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蝉动 > 第四百四十六节笑靥如花

第四百四十六节笑靥如花

    左重躺坐在椅子上,用余光看了一眼国民政府侧门方向,四个穿着时髦的女职员挎着胳膊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副有说有笑的样子。

    其中,一个高挑女子笑得尤为开心,她身穿月牙白色的旗袍,外面搭了一件黑色狐裘,耳朵上的宝石珠坠子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头上梳着的是欧美流行过来的手推波浪纹发式,这种发式是交际场的名媛们展示自己风情万种的绝佳发式,看上去既端庄又漂亮。

    (彩蛋有图片)

    再看胳膊上挂着的宝蓝色小坤包,显然是跟旗袍搭配订制的,比起后世流水线化的大牌手包,民国女性对于时尚的要求更加严格。

    这个女人就是余红。

    对方不光穿着打扮的漂亮,长相也颇为美貌,标准的瓜子脸,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勾人心魄,难怪岳大武会认为戴春峰与其有私情。

    左重收回目光,心里大概算了算,光是对方身上的衣服和首饰,至少就要花两三百块去购置,果然啊,美丽是要用钞票堆出来的。

    正在打量着,几个女人走到马路边停了下来,左顾右盼的像是在等什么,这样一群摩登女郎,引得来往的男性行人不停偷偷观望。

    被人偷看余红也不生气,反而将胸膛挺得更高,配合着身上的旗袍,衬托出迷人的曲线,透露出隐隐的性感,展示着年轻和美丽。

    “科长,她们是在等出租车,接下来会去饭店吃饭,饭后要么去剧院看电影,要么去舞厅跳舞,几乎天天如此,咱们要不要先开车。”

    沈东新小声提醒了一句,他蹲守监视了好几天,对于目标的生活习惯很熟悉,对方的夜生活很丰富,甚至可以用夜夜笙歌来形容。

    “恩,我先走。”

    左重起身理了理衣领,率先离开咖啡店向着汽车方向走去,买单这种小事当然不用他来操心,反正是果党买单嘛,谁给都是一样。

    再说两个成年男性一起走比较显眼,还是分开走相对安全,何况他们两人都开了车,由两辆车接力跟踪,可以减小被发现的几率。

    几分钟后,路上行人变多。

    余红等人还在路边等着车,民国的正规出租车很少,想要坐车需要提前打电话预约,黑车嘛倒是不用这么麻烦,可有一定的危险。

    谁知道开车的是什么人,劫财劫色的事情时有发生,作为政府的工作人员,为了这点小钱冒险不值当,女人们宁愿多花些和时间。

    就在这时,离她们左右一百多米远的地方,各有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一辆在路左,一辆在路右,速度很慢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左重就坐在其中一辆的驾驶位上,远远看着余红及其同事,由于不清楚出租从什么方向过来,他和沈东新只能拉开距离对向蹲守。

    如此监视了一会,他发现目标一直在跟他人交谈,没有对周围进行观察,至少没有对车辆进行观察,这不是一个特工该有的表现。

    危险源辨识和风险评估是所有情报人员的本能,毕竟等敌人冲到身边再反应就迟了,余红这是觉得自己当了叛徒,就没有危险了?

    左重手指敲击着方向盘,很快猜到了其中原因,她跟特工总部和特务处都搭上了线,自然不用像其他地下党一样时刻保持着警惕。

    这是个好消息,目标越是肆无忌惮,他们的行动就越轻松,要是跟踪老k那样的老特工,每分每秒都有可能短兵相接,那才累人。

    又等了十来分钟,他的后视镜里终于出现了一辆雪佛兰,这辆车接上余红四人后,迅速启动开上了鲁省路并向着新街口方向驶去。

    左重用嘴咬住笔帽拔出钢笔,将车牌号记在了本子上,随后立刻打着火跟了上去,在路过沈东新时,伸手做了个拉开距离的手势。

    既然余红的警惕性不高,那就没必要尾随,可以一辆车在前,一辆车在后,这样能够确保不会丢失目标,只是非常考验跟踪水平。

    沈东新心领神会,掉头之后飞速的超过了出租车,左重则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不过开了一小段路,对方就往左拐入了太平南路。

    太平南路是金陵久负盛名的商业区,长度两公里,内有绿柳居等众多老字号饭店,以及首都大戏院,是很多金陵百姓逛街的首选。

    特别是首都大戏院,每天晚上都会放映国产和进口的新电影,国民政府的军政要员、社会名流、平民百姓等各阶层人士频频光临。

    所以余红和同事来这里吃饭不奇怪,有意思的是,太平南路再向南就是朱雀街,余红会不会跟老k碰到呢,要是碰到就有意思了。

    提起老k,左重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已经向老k通报了国民政府里有一个女叛徒在跟特务处合作,地下面应该有所行动才对。

