,将东西卖出去给自己回本的话,对徐洛而言可就是亏本亏大了。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够卖出去的,毕竟有一些东西完全可以用来武装自己的那些虫族,或者是武装自己现如今众神大陆之上的一些毁灭教廷的信徒,但是毕竟有一些东西是能够卖出去的,而此时徐洛就依靠这些被卖出去的东西来给自己回血。

    正因如此,所以默克多一直以来都忙碌于各种研究的情况之下,此时此刻要制作更多东西的时候,徐洛只能是指望自己的这些工程虫了。

    但是工程虫有着不错的学习能力,可是它们的创新力确实是非常的渣,所以徐洛才刻意将这一些练习方面的记忆给投注到了这一个世界之中。

    原本的时候想着看看哪一个矮人能够有一定的资源得到这一些东西,结果没有想到最终落到了库奇这里。

    此时此刻徐洛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库奇,在感受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太多危险的情况之下,徐洛也就直接离开了。

    接下来有着什么样的造化,就看库奇自己的了。

    作为一个矮人,已经即将要成年的少年,而且此时此刻他还获得了徐洛专门馈赠给他的这一些炼器百科全书的情况之下,如果还不能够炼鼓捣出一定的成效来,那么给他这些东西,也不过就是浪费而已。

    徐洛此时也知道他想要将这些练器百科全书之中的东西给吃透,需要非常多的时间,因此并没有急躁,此时只需要默默等待就可以了,终有一日或许库奇会给自己一个天大的惊喜。

    正因如此,所以这时候徐洛将东西给了他之后就直接消失不见了,接下来他还要给更多的人留下自己的布置,让这方世界之中的人尽快强大起来。

    只有如此,他才能够让自己的影响力不断扩散下去。

    而在湖水之中泡了一段时间,昏迷之中的库奇,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醒了过来。

    此时他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表情有一些迷糊,想到自己之前做的那一个梦的时候,他这时候极度的兴奋。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心中有着无数的奇思妙想,这时候他也没有理会自己怎么突然之间来到这个地方,此时他心中只想要尽快的回到自己的火炉旁边,然后通过自己掌握的木锤,来试验一下自己心中冒出来的奇思妙想。

    而徐洛在离开了这一方位面世界之后,前往了其他的地方,此时每前往一个位面世界,他就能够明显感觉得出来,这一个个位面世界之中总有一些人信仰丝线已经连接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意味着这些人已经开始信奉自身。

    对于这一点,徐洛倒是并没有太过于吃惊,这方世界之中的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得到神灵的回应,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突然之间出现一个强大的神明,而且显露了神迹的情况之下,他们就仿佛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很多人迅速的改换了自己的信仰目标,本身之前的时候,他们只不过就是听着祖祖辈辈的传言,然后对某一个他们一直以来都坚持的神灵进行信仰而已。

    可是这么多年的时间以来,他们所信仰的这一个神灵并没有任何的回馈,而且因为从小到大接受的就是祖祖辈辈的教导,因此他们完全不知道传说之中的神灵应该是什么模样。

    在自己的内心深处甚至并没有属于这一个神灵的具体形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现如今出现了一个真正神灵的情况之下,此时此刻他们当然是愿意直接信仰这一位神灵的。

    并不是说这一些人的信仰不够虔诚,事实上这一些人能够将自己的信仰,在没有见过这一个神灵任何事迹的情况之下,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其实已经足够表明他们是异常虔诚,异常坚定地了。

    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却毫无任何心理负担地将自己的信仰丝线连接在徐洛的身上,其实是因为徐洛这个时候填补了他们内心深处对于神灵认知的空白。

    他们觉得自己所信仰的那个神力应该就是徐洛这个样子,所以双方之间信仰丝线的连接,没有任何的挂碍,徐洛不需要承担任何的风险,而他们在信仰了徐洛之后,也能够轻轻松松的将自己的信仰完成了转换。

    此时徐洛就好像是一个老爷爷一样,不断的在这一个个位面世界之中奔波忙碌着。

    此时此刻随着他在这一个世界之中不断进行忙碌不止的情况之下,一个个传承被他随意的丢入到了一个个地方之中,有的是在荒山野地之中,也有的是在闹市或者是无人的深巷。

    徐洛在玄天界之中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对于玄天界之中的大多数东西并没有学会,可是在那一方世界之中,他却学会了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叫做缘。

    有道是,缘,妙不可言!

