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书后,病弱嫡女又崩人设了 > 第334章 小陈必胜

第334章 小陈必胜

    次日皇上召见了薛墨峰。

    年关将至,以防不轨之徒趁机作乱,为维护晋楚两国的友好关系,派薛墨峰护楚国公主孙锦曦安危。

    孙锦曦听得这消息,眼睛发亮。

    比武输了又如何,最后还是她赢了。

    晋皇这次的旨意深得她心。

    邵玉华在家里听到消息,气得差点将房子给拆了。

    孙锦曦穿得华丽,蹬蹬蹬就跑到了薛墨峰的将军府,围着薛墨峰道:“有你护着,我想想去哪里好呢?”

    “京都哪里有好玩的?”孙锦曦一脸明亮,瞧着薛墨峰满眼期待。

    薛墨峰撇开头,神色冷淡的道:“没有。”

    “晋国真无聊,除了逛街就是宴会,而且没一处欢迎我的。”孙锦曦往椅子里一坐,托着下巴看着院外。

    白雪被扫去两边,露出一条青砖铺的路,从院门处直通房门口,笔直得很,就跟眼前这人一样。

    忽然孙锦曦又转头看向薛墨峰,道:“你平时都做什么?要不,你忙你的,我跟着你?”

    薛墨峰扫了孙锦曦一眼,抬脚往外走,孙锦曦立即提了裙子跟上。

    下人牵了两匹马来。

    薛墨峰潇洒的翻身上马,孙锦曦瞧了自己身上的累赘却也没闹脾气,在下人的帮忙下坐上马背侧骑。

    楚国皇室原是马背上的民族,因此楚国贵族从懂事起就开始学骑射,孙锦曦什么都学的不精,但骑马却是在行的,只因骑马时那放飞自由的感觉太好了。

    晋国女子善女红,对于骑射几乎一窍不通,她都聊不到一处去,更别提骑马了。

    薛墨峰淡淡扫了孙锦曦一眼,然后夹紧马肚,往军营而去。

    孙锦曦拉着缰绳紧随其后。

    一黑一红两道身影犹如一道风景线。

    行至军营,孙锦曦利落滑下马,跟在薛墨峰身后格外期待。

    军营的事简单而繁重。

    孙锦曦瞧着薛墨峰巡视军营,看着副将带队训练,然后又带着几个将士进帐议会。

    孙锦曦则随处转转,绕一圈后,回过头便见薛墨峰带头训练,一身简单轻便的装束在这寒冷的冬天却仍浸湿了,肆意挥洒汗水奔于校场里。

    孙锦曦看着他背着重重的沙袋快速越过障碍,爬上高处,然后翻身而下,又单手过单杆……速度之快叫人惊叹。

    又见他与士兵比武,仍是那张孤漠的脸,却能感受到他的畅快高兴。

    一天下来,孙锦曦什么都没干,薛墨峰也将她扔在一旁不管,然孙锦曦却觉得很开心,她觉得自在。

    从到晋国开始,她便一直在努力刷着存在感,努力想要融入晋国,最快的捷径途径便是襄王,成为襄王妃,便没人小瞧了她,然襄王太狠,狠到孙锦曦觉得自己若再不知收敛,怕是连骨头都不剩。

    如今瞧着军营里每个人绽放的笑容,自己就静静的看着,也觉得挺好的。

    就做一个观客就很好,好到觉得军营里的时间过得特别快。

    申时末,薛墨峰将孙锦曦送回公主别院。

    孙锦曦站在薛墨峰的马下仰头看他,笑道:“今天很开心,明天一早我再去寻你。”

    抬手朝着薛墨峰挥了挥,然后蹦蹦跳跳回了府。

    薛墨峰黑眸无一丝情绪,见她进了府,拉紧缰绳调转马头,头也不回的快马而去。

    有了第一天的笨重,孙锦曦第二天换上了便服,头发也高高束起,围上狐狸毛围脖,身上裹上了一件华丽的大氅,证明她是楚国公主,便利的同时该华丽的还是一样华丽,一点不能少。

    从公主别院直接骑上小白马去了将军府,兴致高昂的催着薛墨峰快些,然后一同去军营。

    周而复始。

    薛墨峰都不晓得军营对于这位公主有何吸引力。

    几次观察,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

    京都贵女,乡村妇女大多都对军营里的生活嗤之以鼻,觉着枯燥无味,这么久以来,也就一个邵玉华与旁人不一样。

    但邵玉华太过强势,总喜欢旁人按她的想法而走,反倒不够豁达。

    孙锦曦多数就是寻了个位置坐着,看着士兵训练,看着士兵互相切磋,时不时鼓个掌,有时上去吆喝。

    “小陈必胜,小陈必胜。”

    等小陈真的必胜了,她立即跳起来鼓掌欢呼。

    她支持的人胜了她兴奋,她支持的人输了,立即转头支持对手。

    士兵与她相处也熟络不少,渐渐也习惯了她的一惊一乍,不按常理出牌。

    孙锦曦看见薛墨峰从帐篷里出来,立即抬手挥着:“这里。这里。”

    薛墨峰走近。

    “我看了好几天,你们练的几乎是怎么攀登,怎么越湖,怎么过险境,我觉得应该再加一个。”孙锦曦拉着薛墨峰往前走,“这里加个网,让士兵学着从网底下匍匐前进,不就能锻炼士兵怎么避开敌人眼线又能徐徐前进了。”

    孙锦曦摸了摸下巴,又回眸道:“最好是带物资前行,保证快速又安全送达,也是不错的。”

    说完抬眸看着薛墨峰,一双眼睛亮得发光,像是在等待薛墨峰的意思。

    薛墨峰看着那块空地,声音低沉的道:“还有呢?”

    孙锦曦立即又往前跑了几步走到那根独木桥前,一跃而上,道:“这根棍子太粗了,我都能走,没什么难度。”

    然后又指着不远处的一堆沙子道:“你可见过护膝,护膝里面装的棉花,可换成那个沙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双腿和双手,“将它裹上,再背上沙袋,更能锻炼臂力和腿力。平日双腿重千斤都能跑,那解下后不得飞?”

    薛墨峰细长黑眸蕴藏着锐利,削薄的唇紧抿着,许久方道:“这是你楚国的练兵方法?”

    孙锦曦摇了摇头:“我没去过军营,楚国女子虽善骑射,却不允进军营。”然后又抬眸道,“我也是随便说说,你觉得好就用,要是觉得不好就算了。”

    “嗯。”薛墨峰淡淡应了声。

    邵玉华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两人站在一处格外和谐的模样,双手在身侧握紧。

    薛墨峰从来就只会对她冷脸相待,话都说不上几句,可是他们却能站在一处心平气和聊上天……

    为什么那木头待那个公主与待自己根本就不一样?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