    虽然自己没有明确说出余红的名字,可这种事不难调查,一是在国民政府潜伏,二是女性,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员必然不会太多。

    但是他在目标身边没发现其它监视人员,组织上到底是怎么考虑的,是怕特务钓鱼,还是省韦和市韦在忙于撤离,没功夫管余红。

    这事不好说。

    或许地下党那边有其它的考虑吧,回头可以把详细的案情透露给老k,顺便问问用不用自己出手帮忙,锄奸,这种事情必须帮一手。

    这时载着余红等人的出租车停下了,左重没有降速直接开了过去,路边只有一家西餐厅,那里就是目标的目的地,不用跟得太紧。

    等他跟沈东新再次汇合,余红已经坐在了餐厅里,只见她熟练的拿着餐单点来点去,旁边站着的侍应生不停点头,脸上满是笑容。

    至于另外三个女人,一个打开坤包开始补妆,一个看着桌上的杂志,一个拄着下巴发呆,反正就是没点菜的意思,谁点谁买单嘛。

    呵,标准的塑料姐妹。

    “科长,咱们吃点什么。”

    沈东新也拿起餐单,口中解释了一句:“对方这顿饭至少要花一个小时,我早就习惯了,要不来份牛排,这家馆子在金陵很有名气。”

    左重转身打量了一下店内的顾客,男人西装革履,女人穿金戴银,也是,这个地段,这个装修,确实不是普通百姓可以消费起的。

    他随意点了点头:“你看着点吧,来瓶香槟,红酒不要上了,等会还要工作,这里的消费水平不低啊,你说目标经常带人过来吃饭?”

    沈东新对侍应生招了招手,压低声音道:“是的,平均消费五十到一百,都是她请客,每次请的客人还不一样,监视记录里有照片。

    我侧面查了一下,这些人只是普通工作人员,接触不到任何敏感信息,除了经济上有一些可疑,目标表现一切正常,不像有问题。”

    他是真的搞不懂,为何要盯着一个小职员,就算对方贪污受贿,那跟特务处有什么关系,自有监察院行使弹劾、纠举、审计之权。

    当然,管不管用另说。

    更奇怪的是任务的安排,要说不重视吧,有他这个股副股长亲自带队,要说重视吧,就他和铜锁两个人执行任务,这事太矛盾了。

    左重听完笑了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说目标为什么要做冤大头,动不动请人来这样的高消费场所,她是傻吗,还是有钱没处花?”

    沈东新没有立刻回答,他一边将这些天的监视过程回忆了一遍,一边随手将餐食点了,确认侍应生走远之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确实很奇怪,她像是很喜欢这种被人围绕的感觉,按照心理学的表述,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只有在人多的地方才不感到孤独。

    令人疑惑的是,我调查过她以前的表现,在生活上跟现在一样奢侈,可习惯独来独往,别说请人吃饭,就连同事宴请也很少参加。”

    说着说着,他的眼中露出一丝不确定:“要从这点看,目标近期或许经历了某种剧变,这种剧变让她无所适从,急需要他人的陪伴。”

    “行啊,东新。”

    左重笑着对他说道:“看来法国军校的水平还行,连心理研究都开始了,不过为什么孟挺那家伙这么业余,莫非是上了一个假警校。”

    沈东新没兴趣解释法国军校和警校的区别,问了一个他最关心的问题:“科长,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导致目标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不要问。”

    左重抬手阻止了他的提问:“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她很重要,你不光要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必要的时候用你的生命保护她的安全。”

    “知道了。”

    沈东新不再追问,天马行空的猜测起目标的真正身份,这事说不定跟高层有关,难道她是某个大人物的私生女,嘶,还真有可能。

    24岁。

    民国十年出生。

    委员长那会在日本吧?

    左重不知道自己发小的危险想法,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余红的身上,那边发生了一点小骚动,场面有些混乱,连警卫都跑了过去。

    一个卖花的小女孩不知从哪跑到了餐厅里,侍应生想要将对方赶出去,这个叛徒起身挡住对方,并将衣衫褴褛的卖花女挡在身后。

    泛黄的灯光,只见她缓缓转过身,半蹲着把一张钞票放在小女孩手心,接着从花束中抽出一朵轻轻嗅闻,脸上露出了温暖的微笑。

    一时间,笑靥如花。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