    曾经的时候徐洛,关于这一点根本就不相信,但此时此刻他自身身居高位的情况之下,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成为了那一个可以改变别人命运的人。

    就好像是此时,随着他将这一个个传承光球随意的丢弃到各个地方之中,若是他将这一些光球丢给某一个人的话,顷刻之间就能够改变对方的命运,成为对方命中的贵人。

    只不过徐洛觉得既然自己能够做到这一切的话,那么又何必刻意去改变这方世界之中这无数芸芸众生的命运呢?

    此时此刻,他直接将这一些光球随意的丢到各个地方之中,到时候谁得到谁就是这一个有缘人,也就合该对方跟自己有缘,可以成为自己的知名弟子。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才做了这么多的布置,肆意的在这一个个地方之中将光球丢出去,至于谁得到这一些光球,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深究。

    人也好,畜生也罢,到时候能不能够有一定的成就,他完全不在意,这一切只不过就是他的一些试验而已,能够有一定的成效最好,没有成效其实也无所谓。

    此时在完成了这番布置之后,在一个个位面世界之中奔波来去,此时此刻徐洛又再一次隐去了自己的这一个分身。

    毕竟对于他来说,在这一个世界过多的显露神迹,其实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神应该高坐云端之上,而不应该是在城市之中不断的奔波劳碌。

    所以神灵是可以远观,而不可亲近的。

    没有任何一个神灵和众生亲近,然后得到这一些信徒的爱戴的。

    任何一个神灵都显得高高在上。

    之所以如此,正是要给信徒营造一种距离感,让对方知道神灵和凡人之间终究是有着无限的隔阂,无限的界限的。

    在做了一番布置,然后在一个个位面世界之中稍微显露了一下踪迹,让那一些普通的信徒对自己加深信心,尤其是那些原本正处于摇摆不定的人,这时候在看到光明之神的踪迹之时,顿时让他们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顿时所有的怨恨之气全部一扫而空,既然他们原本信仰的那一个神灵无动于衷,不在对他们进行任何回应的情况之下,那么他们千百年来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呢?

    与其如此,信仰一个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任何回应的泥塑石像的话,还不如信仰现如今就摆在眼前的这一位光明之神。

    毕竟光明之神能够给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尤其是那些受伤的人,之前的时候可是受到过光明之神的治疗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此时这些人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之后顿时从他们身上喷涌而出的黑色怨恨之力也是无所踪迹。

    而原本的时候在得到大量负面情绪,使得投影深渊之地变大了一些,尤其是那些深渊生物孵化出来的速度更是快了不少,此时看到没有更多的负面情绪融入过来的情况之下,深渊生物们顿时有一些失落。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出现了什么状况,但是很明显大量的负面情绪涌入过来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件好事,此时看到没有极速扩张的机会了,他们也只能是哀叹了,此时此刻这里的这些深渊生物全部受到徐洛管辖的情况之下,在没有徐洛指示的情况之下,他们也不敢随便跑出去兴风作浪。

    而一口气招收到了大量信徒的徐洛,这个时候却只是随意地关注了一下而已。

    此时他已经在这一个位面世界带之中完成了自身布置的情况之下,也并没有在这里多呆,将自己的这一个分身继续丢在这里之后,此时他的主意识则是回归到了自己的生命本体之中。

    有的时候徐洛也会产生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在一个个地方之中,有着自己一具具分身呆在那里的情况之下,使得他整个人拥有了多个视线,在多个视角之中同时经历不同事情的情况之下,对于他的精神力其实也是一种难言的压迫。

    如果一个人精神力不够强大,而同时分出大量的分身,在各个地方之中经历各种事情的话,有无数信息同时汇总过来,完全有可能直接将一个人给压垮。

    没有任何一个神灵像是徐洛这样,同时连接着自己一个个分身,朝着不同的地方进发着。

    而是会直接将自己的一缕意识分割出来,投入到自己的分身之中,让分身自己经历各种事情,暂时和本体之间断开联系,只有等到分身死亡,然后分身之中的这一缕意识回归到自己神灵本体中之后,他才会知道分身这一段时间以来所经历的各种事情。

    但是这样做是有一定风险的,就像是之前的时候被徐洛威胁的萝丝他们,分身之中有一缕意识,这一缕意识被困住。

    而徐洛这样亲自接管自己的分身,哪怕有人困住了分身,收回自己的意识,到时候,分身就成了一个没有意识的傀儡,没人能够危及自己的本体。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